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553章 好看吗?

    第553章好看吗?

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江妍儿摇摇头回道,“我是来看你们的,礼物没带几样,怎么能反过来给我买呢?”



    “走吧。”厉南朔用不容置疑的语气,又说了遍。



    江妍儿朝厉南朔看了两眼,有些犹豫的样子,没说话了。



    厉云途叫家里管家给两人安排了去商场的车,江妍儿跟着厉南朔上了车,坐在车上时,两人也不像之前那样有许多话题可聊,各怀心思沉默着。



    快要到的时候,厉南朔才开口,低声问,“最近有什么特别想要的东西吗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这是被逼着带她来买生日礼物,和厉南朔主动送她礼物的性质,自然不同了。



    江妍儿顿了下,才回道,“也没有特别想要的东西,就去你家开的商场逛逛吧。”



    厉家开的是轻奢品连锁商场,只怕江妍儿过去了没有一样看得上眼的,他只想着给江妍儿赶紧买完东西,买好了就回h国办正事。



    “不合适吧?”他忍不住开口反驳道。



    “送礼物送的是心意,又不是看价钱,你什么时候变得这么计较了?以前我们一起出去吃饭,路边摊都吃过,更不用说礼物了。”江妍儿朝他勾起嘴角,笑了笑。



    既然江妍儿都这么说了,厉南朔也不好再强迫她什么。



    于是皱着眉头,朝她点点头,继而朝前面的司机吩咐道,“去特弗里斯。”



    “去我们自己那儿?”司机回头确认了一遍。



    “嗯。”厉南朔简短地回了一个字。



    边上的保镖立刻打电话,通知今天在特弗里斯百货值班的经理,厉南朔和江妍儿要过去。



    没过十分钟,就到了特弗里斯百货商场门口。



    红毯直接从厉南朔他们停车的地方,一直铺到了进门的门口。



    周末正是平常商场顾客爆满的时候,而现在里面几乎都没什么人,导购xiaojie把客人一批批地往外劝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下车的时候,看着这么大的排场,朝侯在车门前的经理低声斥责道,“以后不允许这样。”



    “好的,知道了!因为今天是少爷和江xiaojie一起过来,所以……”



    说到一半,停下了,低着头不敢看厉南朔的眼睛。



    旁边拉起了临时性的隔离带,不知情的一些游客和本地顾客,还以为是什么大明星大领导来了,围在边上看着,甚至有人拿出手机照相机来拍照。



    厉南朔顺手戴上了墨镜,没有管江妍儿是否能跟得上自己的脚步,快步往商场里走。



    进了门,一张脸黑沉得可怕。



    “旁边两个本地老商场,就隔着一条街几百米,几十年前就开在那了,我们本来就没他们有优势,周末你们竟然敢把顾客往外赶,嫌钱咬手疼?”



    经理亦步亦趋跟在他身后,闷着头,一声不吭,听着厉南朔的训斥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说的是对的,无论怎样,把顾客往外赶都是错误的行为。



    但是,夫人之前通知了,说要把排场弄得越大越好,不然他们也没法在十分钟以内,搞来几十米长的进门红毯铺上。



    他扭头看了眼跟着后面的江妍儿。



    江妍儿和他对视了一眼,随即走到厉南朔身边,笑道,“也是因为你这个董事长回来的次数很少,他们哪敢不重视?底下的人也很难把事情做得两全其美的。”



    “而且跟我来也有关系的,要不然,今天这几个小时的损失,我给他们补上,行么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怎么可能让江妍儿来补偿这个损失?但是江妍儿都已经这么说了,他再当着她的面,训斥手下的人,就是当面给江妍儿难堪。

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他沉声回了两个字,带着江妍儿往边上的店走去。



    他没有继续纠缠这个问题,只是走了几步,又意味深长回头扫了经理一眼。



    经理没有这么大的胆子,敢自行决定把顾客往外赶,除非是淳于澜瑾的授意。



    江妍儿信步逛着,他始终隔了两步距离,在她身后不紧不慢跟着,听着边上的经理,给他汇报这一季度哪个店销售额特别突出,哪个店垫底不行。



    走到一家首饰店里时,江妍儿在一条新款项链前面停下了,说,“我前两天去看了场秀,倒是看到主场模特,有两个都戴了这条,广告打得挺好的,样式也确实很好看。”



    “喜欢就试试。”厉南朔听她这么说,停下了和经理的谈话,朝她淡淡道。

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江妍儿朝站在柜台后的销售员柔声道,“给我拿这条试试。”



    销售员刚拿出来,江妍儿又问,“好像也有同款式的手链耳钉吧?”



    “有是有的,但是刚才有个顾客把柜台里最后一副耳钉买走了,得稍等几分钟,我去仓库里再给您拿一副新的来。”销售员毕恭毕敬回道。



    “没事儿,去拿吧,我想看看耳钉戴上什么效果。”江妍儿不在意地回道。



    销售员走了之后,江妍儿顺手拿起那条已经拿出来的项链,对着镜子照了照,想戴上。



    但是这条链子的长度有点儿短,三十七厘米,属于短链,对着镜子扣了将近一分钟都没扣上。



    忍不住回头,朝厉南朔他们看了一眼。



    边上随行的保镖和经理之类的,都是男人,当然不敢动手替未来的董事长夫人戴东西,都低下头,没有一个上前的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暗忖了下,走到江妍儿身边,抽出插在口袋里的双手,接过江妍儿手上的链子,低头,迅速替她扣上了,一下都没碰她。



    “好看吗?”江妍儿顺口问了厉南朔一声。



    “还不错吧。”厉南朔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江妍儿扬了扬眉头,回道,“我觉得小时戴应该也好看。”



    “按照老人家的说法,病人出院之后,要买一身新衣服,从头到脚的东西全要换新的,这样能去晦气,你顺便给她带一套新首饰回去呗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知道有这么一说,虽然没有人给他准备过,因为他受伤的次数太多了,军队里也没人讲究这个。



    以往白小时出院,他也会给她准备新衣服。



    既然有这种说法,他私心里还是觉得,给白小时准备一套新首饰的好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