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608章 愿不愿意

    白小时刚到楼下,还没劝lisa先回化妆间,就隐约听到江妍儿在上面叫。



    lisa听到了江妍儿的尖叫声,抬头一看,江妍儿两条腿都搭在外面了,吓得瞬间花容失色。



    包括来宾席上等着的几十个宾客,也听到了头顶上的动静,顿时乱作一团。



    “那是谁呀?赶紧上去救人啊!”lisa的父亲惊得眼珠子都快瞪出来了,语无伦次道,“快让许唯书还是谁,上去拦住啊!”



    lisa父亲话刚说完,只听到来宾席上传来一阵惊呼声。



    lisa的母亲眼睁睁看着江妍儿从上面掉下来了,只看了一眼,立刻昏了过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下意识伸手蒙住了lisa的眼睛,心一瞬间提到了嗓子眼。



    江妍儿掉下来的瞬间,十九楼的小阳台,忽然伸出一双手来,紧紧拽住了她的手臂和头发。



    所有人吓得几乎魂都没了,看着千钧一发之际,伸出的那双手,把江妍儿硬生生地,一点点地,拖了上去,这才全都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许唯书同时从酒店里快步走了出来,看到被伴娘和白小时搀扶着的lisa,随即几步上前,搂住了她。



    lisa腿还软着,又抬头看了眼十九楼,哆哆嗦嗦问许唯书,“人没掉下来吧?”



    “没有!”许唯书立刻摇头,“咱们别管那么多了,先结束仪式,让大家去吃午饭吧。”



    “还吃什么饭呀?”lisa说着,忍不住眼泪往外滑,伸手推了下许唯书,“她都为你跳楼了,以后还不知道会怎样,你上去陪她吧,这个婚,咱们不结了。”



    说到最后一个字,没忍住,哭出了声。



    她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,不经过脑子就说了这番话,说出来的时候,心挺疼的,但是她还是想,能迁就着许唯书。



    这是第一回,lisa在许唯书面前,因为江妍儿的事情哭。



    以前从来都没埋怨过一个字,全都自己打碎了牙和着血往肚子里咽。



    许唯书今天看见她的眼泪,忽然意识到了,自己到底有多混蛋。



    直到现在,lisa还是站在他的立场上为他着想,没有为自己哪怕考虑一点点,不结婚的话,以后亲戚会怎么笑话她,她还怎么抬起头来做人。



    心疼她,更多的是愤怒。



    他顿了下,忽然咬着牙连名带姓地叫她,“池音!你脑子也出问题了是吧?!”



    lisa被他一句话骂得蒙住了。



    还没反应过来,许唯书直接伸手身,一个公主抱,把她抱了起来。



    然后朝身边池音的父亲道,“老丈人,今天这个事儿是我的问题,回家了之后再跟你们解释,想怎么骂我打我都成,但是今天这个婚礼,必须继续。”



    “池音已经为我受了太多委屈,我再怎么也不能对不起她,咱们今天既然都这样了,就不讲究什么仪式感了。”



    池音的父亲还没反应过来,许唯书已经抱着池音,转身走上了红毯,直接把她抱到了牧师跟前,放下了。



    “你确定吗?”池音脑子是蒙的,站在地上的同时,下意识,问了许唯书一句。



    没等许唯书回答,又伸手,捂住了许唯书的唇,轻声道,“假如不确定的话,假如你还是放不下她,那我可以……”



    许唯书望着她,叹了口气,忽然伸手,抓住了她的手腕,拿掉了她捂在自己唇上的手。



    另一只手,撩开了她脸上的面纱,低头,朝她的唇吻了下去。



    说实话,许唯书和她都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,都没有亲吻过,哪怕只是一下子的那种触碰,都没有过。



    许唯书的唇贴上来,她的脑子更是一片空白,什么都思考不了了。



    整个人轻飘飘的,像是踩在云端,也不知道过了多久,许唯书松开了她,她整个人还是错愕的。



    “现在还要问我确定不确定吗?”许唯书认真问她。



    就在刚才看到她眼泪的那一瞬间,他决定了,不管以前江妍儿在他心里是什么分量,以后,他一定会对面前这个叫池音的女人好。



    他以前确实对她没有朋友同事之外的感情,但是今天,从今往后,他会保证让自己,越来越喜欢她,一定会的。



    他叫了她很多年的lisa,从没叫过她小名,但是他知道她的小名叫音音,他听她父母这么叫她。



    顿了下,盯着她的眼睛,又认真问她,“音音,现在是问你,你要不要嫁给面前这个伤了你很多次的,以及现在特别非常没用的男人?”



    池音听到他叫她小名的瞬间,又特别没用地哭了起来。



    根本忍不住。



    这是只有她父母叫过她的小名,因为她从小就在国外生活的,lisa这个英文名用习惯了,只有她的父母会叫她音音。



    她没说话,自己伸手抹了下鼻子,点了下头。



    边上的牧师很快回到了状态,在边上小心翼翼地说了句,“要说愿意,不能点头。”



    池音逼着自己,抬头望向许唯书,憋着眼泪,勉强朝他挤出一丝笑,点头回道,“我愿意,我愿意的。”连着说了两遍愿意。



    “我也愿意。”许唯书不等牧师问自己,抢先附和着池音,说了这四个字。



    这是白小时参加过的,最让人刻骨铭心的婚礼。



    虽然她也没参加过几个婚礼,但是她能看得出,许唯书这次是下定了决心的,要对池音好。



    也是她见过的,最没用的一个新郎,把池音抱到牧师面前,就像是花光了全身的力气一样。



    两人交换完戒指,看他站都站不稳了。



    她忍不住笑,笑着的同时,身边忽然坐下了一个人。



    她扭头一看,是厉南朔回来了。



    他看着许唯书他们,伸手搂住了白小时,问,“就结束了?”



    “结束啦,张政委再上去讲几句话,我们待会儿就能出吃饭了。”白小时点头回道。

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厉南朔忍不住叹了口气,也不知道为了什么叹气。



    刚才是他趁江妍儿不注意,找准了力道和方位,把她踹下去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想的主意,确实很有用,不然江妍儿不知道今天会闹成什么样子。虽然他很有把握,自己能把江妍儿踹到那个阳台的位置,但下脚的瞬间,其实心情是很复杂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