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557章 去趟江家

    第557章去趟江家



    厉南朔在电视台,耽搁了一个小时,赶到总统那里时,已经是晚上七八点了。



    等到开完会,处理好所有的事情,已经是午夜。



    他答应了白小时,要给她带烤鸭回去,现在这个点,广福斋早就关门了。



    也不能蛮不讲理,为了白小时,就半夜把人叫起来,专门做一只烤鸭。



    想到明早还要顺带去白家一趟,不能空着手过去,于是按捺住急迫的心情,回到自己在京都的房子,洗漱睡下了。



    第二天清晨醒过来,再搜白小时和陆枭的新闻,早就撤得一干二净。



    “先定两只烤鸭,还有几样出名的早茶点心,送到江xiaojie那儿去。”他起床之前,让司机先去了趟广福寨。



    等他过去时,东西也已经送到了,刚热腾腾地摆上桌没几分钟。



    江妍儿早上醒过来,才得知白小时和陆枭的新闻,被彻底压了下去,还没来得及查问。



    下楼看到满桌的早餐,随即问家里的佣人,“谁送来的?”



    “厉长官叫人买了送来的。”佣人如实回道。



    江妍儿愣了下,立刻联想到了新闻被彻底压下去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大约知道,是她做的了。



    她站在楼梯口,看着那满桌香喷喷的名点,脸色却渐渐变了。



    二叔正好洗漱起床,从楼上下来,看到江妍儿站在楼梯口,经过她身边时,问了句,“今天怎么起这么早?”



    烤鸭固然是香的,江妍儿二叔还没走到饭厅,就已经闻到了香味儿,又问,“你去买早点了?”



    江妍儿不知道怎么回答,暗忖了会儿,看着她二叔坐下了,开始吃了起来。



    “江二叔。”门口忽然传来一声招呼声。



    江妍儿二叔往大门口一看,是厉南朔来了。



    “这太阳刚升起来,厉长官就来了,来找我们妍儿的?”江妍儿二叔有些惊讶,起身,去迎接厉南朔进来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走到门口,停下了,往里面看了两眼,就看到了江妍儿。



    外面刚升起的太阳,阳光照在他军装金灿灿的肩章上,闪得刺眼。



    江妍儿心里震了下,不免有些心虚,微微低下头,往他们这边走了过来。



    “今天不是妍儿生日吗?”厉南朔盯着朝他们走来的江妍儿,低声道了句,“江二叔该不会是忘记了吧?”



    江妍儿二叔还确实是忘了这一茬,笑了笑,回道,“这几天公司太忙了,我还真忘记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江二叔忘记了不要紧,我已经在酒店给你们订了一桌晚饭,蛋糕也订好了,晚上去吃饭就成。”厉南朔淡淡回道。



    江二叔见厉南朔一直盯着江妍儿,以为他是想找江妍儿出去单独说话,还是怎么着。



    想了下,笑呵呵回道,“那行,你早饭还没吃呢吧?跟妍儿一块吃吧,吃了出去忙你们的,我给她放一天假。”



    “不用,我吃完早饭就走了,还得回阳城办点儿要紧事。”厉南朔伸手示意了下江妍儿二叔,勾了下嘴角,“江二叔坐,一起吃就成。”



    他和江妍儿二叔一起坐在了餐位上,江妍儿才慢慢走了过来,坐到了自己位置上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接过佣人递来的餐具,自己夹了根油条,吃了一口,慢慢嚼着,又抬头望向江妍儿,“阿姨这些天身体好些了吗?入冬之前气温变化大,怕是很容易犯哮喘。”



    “挺好的,比之前好多了,房间里一直打着暖气,她也不怎么出门。”江二叔见江妍儿不说话,代替她回道。



    “是吗?”厉南朔又笑,“那就好,长辈身体好好的,才是最大的福气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又从自己怀里,掏出了一只牛皮信封,放到桌上,一抬手指,朝江妍儿推了过去。



    “对了,妍儿,我这里有个东西,要给你看看。”



    江妍儿看着推到自己面前的信封,心里就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。



    没打开。



    边上的江二叔看了她一眼,说,“打开看看呀,怕是生日礼物吧?南朔的一片心意,愣在那儿做什么?”



    江妍儿明知不对劲,却还是被逼无奈,拿起信封,拆开了。



    里面是几张照片,还有一份手打底稿。



    她看到照片的瞬间,脸色更加不自然了。



    “慢慢看,反正现在才七点多,我也不是太忙,吃早饭的时间还是有的。”厉南朔嘴角始终噙着一丝淡淡的笑意,低声道。



    江二叔这时,才察觉出异样,两人之间有问题。



    “这照片,我就不说是谁拍的了,我想商场工作人员也没那么大胆子,跟在我身后一路tōupāi我,还把照片洗出来了。”



    江妍儿手上的照片,正是她跟厉南朔,那天一起在k国特弗里斯百货商场挑选珠宝的情景。



    挑选出的这几张照片,都很暧昧。



    一张是厉南朔帮她戴项链,另外几张是厉南朔和她一起挑选送给白小时礼物时的场景,两人靠的比较近,乍一看,就像是厉南朔在很亲热地帮她挑选珠宝。



    而那份手打底稿,上面写的,正是厉南朔带准未婚妻一起挑选结婚饰品,两人一起很甜蜜之类。



    厉南朔面无表情地看着她看完了,然后低声道,“这份底稿,是环球娱乐集团ceo昨天深夜用传真机给我发来的,他胆子还不够大,没经过我同意,不敢乱放我的新闻。”



    “我觉得这还不够,光是戴项链,显得还不够亲密,还没小时和陆枭抱在一起那张那么亲密。”



    江二叔没听懂厉南朔在说什么,把江妍儿手上的东西拿了过来,草草翻看了一遍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没管他,只是丢下了手里的碗筷,然后朝江妍儿凑近了一些。



    “要不要我帮你一把,让人现在拍两张照片,说我特意选在你生日前一天回来,一大早就忙着来给你惊喜,给你过生日呢?”



    江妍儿抬眸,望向厉南朔,摇了摇头回道,“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但这些,不是我做的。”



    “是吗?”厉南朔轻声反问,“就算不是你做的,你不能否认,在商场的时候,你没有配合我妈,有摆拍的嫌疑吧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