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622章 为了白小时六亲不认

    厉南朔刚才答应了白小时,要跟她一起出去,而且白小时还在生他的气,他自然不可能把白小时丢在家里,去找江妍儿。



    暗忖了几秒,径直朝海叔道,“给江家二叔回个电话,要么让他自己想办法找特警拆门,要么,自己从京都过来。”



    “现在离十二点还有两个小时,坐飞机来也只不过两个小时罢了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披上了外套,又朝海叔吩咐了句,“我跟小时现在要出去一趟,有什么问题,你自己想办法解决,不要再给我打电话。”



    海叔也是头大得很,他要是能解决这件事情,还用得着找厉南朔解决吗?



    现在厉南朔心里到底有多厌烦江家,不用厉南朔用嘴说的,海叔自己都能看得出来。



    但是眼看着厉南朔也是要发火的样子,他不敢再多说一个字,想了下,点了点头,苦着脸轻声回道,“好的,知道了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也知道海叔难做,但这回她绝对不会做这个滥好人,让厉南朔去帮忙。



    在旁眼睁睁看着,一句话都没说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转身拿了件外套,伸手去牵白小时,“走吧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的手有点儿凉,在温暖的室内,指尖都是冰凉的,可见身体有多虚。



    他包裹住她冰冷的指尖,想了下,轻声问,“考虑一下,明天去不行吗?现在夜深了,外面温度很低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自从化疗之后,就时不时地流鼻涕咳嗽,穿得再暖和都是这样,已经习惯了。



    无所谓地摇了摇头,回道,“没事儿,大部分时间都是在车上的,冻不着。”



    “但是你先吃点儿东西,咱们再出去。”



    两人刚走到楼下,齐妈端了热腾腾的吃的在桌上,没吃两口,海叔又过来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先看到他手里拿着的手机,扫了海叔一眼。



    海叔实在是没办法,硬着头皮走到饭桌旁,把手机放到了厉南朔右手边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眼睛都没抬一下,直接抬手一挥,把手机重重扫到了地上。



    “有些话,我不想说第二遍。”



    “少爷,不是江家打来的……”海叔轻声道,“是夫人打来的。”



    话刚说完,地上开着免提的手机话筒里,传来一道熟悉的声音,“厉南朔,连我的电话你都敢摔了,是吗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侧头,看了眼地上的手机,皱着眉头,没说话,也没伸手捡起来。



    “只是让你帮忙去看一下,妍儿是不是出事了,让你做什么其它事情了吗?!开车过去,半个小时不到,就这么难吗?”淳于澜瑾听不到厉南朔的回答,径直怒道。



    “厉南朔,妈一向都觉得你懂事识大体,从小就没怎么管过你,连骂都没骂过你几句,你摸着良心问问自己,是不是这样!”



    “你要跟白小时结婚,当时我就知道你们以后肯定会出问题,但是我管了吗?没有!我一个字都没反对!你甚至为了她,把南希关进了监狱!”



    “你不记得了吧?南希被关进监狱的时候,是你亲手送进去的!你甚至不允许我们过去看她一眼!”



    “现在妍儿出了这么大的事情,我一直都把她当成是自己女儿看待,你连关心都不关心一下,你还是人吗?你简直连畜生都不如!!!”



    “咱们家上辈子全都欠了白小时的!这辈子才会被她搅得家破人亡!!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原本想忍着不说,不管淳于澜瑾怎么发火,都不搭理。



    但是淳于澜瑾这几句话,说得实在太伤人。



    他放下手里的筷子,扭头扫了眼白小时。



    她低垂着双眸,望着地上摔碎屏幕的手机,面无表情。



    也许是因为,之前承受了太多,所以对于这些话,都已经麻木了。



    他起身,走到shǒujīgēn前,捡了起来。



    背对着白小时,朝电话里一字一句,清晰道,“首先,我们家没有家破人亡,家没破,厉南希就判了两年多,表现好,说不定明年年底就能放出来。”



    “再者,也没有人因为小时哪怕受一点点伤,倒是你跟厉南希,害得我和小时失去了第一个孩子,那才是活生生的一条人命。”



    “最后,江妍儿才是外人,她不是你的女儿,小时才是你的家人,你的儿媳妇。”



    淳于澜瑾气得忍不住笑了起来,隔了几秒,回道,“行,既然你把话说得这么绝,那我也放一次狠话。”



    “厉南朔,你听着,你今天要是不去妍儿那里,她待会儿出了什么事,哪怕少了一根毫毛,我们母子关系就结束了,我就当没生过你这个儿子!”



    “我倒是想看看,你为了白小时,是不是可以做到六亲不认!”



    她说完这句话,立刻挂断了电话。



    室内随即陷入死一般的寂静。



    谁都没想到,事情竟然会闹到这个地步。



    齐妈和海叔两个人,诧异地望着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厉南朔,都没了主意。



    好半晌,齐妈才大着胆子,走到厉南朔身边,小声劝道,“少爷,想想当初,夫人一个人也不容易,一个人把你和大xiaojie拉扯大,是不是?”



    “少爷那时候才刚上幼儿园呢!她一个寡妇,怕再嫁之后,继父家里会让你和大xiaojie的日子都不好过,自己一个人咬着牙撑了那么多年,真的不容易啊!”



    说着,想到当年,淳于澜瑾也曾被人欺负过,忍不住就抹起了眼泪。



    那个时候,厉家的日子是真的不好过,厉南朔的父亲走了之后没多久,立刻又遇上了全球金融危机,公司濒临倒闭,淳于澜瑾去求人的那段时间,如今还是历历在目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不说话,齐妈随即又走到一直沉默着的白小时跟前,低声央求道,“少奶奶,要不然您就跟着少爷去一趟好不好?”



    “夫人一向心软,少爷去了之后她肯定就气消了,什么事儿都没了……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还没吭声,厉南朔忽然沉声开口,说了两个字,“不去。”白小时都被欺负成这样了,他今天要是屈从于淳于澜瑾的威胁,以后白小时在家里,就更没地位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