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559章 厉慕白

    第559章厉慕白



    “你都这么大了,是个小男子汉了,怎么整天都要别人抱?”



    冒冒主动要贴上来的同时,厉南朔一边说着,一边飞快地收回了手,然后站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哪怕连拥抱冒冒一下的意思都没有。



    他站直了的一瞬间,冒冒的眼神瞬间黯淡了下去,小嘴有些往下撇,特别委屈,却拼命忍着眼泪。



    眼睛酸,他忍不住伸手,去揉了下眼睛。



    还没揉到,厉南朔抓住了他的小胳膊,往他手里塞了样东西,没好气道,“以后没洗手的时候,不许揉眼睛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自己一个人就往房子里走了进去。



    冒冒低头一看,手上是个蜘蛛侠的面具!



    跟以前他玩破了的那个,一模一样!



    他开心到了极点,立刻戴上了,然后衣服也不穿,迈着胖胖的两条小短腿,进屋里去找厉南朔。



    从前面找到后院,再从后院找到前面,厕所里也找了,没看见厉南朔的人。



    “慕慕啊,要不要吃无花果?”白濠明在后院里坐在轮椅上,看着家里佣人摘无花果。



    见到冒冒特别开心地来回跑,大声招呼了声,“来外公这里,有甜果果吃!”



    “不要吃甜果果!”冒冒中气十足地回了句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在楼上,白濠明让他上去拿个桌上的东西,要带给白小时的。



    是冒冒亲手画的一张蜡笔画,冒冒知道白小时住在医院,身上很痛很痛,就想画个画送给妈妈,让她开心一点儿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打开白濠明房门,进去了,看到那张大大的蜡笔画,就放在他办公桌上,很显眼的位置。



    他听着楼下冒冒的声音,低头看了眼他画的画儿。



    是一大片花田,他看不懂他画的是什么花,但是用红的黄的紫的画的一点点的小花瓣,一看就知道是花田。



    花田上面画着一个像是大蜜蜂的东西,看着又像是抽象化的飞机,用huángsè和黑色画的,占据了整张画二分之一的地方。



    他饶有兴致,拿起来,仔细看了两眼,发现这个“大蜜蜂”里面,还画了三个小小的人。



    和那辆他在h国买的限量超跑上,一模一样的三个人。



    三岁孩子,能把画画成这样,相当不容易了,冒冒很有天赋。



    他望着画上的三个人,眼神不由得,变得柔和了很多,这是他和白小时,还有冒冒。



    收起画儿的同时,半开着窗户外面,正好刮进来一阵风,吹得桌上一份没有压好的材料,纸张四处乱飞。



    厉南朔顺手,拿了一本红本子,压在了上面。



    收回手的同时,却发现这红本子上,印着的字,是“第八军区幼儿园”。



    他想了下,冒冒还小,不会现在就要上幼儿园了吧?



    不是他,家里也没别的小朋友了。



    好奇之下,鬼使神差般,伸手打开红本子,看了一眼。



    外封里面就一张纸,上面用蓝色钢笔写着两行字,还盖着一个钢印和红色签名yìnzhāng。



    看清钢笔字的同时,厉南朔愣了下。



    这是一份特别申请的,提前上学前班的文件,领导盖了章,同意了。



    而上面小朋友的名字,写着:“厉慕白”。



    他上次听见,顾易凡他们,叫冒冒叫慕慕,所以这就是冒冒的提前入学申请。



    孩子姓厉,厉慕白,慕是爱慕,白,是白小时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爱白小时。



    他盯着这个名字看了会儿,然后伸手,合上,又放回了原位。



    拿着冒冒的蜡笔画,刚走到门口,就看到冒冒自己特能干地抓着楼梯栏杆,一级一级地爬了上来,到楼上来找他,看他在不在。



    看到厉南朔就在门口,立刻献宝似的,把面具又戴在了脸上,朝他得意洋洋地说,“爸比,你看!”



    一个名字,一句爸比,让厉南朔彻底明白了,面前这个孩子就是他的。



    之前从克劳斯口中听说,不确定这孩子到底是他的还是陆枭的,现在一切都真相大白了。



    楼上没有其他人,就格雷丝站在楼梯半截处,护着冒冒怕他掉下去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站在原地,看着带着蜘蛛侠面具的冒冒,朝自己开心地跑了过来。



    半晌,默默叹了口气,还是蹲了下去,伸手,把跑到面前的冒冒,一把搂入了自己怀里。



    “是不是很想妈咪?”他微微侧头,掀开冒冒脸上的面具,亲了下他胖乎乎的侧脸,轻声问他。



    “想。”冒冒听他提到白小时,忍不住撅起了小嘴,认真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一脸失落的样子。



    “等妈咪身体好了,就把她接回去,咱们一家人,一直在一起,好不好?”厉南朔搂着他,轻声又问。



    “好。”冒冒想到前段时间,只有苏苏姨姨和格雷丝奶奶陪着他,忽然间就好伤心了。



    但是爸比跟他说过,男子汉不能总是哭哭啼啼的,他一直记着呢。



    撅着嘴,拼命忍住了,然后凑到厉南朔脸边上,亲了下他,发出响亮的“啵”的一声。



    “那你在外公这里,要听外公和姨夫的话,好不好?”厉南朔忍不住笑,抱着他的儿子,又问。



    “那你什么时候,能去帮妈咪呼呼?”冒冒又认真地问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听冒冒说了几次话,知道他你我不分,想了下,回道,“下雪之前。”



    下雪之前,他就让白小时过来,跟冒冒一起住,保持一颗好心情,对她的身体恢复也有好处。



    “好。”冒冒乖巧地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下去的时候,就没抱着他了。



    接过了佣人递过来的一只装满了无花果的纸袋子,顺手递了一颗给冒冒,对他说,“拿去洗洗再吃。”



    冒冒于是很听话地,屁颠屁颠地往厨房跑。



    等到他拜托佣人阿姨洗好一颗无花果,再从厨房跑出来的时候,厉南朔已经走了。



    他茫然地走到后院看了一圈,没看到厉南朔的人,又跑到前面,正好看到厉南朔的车子调转车头,开走了。



    他捏着那颗无花果,走到院子门前,看着那辆车子,很快不见了,伸手擦了下眼睛。



    爸比一定会说话算话的,从来不骗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