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544章 夫人姓白

    第544章夫人姓白



    那些场景,都太真实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知道,自己确实有一张国际黑卡,可以有权利,让任何他想停下的交通设备,在可以停的情况下停住。



    他还梦见,自己和白小时坐着那架他之前就有些印象的,小型飞机,飞过了一片特别美的海岛。



    其中有一座岛,边缘圆润,椭圆形,像是一颗珍珠,美不胜收。



    如果此行他过去,能看到刚才梦里出现的那些场景,那么,就证明他的梦是真的。



    他捏了捏酸胀的太阳穴,看着已经降低高度的飞机,隔着一层薄薄的云层,望着脚底下那片朦胧的大陆。



    h国到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刚下飞机,一个有备注名字的号码就打了过来,“h国亲王。”



    他一边往机场外面走去,一边接了电话,“我刚到,你就打电话过来了,巧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哪里啊,我之前打了两个电话,没信号,就知道你还在飞呢,现在接了不就证明你人到了吗?”亲王大人笑呵呵回道。



    “我派人在飞机场外面等着你呢,你走到外面,就看见啦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听着电话的同时,已经走到了机场门口附近。



    果然看到机场外面,有十几个穿着h国皇家兵服的士兵,站在外面等着他,扎眼得很。



    就怕别人不知道他们要迎接重要的人似的。



    h国亲王也远远就瞧见了带着两名警卫员的厉南朔,朝他这边走了过来,立刻热情地迎上前,“我可等了你好久啦,我的老朋友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接受了他的拥抱,抱了下,松开的时候,眼角余光,瞥见亲王大人身后紧跟着一个穿着便服的中年男子。



    “这位是?”他指着陌生的中年男子,问道。



    亲王大人有些诧异,回头看了眼那男人,回道,“这是厉将军的管家,克劳斯啊,他听说厉将军要回来了,就跟我一起来迎接厉将军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根本不记得,自己在h国还有个管家。



    “你回国之后,好久都没跟他联系了,他给你打了几次电话,你都没接,克劳斯管家也很担心的。”



    “准确来说,每一次都是关机状态,不是没人接。”克劳斯管家恭恭敬敬地回道,“我还以为主人的手机号码换了,问过亲王大人一次,他说他也不知道。”



    他们说的都是些什么?



    厉南朔有些诧异,看着这个陌生的克劳斯管家,一句都不明白。



    “是的呢,你回国之后,我联系过你两回,你也没接,就是今天早上你主动给我打电话,我才再一次联系到你。”亲王大人点了点头,赞同地回道。



    然后又问厉南朔,“你前段时间,都干什么去了?一直关机,联系不到你人?”



    “我出国……接受外派任务了,在南半球待了很长一段时间,执行任务,也许是那里信号网络不行。”厉南朔暗忖了下,回道。

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亲王大人点了点头,“原来如此,那咱们先上车吧,有什么事情到了地方再谈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没有拒绝,跟着克劳斯管家,还有亲王上了同一辆加长房车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的两名警卫员,要跟着他一起上房车,厉南朔随即伸手拦住了,“我在亲王车上,能有什么问题?你们坐后面那辆车就行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关上了门。



    车子行驶在路上时,厉南朔忽然伸手,拿出个和手指一样长的探测仪,在自己身上照了一圈,在车子四处角落照了一圈。



    克劳斯管家和亲王都目瞪口呆地看着他,问他,“将军在干什么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没有扫描到jiāntīngqì,把这东西又塞回到了自己口袋里。



    然后继续优雅地靠在了沙发坐垫上,端了杯红酒,朝亲王伸了伸手,“继续刚才的话题,你们有多长时间没有联系到我?”



    “差不多两三个月了吧,主人刚回去那个月,还联系过我,后来就没有过了。”克劳斯管家严肃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家里马场又添了十几匹小马驹,别人想到我们马场挑选几匹年轻的马,做赛马,出了很高的价钱,没有主人同意,小马驹和赛马,我都没敢卖,错失了上百万。”



    亲王在旁听着,挑了挑眉,“是啊,之前女皇还在商议说,要租用你的地方,我们联系不上你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不对,你刚才说,你去南半球执行任务很长一段时间,可是你离开这里也才三四个月啊!厉将军该不会是不想跟我来往了,瞎编的话来哄我吧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撇了亲王一眼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晃了几下高脚杯里的红酒,没喝,又问克劳斯管家,“我离开的这段时间,把家里情况,都大致跟我说一下。”



    “其实整个珍珠岛最大的事情,也就是赛马没能卖得出去,其他的事情,主人在离开之前,都已经安排妥善了,这几个月,每个月大概有几十万的进账,我都记在账本上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农户和佣人们都很敬业,就走了两个,对了,有个女佣和马夫家的大儿子在一起了,女佣怀上了孩子,我嫌她干活笨手笨脚的,就辞退了她。”



    克劳斯管家絮絮叨叨说着,厉南朔看着他,脑子里却只有他说的那三个字:珍珠岛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让他来h国之后,去珍珠岛玩玩。



    而现在他才恍然大悟,珍珠岛,是他的。



    “克丽丝公主也很想念你,听说你这次要过来,特别高兴。”亲王也在旁笑呵呵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望着两人,隔了会儿,轻声回道,“我有一个很大的疑问,对于你们所说的事情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上次是什么时候来h国的?在这里待了多久?来这里,是为了做什么的?”



    “厉将军你……”亲王大人听着他的一连串发问,更加困惑。



    “自己不记得了吗?你上回来,是代表你们a国,和我们谈商贸旅游合作计划,前后加起来,恐怕一共待了有一个月吧,你用私人的名义,为你的夫人,买下了珍珠岛。”



    “我的夫人,是白xiaojie吗?”厉南朔又面无表情,轻声追问。



    “夫人是姓白。”克劳斯管家点了点头,给与了肯定回答。



    所以他梦里梦到的那些破碎的记忆片段,都是真实的。



    而直到三四个月前,他都没和白小时离婚。



    此刻,记忆如浪潮一般,朝他汹涌而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