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519章 强烈的预感

    第519章强烈的预感



    而纪然也彻底醒悟了,正如陆枭所说,他们都是一条绳上的蚂蚱。



    从去年冬天,陆枭又凑巧和她去了同一个舞会,她为了他,精心打扮了一番,努力让自己成为舞会上最亮眼的焦点,陆枭从那天起就正眼看她了。



    从那一次开始,他就可能已经开始了他的表演。



    后来,他火速地带她,互相见了家长,带她出去游玩,带她见各种朋友,给她买这买那,把她宠得像是小公主一样。



    再到后来,他总是秘密跟她爸,还有那些上面那些人偷偷去谈事情,甚至让表姐参与其中。



    经历过的这一切的一切,在她脑子里快速地闪过。



    到接触到了那些人之后,陆枭对她的态度,有显而易见的转变,她是有感觉的,但是可能一晚太喜欢他了,所以没有当回事。



    她一直觉得,可能是两个人之间的新鲜期过了,陆枭发现了她的各种缺点,所以不免有点儿厌烦。



    现在他说了这样的话,她才明白,他一开始就是带着目的接近她的。



    他压根,一点儿都没喜欢过她!



    她瞠目结舌地望着坐在床沿边的陆枭,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



    “现在懂了吗?”陆枭眼中带着浓重的厌恶,望着她,低声问她。



    许久,纪然点了点头,忽然间笑了。



    陆枭不知道她为什么笑,看着她,没说话。



    “你一直都想保护白小时,为了她,变成这样,你真的跟以前的陆枭不一样了,跟我刚认识的你,完全不一样。”



    “以前的你,矜贵优雅,带着跟别人不一样的气质,甚至一点儿都不愿意委屈自己,去融入自己不想涉足的圈子,结交不想认识的人。但是你为了她,踏进了这个你憎恶的圈子。”



    “你看看现在的你,你把自己折腾到面目可憎,就是为了她。”



    “可是她呢?从始至终,心里都没有过你,她为了厉南朔,置你于何地?你的自尊,你的骄傲呢?”



    她说得很慢,说几句话就喘一口大气,很吃力。



    然而陆枭只是听着她说话,目光渐凛,没有打断她。



    纪然说得有点儿累了,喘了几口气,又笑了笑,继续道,“我现在特别特别恨你,所以,我再告诉你一件事情吧,你的白小时,你的白小五啊,她得了癌症啦!”



    “而且,他们得罪了冯雪媛,你,白小时,你们陆家,甚至于喻菀,一个都跑不了了!”



    “看看我的下场,你们不会比我好到哪儿去。”



    陆枭听到癌症这个词,脸色骤然变了,沉声骂道,“疯子!”



    “我是不是疯子,你自己去问问白小时喽,她出了这么大的事儿,却一句没跟你提,你想想,你在她心里,到底什么地位。”



    纪然是故意把话说成这样的,她就是想让陆枭和厉南朔他们的矛盾,更深一点才行。



    她讨不到好,他们一个都别想好过!



    陆枭猛地站了起来,皱紧了眉头,看着她。



    纪然却一点儿也不害怕了,哪怕现在陆枭恼羞成怒杀了她,她也不怕了。



    到了这种地步,她等同于一个废人,活着和死了,有什么区别?



    “我从不打女人。”陆枭从牙缝里挤出这么几句话来,“但是假如,你骗了我,后果自负。”



    “而且纪然,你不知道你自己,真的很可怜。”



    “我知道啊,我知道自己很可怜。”纪然一边笑着,一边流眼泪,含糊地回了句。



    陆枭紧咬着牙,朝她摇了摇头,然后拿着自己的东西,转身,头也不回地出去了。



    刚走到停车场,他已经掏出了自己的手机,找到了白小时的号码。



    他知道纪然说的有可能是真的,因为癌症有一定的遗传几率,白继贤就是得癌症走的。



    但是他又不敢给白小时打电话,担心纪然说的是真的。



    犹豫半天,白小时的这个电话,到底是没有拨出去。



    他害怕,害怕到了极点。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厉南朔坐在办公室里,一大早警卫员就来敲门找他。



    “进来,门没锁。”他淡淡回了句,眼睛盯着电脑上的材料,头都没抬一下。



    警卫员一进门,立刻把一份资料,放在了他的电脑旁边,“昨晚长官让我去查的东西,已经查好了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拿起来,草草翻了两遍。



    他果然跟白小时一起回过镇,白小时外公的故乡。



    然后目光停在了其中一页的一行字上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还有个婆婆,但是这个婆婆,现在住在敬老院。



    而去敬老院的手续,是白小时,和他,两个人共同签署的名字。



    他盯着共同签署这四个字,愣住了。



    按理来说,白小时的婆婆,和他没有任何关系,他有什么资格签署同意她住进敬老院?



    而他们签署她住进敬老院的日期,就在三年多前他生日第三天。



    他生日,为什么会在他生日前后?



    他觉得自己,好像是忘记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

    生日,前几年,一定在他生日前后,发生了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。



    他努力深想,却只依稀记得,他和白小时一起煮的那碗番茄鸡蛋面。



    那碗面,难道是给他过生日吗?



    也不对,为什么他过生日,要陪她一起回老家?一定是非常重要的原因。



    思来想去,可能,也只有去镇一趟,亲自问问那老太太,到底是什么原因。



    她作为当事人,一定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

    他犹豫了几秒,然后抬头,朝警卫员沉声吩咐道,“准备一下,十分钟后,出发去镇。”



    “去镇做什么?长官今天下午不是有个特别重要的会议要开吗?”警卫员有些吃惊。



    “下午两点前赶回来。”厉南朔言简意赅地回了一句。



    警卫员听他这么说,不敢再说什么了,立刻出门去,给厉南朔安排去镇的行程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低头,又望向资料上的那个日期。



    他有一种强烈的预感。



    此行去镇,不出意料的话,应该会有不小的收获。



    所有人,包括白小时瞒着他的事情,他会一点一点地,自己找出答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