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507章 脑子里全是他,会疯

    第507章脑子里全是他,会疯



    喻菀的心,震了下。



    盯着手机发了两秒的呆,才伸手接过了,打开未接来电一看,果然是陆枭打来的。



    她的电话很少,来到o国之后,一个都没漏接过,偏偏漏接了陆枭唯一一次打给她的电话。



    她立刻背过身,往旁边走了几步。



    虽然不知道陆枭为什么要打电话来,但是她就怕晚几分钟给他回电话,他又不接了。



    立刻回拨了他的号码。



    “喂?”



    短暂的几声“嘟嘟”声,只不过等了十几秒,对她来说,却漫长得像是过了好久好久。



    听到陆枭熟悉的声音,她暗暗长松了口气,假装若无其事问道,“怎么了?我刚在上厕所,没接到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听麦奶奶说,你这几天要回来是吗?”陆枭低声问她。



    喻菀周末的时候,确实跟麦奶奶说了,可能这几天会回去一趟,等雪停了就回去。



    陆枭给她打这个电话,不会是让她不要回去吧?



    她顿了几秒,回道,“是,回去看看陆爷爷,我听麦奶奶说,他生病了,想我了,我想回去看看他。”

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陆枭几乎是没有任何犹豫地,飞快地回答了两个字。



    预料之中的答案,他不让她回去。



    喻菀知道,陆枭是因为不想见她。



    但是她回去看看陆爷爷,用自己的钱买机票,不打扰到陆枭,这都不行吗?



    他一定要这么对她吗?



    她抿着唇,没说话。



    陆枭听着电话里传来的她的若有似无的呼吸声,明白自己刚才的态度伤到她了。



    缓了几分语气问她,“你现在在哪?不在家里吗?我听你那里好像有点儿吵。”



    “在外面跟朋友一起吃饭。”喻菀调整了下呼吸,低声回道,“我会回去看陆爷爷的,放心,不会打扰到你。”



    正好何醇风的几个朋友收拾好了东西出来,问何醇风,“待会儿带着你的小朋友,一起去皇后大道那家酒吧玩玩?”



    何醇风看了眼几步开外的喻菀,犹豫了下,回道,“不了,下次我一个人的时候跟你们去。”



    陆枭隐约听到他们在说酒吧什么的,忍不住沉声道,“喻菀,我跟你说过,在外面不要随便和人去酒吧玩。”



    喻菀听他这么说,脑子里想到的,却是她从公寓里追出来,找陆枭的那天早上。



    那天陆枭对她的态度已经够明显了,不想继续管她。



    她没说什么,只是淡淡回了句,“知道了。”



    然后挂了电话。



    把手机塞进包里,转身的时候,她也不知道自己脑子怎么想的,直接朝何醇风的那些朋友笑了笑,回道,“好啊,一起。”



    何醇风看着她的眼神,有些吃惊。



    喻菀恍若未见,继续道,“我请客啊。”

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喻菀会这么放得开。



    本来是半开玩笑的话,却真的成行了。



    何醇风开着自己的车,跟在朋友的车后面的时候,忍不住又朝喻菀道,“还是别去了吧,过去了多少会喝点酒,你明天早上有课。”



    “何师兄未免也太小看我了。”喻菀看着窗外,轻声回道,“五十二度的白酒,我可以喝半斤不醉。”



    她只是想喝点酒,喝得脑子痛了,能回去好好睡一觉,什么都不想地睡一觉。



    她上次喝白酒,还是半年前生日,跟陆枭在摩天lúngōng园一起喝的那回。



    没喝醉,喝了一杯半果汁杯那么多,都没醉。



    说半斤都是往少了说的。



    所以那天晚上的事情,直到现在还是历历在目,一分一秒都没忘记。



    “你酒量再好,一个女孩子,也不能跟着几个男人一起出去喝酒。”何醇风沉默了会儿,低声劝道。



    “没事儿,要不是因为何师兄你在,别说跟别人一起,我单独一个人也不会出去喝酒的。”喻菀轻笑了两声,回道。



    何醇风有些不太理解喻菀这话的意思。



    一个十八岁的小姑娘,说话这么成熟,他还真是头一回碰见。



    她没有心机,很单纯,但是说话做事,就像是已经在社会上跌爬滚打过的人。



    何醇风沉默了好一会儿,才低声回道,“行吧,你想去喝两杯,那我陪你。”



    接了刚才那个电话,她整个人的情绪就变了。



    她一定是心事很重,才会想去喝酒。



    几个人到了皇后大道,进了一间装修看起来十分高档的酒吧。



    说是酒吧,其实也跟会所差不多了,有开放区,也有私人包间。



    何醇风带着个喻菀,不清楚她的酒量,怕她喝醉了惹事,直接几个人上了包间。



    何醇风交往的人,无非都是有钱公子哥儿,平常玩起来放得很开,以往进包间,肯定玩大的了。



    但是今天喻菀这个小姑娘在,几个人老老实实的,没叫公主,叫了些吃的和几副扑克牌上来,关了门一帮人自己玩自己的。



    定规则的时候,说好了不玩钱的,输了就往脸上贴白条,喝酒,贴满了十张白条,就tuōguāng了到街上裸奔去,绕着皇后大街跑一圈。



    喻菀倒是见怪不怪的,跟着陆枭这种身份背景的,已经见识过太多比这玩的大的了。



    而且她在学校当了两年大姐头,也不是白当的,见识过,没怎么玩过而已。



    她坐在一旁,听着他们商量好了,然后笑嘻嘻道,“加我一个。”



    “但是这么冷的天,裸奔估计要冻伤,能让穿件衣服出去跑吗?”



    何醇风的朋友们,对于喻菀的主动加入,都惊呆了。



    看不出这么文文静静的女孩子,竟然玩得这么大啊!



    “……行,那就容许穿件衣服,绕着皇后大街跑一圈。大家都没意见吧?”



    何醇风听着他们一致同意了,忍不住皱紧了眉头望向喻菀,低声道,“丫头,你明天还要上课呢,往脸上贴点儿白条就行了。”



    喻菀笑着朝他摇了摇头。



    她自己的酒量,自己心里明白,假如何醇风这帮朋友真的很无耻,往酒里加东西,大不了她立刻报警就行了。



    她只是想喝酒,输了就在外面冻会儿跑一圈,让自己冷静下来而已。



    她想让自己找点儿其他极端的事情做做。



    否则,脑子里除了陆枭,还是陆枭,还是陆枭。



    会疯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