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574章 再试几次

    第574章再试几次



    晚饭饭点过了之后,上面派来的那几个专家,就来到了厉南朔病房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正坐在沙发上面看书,看到几人进来,慢腾腾地起身了,指着沙发道,“请坐,这几天辛苦几位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的事!”国家医学科研中心的老教授,立刻摇了摇头,笑着回道。



    “长官身体不舒服,听人说都头痛了好几回了!我们过来替您仔细检查,是义不容辞的嘛!



    厉南朔忍不住勾起唇,笑了笑,又问,“不知道我的检查结果有什么问题吗?是不是,因为前两个月昏迷的后遗症引起的?”



    “根据我们的检查结果,还确实就是因为那个引起的,还有就是,您颅内之前有个小小的出血点,小血块还没完全吸收,等到完全恢复的时候,就不会再出现头痛的症状了。”



    脑电波都拍了,跟他说的却是这种不痛不痒的检查结果。



    怕是都把他当成是傻子看了吧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脸上没有表现出什么,只是客气地朝他们笑了笑。



    像是松了口气般回道,“那就好,我之前一直担心自己会瘫痪或是怎样,听几位老教授这么一说,放心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以后啊,厉长官一定得注意,可不能再劳累过度了,不然对那个小血块的恢复很有影响的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朝站在后面的陈医生,不着痕迹地扫了眼。



    陈医生看着他和几位教授,一直都没有吭声。



    “几位坐下喝杯茶吧,都累了好几天了,觉都没怎么睡好吧?”厉南朔立刻朝几个人伸了下手。



    “别客气了,待会儿我让张政委请你们去市里吃顿好的,好好休息下。”



    “不用不用了!我们晚上还得回京都呢!”



    “这可不行,我还有几句话想问问各位呢!”厉南朔淡淡笑着,开口道。



    老教授看了身边的几个人一眼,才支支吾吾发问道,“厉长官……想问什么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又笑,“也没什么,因为之前我不是忘了些事情吗?对我生活影响还不小,我甚是苦恼,就想问问各位,真的没法恢复记忆了吗?”



    原来是这个,几个人不约而同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那个老教授又回道,“是这样的,长官因为cìjī而引起的短期性记忆缺失症,这在国内外啊,发现的病例都不多。”



    “然后呢?”厉南朔又问。



    老教授犹豫了一下,才压低了声音回道,“实际上,也没有治愈的先例。长官往好的方面想,还好,这只是短期性的,没有全部忘记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脸色随即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,怅然若失,轻声叹了口气,回道,“这样啊……”



    沉默了几分钟,朝门口的士兵道,“你们带几位教授去张政委那儿去吧,剩下的张政委都安排好了,我想一个人待一会儿。”



    “好的长官。”原本门口轮班守着的士兵,始终是四个人。



    从早上到下午,四个一步都没离开过。



    现在听到厉南朔吩咐,其中两个立刻就转身带着几个医学大佬走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望着他们的背影,忍不住无声地冷笑了声。



    陈医生还留在病房里,朝厉南朔又嘱咐了几句,“不早了,长官早点儿休息吧,趁这几天好好休养。”



    “嗯。”厉南朔淡淡回道。



    陈医生要转身出去的瞬间,厉南朔却又轻声叫住了他,“对了陈医生,我刚看那个zázhì,看到你和你几个徒弟研究出的一种新型疫苗,得了什么奖,很厉害。”



    “厉长官过奖了,不是是个小奖而已,登不上台面的。”陈医生有些不好意思地回。



    “让你留在阳城军区医院这么多年,屈才了,假如陈医生私人方面没有什么问题的话,我会向上面申请,给你升职,调到京都附近,可以吗?”



    “这次我忽然昏迷,幸亏有陈医生在,不然后果不堪设想。”



    陈医生一家老小,是定居在京都边上一个城市的,他自从来了阳城,跟妻子孩子分居两地好多年了,这在军区也不是什么秘密。



    听到厉南朔这么说,心里不免一阵激动,却没有流露出太多,摆手回道,“长官抬举我了,您这次昏迷算不上是什么大问题的!”



    “我觉得不算抬举,那就不是。”厉南朔朝他勾起嘴角笑了笑,又道,“行了,你这两天也很累了,早点儿回去休息吧。”



    “好的。”陈医生毕恭毕敬地关门,退了出去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看着他出去了,许久,才收回目光。



    陈医生肯定不能待在这里了。



    陈医生用半个月前,给他做的脑部检查数据,调换了这两天这些医学大佬们研究出的数据资料。



    假如被人发现,真的是后果不堪设想。



    必须在人察觉之前,把陈医生调到其它地方去,销毁了调换证据。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白小时泡完了澡,自己暗自琢磨着,今天喝了一大盒酸奶,又吃了一根烂香蕉,别人说烂香蕉最能解决便秘问题,再加上开塞露,再怎么也能解决问题了吧?



    洗好了起来,穿上衣服,自己戴上了一次性手套,拿着开塞露,往下面挤了点儿,信心满满地蹲上了马桶。



    然而蹲了几分钟之后,发现还是一点儿用都没有。



    从化疗结束到现在为止,整整五天半了,而且她吃的几乎都是水果蔬菜,和流质食物,而且几乎前面吃,后面都吐了。



    她难受到几乎抓心挠肝,拼命用力了好长时间,还是一点儿都没办法。



    她这辈子,第一次体会到了,五六天上厕所都上不出来,是什么感觉。



    齐妈在外面问,“xiaojie,怎么样了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脸涨得通红,紧紧扣住自己的膝盖,找到着力点,又用力了一次。



    她生冒冒的时候都没这么用力,她发誓,因为当时羊水破了,冒冒是早产的,身高虽然比一般孩子长,但头很小,等到zǐgōng开到足够,用了会儿力,冒冒就出来了。



    特别想哭。



    她尝试了最后一次,心里的挫败感,几乎要把她折磨疯了。



    伸手捂住自己的脸,闷闷回道,“没事儿,我再试几次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