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609章 动了真情了

    “叹什么气?”白小时轻声问厉南朔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想到了今天早上,把池音接到酒店之后,和许唯书之间的那番谈话。



    关于江妍儿,两人都有很多话要说,一个是从小到大把她当成是亲妹妹的男人,一个是跟她分分合合了十几遍的男人,在今天这种时机,不免是有些感慨的。



    到了最后,厉南朔说,“以后你就别管她了,真的,lisa挺不错的一个姑娘。”



    许唯书说,“好啊,那你能保证以后再也不管妍儿的闲事儿了吗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说,“可以啊,我可以保证不再管她,不然又要惹得小时不开心,假如我可以不管她,你也不许对她起恻隐之心。”



    两个男人几乎是对天发了誓的。



    他下脚去踹江妍儿的瞬间,他看到许唯书惊讶地看了他一眼。



    底下的人喊,“长官!抓住了!!!”



    然后许唯书迟疑了几秒,真就转身走了,特别狠心的,再也没有多看江妍儿一眼,也没有管是怎么把她拽上来的。



    就这几秒钟的事情,让厉南朔情不自禁的,有些感慨。



    他也说不上来到底是什么感觉,反正,他当时也是想跟着许唯书一起走的,绝不是因为同情江妍儿才留下。



    他必须保证人确实救上来了,他作为许唯书的兄弟,自然要给他擦干净屁股。



    不然大喜的日子出了人命,谁心里能舒坦?



    他盯着站在证婚人身边的许唯书和池音,看了好半晌,许唯书抓着池音的手,一直没松开,抓得特别紧的那种,像是怕池音忽然反悔跑掉。



    他忍不住低低笑了声,才回道,“今天早上,许唯书跟我说啊,他是真的不想跟江妍儿再纠缠下去了,也好,趁这次机会,让江妍儿死心。”



    “江xiaojie人呢?”白小时又问。



    “锁在十九楼房间里呢,晕过去了,等她醒了,我让她二叔把她接回去,冷静冷静。”厉南朔轻声回道。



    关于这个女人的事情说多了,白小时又怕厉南朔会反感。



    顿了下,回道,“你妈要是知道是我让你把她踹下去的,估计杀了我的心都有,你想好要帮谁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你不说我不说,我妈能知道是你出的主意?”厉南朔扫了她一眼,“在你眼里,我就是这么小肚鸡肠的男人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撇了下嘴角,没说话。



    十二人座的大圆桌,一共三桌,坐得满满的。



    都是跟新郎新娘关系特别好的人,亲眼见证这两人修成正果,没有一个不开心的。



    连厉南朔都喝多了,他平常喝酒几乎都不上脸的,今天喝得麦色的肌肤,都能看得出脸颊有些许泛红。



    许唯书更是喝得不知东西南北,到最后,抱着池音哭了起来,也不说话,就是抱着她一边哭,一边一遍遍叫她的名字,“音音,音音啊……”



    池音和他之间,以前都是特别守规矩的,说话做事都是一板一眼的,从没见过许唯书这样,有些不知所措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看不过眼了,上前解释给池音和他父母听,“他喝得特别多的时候啊,就喜欢叫自己喜欢的人的名字,能叫上几百上千遍,动了真情才会这样。”



    解释完,边上的伴郎也特别认同地点头,因为以前许唯书也在他们面前这样叫过江妍儿的名字,问池音他们,“要不然,我们先把他弄到房间里去?再喝下去晚上都成问题。”



    池音的父母一直在国外的,思想倒是十分开放,听到伴郎他们这么开玩笑,哈哈笑着就过去了。



    池音一张脸涨得通红,没说话,任由几个男人把许唯书扶了上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身体还是不怎么舒服,今天从早上六七点到现在,也没怎么休息,身上发了点儿虚汗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就先带着她,准备回cbd中心的那套公寓楼,让白小时先回去休息休息。



    到半路的时候,厉南朔忽然接到了一个电话,白小时已经靠在他的腿上,睡着了。



    他怕吵醒她,小心翼翼把手机拿出来,准备挂断。



    一看,是宋煜打来的。



    他这段时间倒是真没顾得上宋煜。



    这段时间,跟几个月前沾上关系的人,全都被国会一批批地召进京谈话调查,可能已经轮到宋煜了。



    他忽然打电话来,想必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想了下,还是接了,就怕吵醒白小时,伸手捂住自己的嘴和手机话筒,尽量压低了声音问他,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长官,我这边遇到一个有些棘手的情况,现在就在您办公室门口,方便过来一趟吗?”



    宋煜做事一直都是很有分寸很有手段的,他说情况比较棘手,一定是比较麻烦的情况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看了眼睡得正香的白小时,考虑了几秒。



    他办公室里有个小隔间,私人会客间,里面有个很舒服的真皮沙发,先委屈白小时在那儿睡一会儿了。



    “我大约半个小时后到。”他低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行,那我等着。”宋煜没说其它,立刻挂了电话。



    路上没怎么堵,半个小时后,厉南朔准时到达了自己办公室门口。



    怀里抱着昏睡着的白小时,尽量小心翼翼的,抱在了怀里就没换动作,走到门口,宋煜看到了,特别配合地,一个字都没说。



    看着厉南朔把白小时抱进了会客厅,出来关上了门,才低声问,“少奶奶身体又不舒服了?”



    “没有,就是身体还是很虚,长时间不休息,睡得就比较死,不用担心。”厉南朔一边低声回着,一边转身走到自己办公桌前坐下了。



    然后问他,“怎么了?出了什么棘手的事解决不了?”



    “跟言家有关的。”宋煜微微皱着眉头回道,“原本以为过去了,但是最近所有事情都翻出来了,就有人开始翻旧账。”



    说到跟言家有关的,厉南朔似乎知道,是什么事情了。



    当年,秦苏苏的妹妹秦甜甜,去艺考的时候,被一个假的艺考老师,骗了几万块钱,然后回去之后想不开,zìshā了。跟这事儿有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