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530章 我会死吗?

    第530章我会死吗?



    白小时咬了咬牙,忍住了。



    然而没过一会儿,厉南朔忽然开口道,“这带鱼吧,虽然是糖醋的,但是一点儿也不腥,我上次去问过食堂师傅,怎么做到把带鱼做得这么好吃的。”



    “他说,他先用料酒葱姜焯了遍水,去腥,然后放在一边,沥干了水分,裹一层面粉再放油锅里炸一遍,炸的外酥里嫩的时候起锅,再糖醋。”



    “他这个糖醋酱,也是有讲究的,自己调的秘制酱,里面还撒了白芝麻。”



    说到这里,停住了,似乎是在吃带鱼了。



    他大概是想打架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一口气憋着,实在憋不住了,自己掀开被子,朝厉南朔看去。



    他没在吃饭,而是用叉子,在挑带鱼的边刺。



    碗里放着几块已经挑好刺,干干净净的几块带鱼。



    听到白小时掀被子的动静,不紧不慢,回头,塞了块纯鱼肉到她嘴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没张嘴,他直接用勺子抵开她的唇,塞了进来。



    塞完一勺子,又继续回头,专心给她挑刺。



    所以他刚才,是一直在挑鱼肉给她,而不是自己吃饭。



    她看着厉南朔专心致志的侧脸,好一会儿,才慢慢嚼起嘴里的鱼肉。



    其实没有他说的那么好吃,虽然她一心只想着火锅,但味道也不是那么难以接受。



    “大闸蟹现在很肥了,我刚让食堂蒸了一笼,应该很快会送过来,个个都是四五两大的母蟹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说话的同时,又剔好了一块带鱼,连着饭带着鱼肉,又往白小时嘴里塞了满满一大勺。



    她喜欢吃大闸蟹,他还记得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默默嚼着第二口饭菜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“你先将就吃几口,填下肚子再说,待会儿想吃什么,夜宵给你送来。”



    话刚说完,门口的士兵就敲门了,提着一篮子东西进来了,说,“长官,食堂的大闸蟹送来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放过来。”他随即吩咐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眼睛看着桌上的大闸蟹,厉南朔却不让她动,强行又往她嘴里塞了几口饭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嘴里填得鼓鼓囊囊的,他才放下碗。



    “自己拿碗,再喝两口汤,汤喝完,大闸蟹也剥好了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看他伸手去拿大闸蟹,开始上手给她剥,一瞬间,变得乖乖的。



    算了,没有火锅,有大闸蟹也不错。



    她抱着汤碗喝着排骨汤时,厉南朔又低声道,“动完手术,鱼腥麻辣都不能沾了,觉得好吃的话,再吃几口带鱼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想了下,回道,“我不想喝排骨汤。”



    “不想喝就不喝,吃两口冬瓜,空腹吃蟹,对胃不好。”



    “其实大闸蟹寒气重,我不该让你吃的,但过了这两个月,蟹的品质就不行了,咱们要吃就吃当季的东西,过季的东西,都不健康。”



    今天晚上的厉南朔,跟转了性似的,比之前温柔耐心了好多,话也多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乖乖吃了口冬瓜,疑惑地瞅了他一眼。



    “你想吃火锅,我知道。”他知道白小时在看他,扭头和她对视了一眼,轻声道,“但你胃不好,别吃得闹肚子影响明天手术,忍两个月,就过去了。”



    “那大闸蟹寒性这么重,你怎么让我吃?”白小时朝他撇了下嘴角。



    “母蟹寒性不重,现在正是蟹黄饱满的时候,吃一点儿不要紧。”



    他这么仔细一解释,白小时才知道,他为什么不给她吃她想吃的东西了。



    他自己还一口饭没吃,就赶来弄东西给她吃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忽然有点儿心疼,被自己误解的厉南朔。



    想了想,用勺子挖了一大块冬瓜,喂到厉南朔嘴边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张嘴就吃了,一边吃一边继续给她剥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他飞快剔出蟹黄和肉,忽然想起很久很久以前。



    她怀上第一个孩子之前,也正是螃蟹还没退市的时候,厉南朔为了她,专门学过,怎么细致快速地剥出蟹肉。



    但他肯定不记得,自己去学过。



    她朝厉南朔凑近了些,又往他嘴里塞了块排骨。



    然后下巴轻轻搁在了他胳膊肘上,由衷地表扬,“看不出来,你剥蟹挺有天赋的呀。”



    “或许吧。”厉南朔淡淡回道。



    他把蟹身子的肉和蟹黄,全都扒拉在了蟹壳里,放到了白小时面前盘子里,蟹腿丢到了一旁。



    习惯真的是个很奇怪的东西。



    记忆消失了,习惯却没有消失。



    比如那时候她跟厉南朔一起吃螃蟹,他就会把蟹黄全都给她,然后他吃腿。



    自然,厉南朔这么有钱,他大可不必吃腿,但他那时自己说了,在军队节俭惯了,所以老婆吃剩的东西,他必须负责全部吃完。



    这吃的是一种趣味。



    什么趣味呢?夫妻情趣。



    她看着那些蟹腿,然后轻声道,“我吃不掉那么多只蟹,你跟我一起吃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低眸,扫了她一眼,“给你吃三只,剩下的我送张政委那里去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你就吃腿啊?”白小时抬头,皱着眉头问他。



    “如果不是你要吃,我腿都不想吃,我不怎么喜欢吃蟹,但这是在军队,不能浪费,腿寒气重,不给你吃。”厉南朔随即低声道。



    “再说了,这吃的是一种趣味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望着他,没有吭声。



    连说的话,都跟四年前,一模一样。



    只是后面那句话他没说,因为他们现在不是夫妻。



    隔了会儿,收回了目光,抓起蟹壳就吃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她已经非常心满意足了,此时此刻,他什么都不记得了,对她的感情依旧没变。



    他今天能对她说出相同的话,就证明先前对她说这话的时候,也是真心实意的。



    “厉南朔。”她吃到一半,忽然低着头,叫了声他的名字。



    “嗯?”厉南朔顺口应了声。



    “你说我会死吗?”她轻声问。



    “不会。”厉南朔皱了下眉头,想也不想地回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抿了下嘴角,问他,“为什么?”



    这个问题之前她一直不太敢深想,越害怕的事情,越不敢去面对。



    但是他刚一直都在说,让她忍一忍,两个月后就能吃想吃的了。



    她就忍不住想,两个月后她真的会好转吗?她一定能活下去吗?或许今天厉南朔不让她吃的东西,她这辈子也再吃不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