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538章 查无此人

    第538章查无此人



    厉南朔打开了军区资料搜索库,犹豫了一下,搜索了许唯书的名字。



    一分钟后,搜索结果显示:“查无此人。”



    这个资料库,囊括了所有在役军人的基本资料,包括外派出使任务的。



    这就证明,许唯书已经退役了。



    可江妍儿跟他说,许唯书还在服役,可能是出国了。



    他眼睛所看到的,和江妍儿和他说的话,是矛盾的。



    而军区资料库的人员资料,是经由一个资料部门几十上百号人,一层层地精细检查,一遍遍核对人员信息录入的。



    退役军人被从名单里删除,也是经过这些人,一层层检查过删除名单,然后彻底粉碎资料。



    所以,资料库的信息不可能出错。



    除非是江妍儿在撒谎,隐瞒了许唯书的下落。



    他盯着电脑屏幕,认真思考了会儿,忽然想到了一个人。



    他又在键盘上,按下了lisa的名字,搜索。



    很快的,显示lisa现在正在京都附近一处军医院任职,往上爬了一层,现在是主任。



    没有道理的,lisa以前是许唯书的手下,许唯书都没有升职,lisa升职了。



    他迅速找到了lisa的电话号码,然后拿起手机,拨了出去。



    很快有人接了,电话里传来的是个男人的声音,“你好,哪位啊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愣了下,低声问道,“请问这是lisa的手机吗?”



    “什么lisa?”男人没好气地回道,“之前就有好几个人打错号码过来,这是我上个月新办的卡,这个号码之前的主人,已经把这个号码注销了!”



    她换号码了?!



    他随即低声回道,“不好意思,打错了。”



    挂了电话的同时,厉南朔更加觉得这事儿有些蹊跷。



    他身边的警卫员,全都换了一批新的人,张政委说,之前那几个,已经升职调任到别的军区了。



    直到前几天他才知道,宋煜其实也不是他记忆中那样,因为犯了错误被下派,他现在已经是旁边一个军区的高级指挥官了。



    许唯书不见了,几个曾经他信任的下级,也都走了。



    但凡他之前比较信任的那批人,走得一开一干二净,一个不剩。



    海叔齐妈他们,对他说话也是像隐藏了很多的样子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对他的态度十分冷淡,问厉云途原因,厉云途只说,可能是因为厉南希入狱,淳于澜瑾受到打击很大,对什么都提不起兴致来,最近甚至要靠吃ānmiányào才能入睡。



    一切都变了,陌生的人事,陌生的态度。



    直到现在,发现lisa换了手机号,他才确定,其中一定是有什么隐情。



    除了张政委还是他的老搭档,都离开了。



    他默然不语,盯着电脑屏幕上查无此人这四个字。



    他一定要找到许唯书,一定要尽快找到他,他潜意识里觉得,许唯书应该是遇上了什么危险,被囚禁,或者被杀了。



    活要见人,死要见尸,这是他最铁的兄弟,他不可能放任他失踪不管。



    外面忽然有人按密码,推门进来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看了眼门口,同时迅速退出了资料系统,随意打开了一个文件。



    进来的人是张政委,他脸色有些凝重,走到厉南朔跟前,低声道,“老厉,咱们可能遇上不小的麻烦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什么麻烦?”厉南朔顺口问道。



    “靳旬这件事情,棘手了,你知道,冯疯子在g国的势力不小,你抓了靳旬,这是他最喜欢的小女婿,他不可能善罢甘休。”



    “目前,我听说,他已经插手了g国内务,说是对咱们a国的贸易往来,要强制调低四五十个点。”



    “你知道g国背后,给它撑腰的是哪国,咱们两国势均力敌,不能因为一个靳旬,就影响和气吧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听他说着,忍不住皱了下眉头。



    思量了几秒,回道,“至少在咱们这个洲,我们a国是最大的超级大国,他们关闭贸易出口,不论从长远角度还是近期角度看来,对他们都是不利的。”



    “停止贸易往来,害的只会是他们自己,我们a国跟全世界一百多个国家是友好互助关系,多它一个不多,少它一个不少。任他们自己折腾去吧。”



    张政委忍不住叹了口气,低声道,“你懂什么叫连锁反应吗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挑了下眉,示意张政委继续说下去。



    张政委继续道,“之前你得罪了h国,不肯跟他们大公主联姻,切断了对他们的铁路工程帮助协议,现在冯疯子人已经飞到h国去了,你觉得他这次去,目的是什么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想了下,反问道,“帮他们修铁路?”



    “是啊!这是最快笼络人心的办法!”



    “你自己再好好想想,咱们总统能因为一个大臣的错误决定,就放弃对两国友好关系吗?冯疯子估计是想搞死你呢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却坚决地摇头回道,“这事儿没得商量!一个小小的靳旬,就敢在a国放肆,连他都不敢抓,何谈庇佑保护百姓?”



    “而且国际xíngjǐng都已经介入了,案情发展到这个地步,我不可能放弃。”



    他说完,见张政委似乎还有话要说,立刻又道,“我过几天会去京都一趟,和总统商议,继续实施对h国的铁路帮助协议。”



    说到这里,他发现自己忽略了一个问题。



    紧皱着眉头望向了张政委,问他,“我什么时候,因为不愿跟h国大公主联姻,得罪他们了?”



    张政委愣了下,摇头回道,“我只知道结果,不知道过程,你什么时候得罪他们的,可能也只有你自己知道了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压根不记得,自己去h国谈判出差过。



    这是个好机会,如果能去h国谈判,说不定,能让他记起一些事情。



    他想好了前因后果,随即回道,“我晚上会跟总统进行视频会议,商议这件事情,如果张政委晚上没有事情要忙的话,可以跟我一起。”



    “那行吧。”



    张政委话音刚落,门口一个警卫员,忽然敲门道,“长官,白xiaojie的亲人已经到了军区医院门口了,您现在要不要过去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