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502章 旺仔小馒头

    第502章旺仔小馒头



    白小时觉得厉南朔说的话,还是有几分道理的。



    连她都知道,最近厉南朔不能动作太大,他自己心里能不明白吗?



    他说什么就是什么了,想必他也没有傻到这种地步,为了一个程雅,就断送自己的前途。



    她没继续深究下去,乖乖坐在他怀里,没说话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伸手,往一只小碟子里的倒了点儿醋,帮她夹了个小笼包,送到嘴边,帮她细细吹了几口。



    “你愿意跟我一起出来吃早茶,昨天那件事,咱们就既往不咎了,行么?”他把小笼包送到她嘴边的同时,轻声问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不说,白小时几乎都要忘了,说好了的要晾他两天。



    被那份化验报告和卓向阳的到访一搅和,一时之间竟然忘得一干二净。



    她抬眸,瞥了他一眼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“以后一定发生诸如此类的事了,我保证。”厉南朔眸光柔和而坚定,向她认真承诺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还是没吭声。



    垂下双眸,盯着嘴边的小笼包看了两眼,然后微微张嘴,咬了一口。



    假如换成三年前的白小时,肯定没这么轻易原谅他。



    但是现在没有办法,厉南朔一软下态度求她,她就心软了,根本控制不住自己,因为爱他。



    只能勉强保持表面上的嘴硬,其实心里早就不生他气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见她肯吃自己喂的东西,才暗暗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看着她吃完了一个,低头,吻了下她头顶柔软的发。



    任何矛盾,在白小时身体不好这个事实面前,都统统化解了,他昨晚已经暗下了决定,以后一定尽量收住自己脾气,对她更好一些。

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有的时候有些行为,会显得不可理喻。



    但是因为他在军中领导下属,素来做事方式都是如此,有时候下意识就那么去做了,不会去想,后果会是什么。



    以后他会尽量克制,一定尽量对她百依百顺。



    医生说她的化疗时间会持续相当长一段时间,半年一年两年的,都说不准,他尽量不会惹她生气了。



    他一边想着,一边接二连三,给白小时喂完了一笼小笼包。



    又替她搅了搅刚送上来的,滚烫的桂花红豆糖芋苗,问她,“知道为什么要带你来吃小笼包吗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确实不知道,他为什么百忙之中抽了个空,来陪她吃这个早餐。



    摇了摇头,表示不解。



    “还记得,我们第一次一起吃小笼包的时候,你讲过的一个冷笑话吗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认真回想了下,好像不太记得了。



    但是厉南朔却清楚记得,当时白小时惹他生气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得出他生气,于是讲了个冷笑话缓解气氛。



    她说:“我看过这么一个段子啊,我一朋友胸特别平,大冬天的去买内衣,但是又不想试,嫌tuōyī服麻烦,于是售货员问她,你给我形容一下你那里有多大,我好给你挑大小。”



    “这个朋友认真想了下,回答,馒头那么大吧,售货员问,东北实心大馒头?朋友摇头,售货员又问,南方餐包?朋友继续摇头。”



    “售货员想了下,继续问,小笼包?朋友继续摇头,然后面有难色,挤出了五个字:旺仔小馒头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饶是再好的定力,当时也忍不住瞪了白小时一眼,评价她了四个字,“低级趣味。”



    但是现在看白小时这茫然的脸色,应该早就忘了自己说过的这个低俗冷笑话了。



    他想了下,提示道,“旺仔小馒头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塞进嘴里的桂花糖芋苗,瞬间差点喷了出来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竟然还记得这个梗!



    她一边咳嗽,一边没忍住,笑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脸色有点儿黑,顺手给她抽了两张纸巾,帮她擦嘴。



    擦着的同时,又从齿缝里挤出了两句话,“你不是看不惯纪然的假胸吗?昨晚爆了,现在就跟这小笼包一样大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脑补了下那个假胸爆开的重口味画面。



    又低头看了眼面前暗红色的糖芋苗,忽然好像有点儿,吃不下去了。



    她放下了勺子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知道自己恶心到了她,却又莫名觉得有点儿,爽。



    低头望着她,憋住笑意,问她,“不吃了?”



    “不吃了,吃饱了。”白小时缓了口气,摇头回道。



    “真吃饱了?”



    “嗯。”白小时拼命点头。



    “吃饱了就好,吃饱就下去吧,你上班快赶不及了。”厉南朔说着,松开了她。



    下楼之后,厉南朔看着白小时上了车,离开了,自己才上了另外一部车,和她兵分两步,马不停蹄赶往小机场。



    直到第二天,白小时想到厉南朔说的话,还是有点儿倒胃口,吃不下东西。



    而且估计至少半年,她都不会想吃小笼包了。



    傍晚下班,作为她单独临时司机的厉南朔警卫员,问她,“白xiaojie想吃点儿什么?在外面吃还是回去吃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想了下,必须得打包一份重口味的水煮鱼,给自己压压惊开开胃。



    再说马上就要到开刀的日子了,开完刀肯定要忌口,很久都不能吃这些东西了。



    于是回道,“在恒隆顺大饭店门口停一下,我打包份水煮鱼毛血旺,带回去和齐妈他们一起吃。”



    “行。”



    恒隆顺大饭店正好跟回城北别墅的路是同一条,不用绕道,很快就到了。



    车刚停稳,白小时就开门,打算自己下去打包菜。



    司机叫她,要跟她一起进去,她走得快,没听见,自己先进了饭店。



    司机赶忙停好了车,追进去的时候,已经不见了白小时的人影。



    不知道白小时去了几楼,还是后厨。



    他急忙打了两通电话,白小时才接了,“我在二楼打包区呢,估计还有十几分钟就好了,你在车上等着我就行。”



    “白xiaojie以后可不能这样了!”司机扭头,看见白小时就在离自己不远的地方,才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刚才那十分钟不到,把他吓得出了一身冷汗,甚至已经直接通知了离这里最近的警卫员,立刻赶过来。



    他大步走到白小时跟前,朝白小时无奈道,“咱们的人就在楼梯口等着您呢,您先下去回车上吧,这里人太多了,危险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