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550章 江妍儿也来了

    第550章江妍儿也来了



    厉南朔被抓的时候,海叔就告诉厉云途他们了。



    出事之前,厉南朔防范于未然,就已经让海叔安排好了一些事情,比如,怎么安顿厉云途他们,不许家里人过问他的生死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从狱中放出来的时候,是江妍儿告诉他们的,嘱咐过,他们有些话是不能说的。



    厉云途抱着厉南朔,心里有太多想说的话,却还是堵在心里,长叹了口气。



    然后松开了他,伸手用力拍了拍厉南朔的肩膀,“臭小子,还知道回来啊!”



    “妈呢?小司呢?”厉南朔看了下远处,没看到淳于澜瑾和小司,顺口问了句。



    “还不是因为,还在生你气啊。”厉云途随即回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笑了笑,低声道,“我身为国家一级长官,总不能徇私舞弊的吧?这件事就是南希做错了,让她长些教训,以后做事情就知道分寸了。”



    厉云途没有继续和厉南朔计较厉南希的事情,他知道厉南朔肯定忘记了,当初让厉南希入狱,也有他老头子的怂恿。



    两人谈论了下厉南朔此行回来,是因为公务在身,要解决冯疯子和铁路协议的事情。



    还没走到大门口,就听到里面传来谈笑声。



    “家里有客人?”厉南朔愣了下,问厉云途。



    “不知道啊,我在后山等了你半个小时了,可能是刚刚来客人了吧。”厉云途愣了下回道。



    两人刚说了这么两句,一道小小的身影,就朝厉南朔冲了过来,抱住了他的腿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低头一看,是小司,可能是记忆出现了断层,所以乍一看,感觉他真的长大了好多,个子都已经有他腿这么长了。



    “小舅舅!小舅舅!冒冒弟弟有没有来?我想他啦!”



    童言无忌。



    厉云途心里嘀咕着,厉南朔估计连他儿子都已经忘了,怎么可能知道冒冒是谁?



    他扭头看了眼厉南朔,厉南朔脸色丝毫没变,伸手揉了下小司的头发,“下次带来,陪你一起玩,行么?”



    小司很乖,厉南朔说什么就是什么,点了点头,然后拉着厉南朔的手往里面走。



    一边走一边告诉他,“妍儿阿姨来啦!她还给我带了变形金刚!小舅妈什么时候回来呢?”



    “小司!”淳于澜瑾在里面,听到小司这么说,立刻叫了声。



    小司随即松开了厉南朔的手,转身往里面跑了过去。



    江妍儿来了吗?



    厉南朔有些诧异,转个弯,果然看到淳于澜瑾和江妍儿两人坐在沙发上。



    看见厉南朔进来,江妍儿随即站了起来,看了他一眼,然后笑吟吟叫了厉云途一声,“厉爷爷。”



    “妍儿来了啊!”厉云途也不知道江妍儿会过来,也有点儿吃惊,然后回头问厉南朔,“你们约好的一起来的?”

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江妍儿随即摇了摇头回道,“我是跟朋友,一起出来玩儿的,给阿姨打了电话才知道,朔这几天也要回来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看着江妍儿,想到的却还是上次,她在吃烧烤的时候,给他的啤酒里放了什么东西。



    那天他回头,去江家,想找江妍儿问清楚,走到门口又不觉得晕了。



    家里佣人说江妍儿说在洗澡了,当时已经很晚了,江妍儿的二叔又在家,他不想和她二叔多打交道,于是就不了了之,走了。



    但是后来想起来,还是笃定,江妍儿在酒里加了东西。



    但是事情过去了,没了证据,他也不好开口再问。



    “这么看着我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江妍儿见厉南朔盯着自己看,伸手擦了下脸,问一旁的淳于澜瑾,“阿姨,我刚蛋糕吃到脸上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没有!”淳于澜瑾笑呵呵的望着江妍儿,摇头回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又往里走了几步,才叫了淳于澜瑾一声,“妈。”



    淳于澜瑾回头看了他一眼,脸上的笑就淡了些,回道,“正好,你跟妍儿碰上了,我们刚才还在说,要不是妍儿照顾你,你现在还不一定怎么回事呢。”



    “这么大的恩情啊,除了你俩结婚,我也想不到怎么报答她了。”



    江妍儿随即笑,“阿姨你又胡说了,刚才我们明明说的是我妈最近的身体情况。”



    “是嘛?那就是我记错了。”淳于澜瑾没有反驳,轻声笑道。



    “我听说妍儿要来啊,早上就让家里佣人去买了新鲜菜回来,刚准备好了一半,还没弄完呢,现在眼看都快十点了。”



    江妍儿见淳于澜瑾起来往厨房走,也跟着她往厨房走,“那我去帮您一起做,我虽然菜烧得不好吃,洗菜倒是会的。”



    淳于澜瑾大声回道,“行啊,我就想着,哪天能有个能干的媳妇,陪我一起煮饭一起烧菜才好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忍不住皱了下眉。



    既然刚才小司说了,问小舅妈和冒冒什么时候回来,就证明,白小时来过这个家。



    而白小时不会煮饭,只会煮最简单的速食,煮方便面,可能都不知道应该要先煮开了水再放面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这明显针对的是白小时,不会煮饭。



    他可以理解白小时为什么不会煮饭,毕竟她初中的时候,宁霜就已经去世了。



    陆友心去了她家之后,家里佣人都是向着陆友心的,谁会教白小时煮饭?能管她吃饱饭已经不错了。



    他从来都没嫌弃过,白小时在厨房里笨手笨脚的样子,家里有一个人会煮饭,就可以了。



    自己的老婆,自己惯着宠着,别人不理解,无所谓。



    他没有把淳于澜瑾指桑骂槐的话放在心上,看了眼放在桌上的礼品袋。



    应该是江妍儿刚才过来时,一起带来的。



    不可否认的是,江妍儿是个八面玲珑的女人,做什么都出不了大错,除了有点强势,其它可以说得上是几乎完美。



    但她应该完美给许唯书看,而不是给淳于澜瑾看。



    以前他并没有觉得什么,但是察觉到江妍儿给他下药那次之后,就觉得怪怪的。



    恰好,他也有事要问问江妍儿。



    今天两人碰上了,又没有其他人在,干脆一起说清楚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