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628章 一个好消息,一个坏消息

    张政委笑眯眯地回道,“怎么样?是不是觉得我说的特别有道理?”



    “这回去京都啊,跟那个小唐唐念深啊合计下,建个军区大院和一所小学,再配上点儿基础设施,也不需要多高的成本,是吧?”



    之前,因为老的军区大院还没拆完,都没人敢提这个事儿,现在张政委总算是找到理由说出来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望着他,许久都没吭声。



    “那你说,我之前的错误还没解决,现在又为了我孩子和老婆,假公济私丰富军区配套设备,给有心人知道了,不得又捏着我的把柄不放?”



    “怎么能让你一个人提呢!待会儿我就去松松那些军区干部的土,让他们签个联名书,你到时候说这是大家的意愿,不就行了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总觉得,这是这老头儿心里早就盘算好的事情。



    暗忖了会儿,摆摆手回道,“知道了,这件事情我会考虑的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啊,你这个人问题解决了之后,是不是就该考虑下国家问题?这次去京都,就服个软,暂代副总统一职,也没有什么不好的。”张政委继续引厉南朔入套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又沉默了半晌,朝他道,“大院和小学我可以建,副总统一职,我也可以暂时接管,但是张政委啊,也得答应我个条件。”



    “什么条件?”



    “你先答应着我,等到合适的时机,我会跟你提的。”厉南朔意味深长地说了句。



    张政委总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儿,但为了大家的幸福,也只能牺牲小我了。



    于是点了点头,爽快地应道,“行,到时候再讲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眼看着张政委出去了,起身,走到了窗户前,看着外面停车场上国际托运来的那辆限量超跑,冒冒画着一家三口的画的那辆超跑。



    现在的局势,确实容不得他抽身离开,一旦他接任副总统一职,往后国家重任,就都压到他肩上了,不会再有现如今这么好的机会离开。



    张政委虽然嘴上说得轻松,可谁都知道,这份担子到底有多重。



    他要是担下了,可能就无法顾及到白小时和冒冒。



    偏偏白小时和冒冒,在他心里的重量,比任何事情都重。



    既然张政委说了这件事,无论以后事情到底会如何发展,不如先顺水推舟,做了再说。



    他就是要为他的儿子,建个军区大院,建个小学,让他们母子俩轻易不离开他的视线。



    这个主,他做了。



    沉思片刻,拿起手机,给唐念深发了条短信,“我待会儿要去京都,过去之后,跟你商量件事儿,下午三点以后的时间,匀出来给我。”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白小时晚上准时准点地下班了,到家时,厉南朔还没回来,她忍不住问了声宋煜,“厉南朔今天有没有跟你说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说是好像要去京都一趟,少奶奶不如自己给他打个电话,问一下。”宋煜笑了笑,回道。



    正说着厉南朔的时候,视频邀请就发过来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上楼接了,一眼就看到他背后墙上挂着的那副山水国画,厉南朔在京都的办公室才有这幅画。



    “你去京都了?”她愣了下,问他。



    “嗯,临时来这儿处理点事情。”厉南朔明显看出她有点儿不太开心,随即低声哄道,“乖,最多两三天就回去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我跟你商量个事情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趴到了床上,有气无力地看着他,没说好也没说不好。



    她昨晚没有休息好,今天浑身都不太舒服,原本想回来,在厉南朔跟前撒个娇什么的,哪知道他已经去了京都。



    “有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,你要先听哪一个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最不喜欢别人问她这样选择性的问题,人生的选择已经够艰难了,说个话还得连蒙带猜的,不有趣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见她一个字不说,顿了下,问她,“想我了?”



    可能是不想让别人听见他们夫妻间的谈话,刻意压低了声音,苏苏的低音炮,带着撩人的味道。



    厉大长官说情话,可是越来越肉麻了,他们两人之间从不说想不想的这类话。



    “想个屁。”白小时莫名的脸有点燥热,违心地回了句。



    “那我给你变个魔法,你要是想我,我现在就能出现在你面前。”厉南朔勾着唇笑了,轻声道。



    一听就是哄人的话。



    他现在人在京都,除非拥有穿越时空的能力,才能瞬间转移到她面前吧?



    “别,你刚过去,来回跑的多累啊。”白小时朝他撅着嘴回道。



    回答着的同时,心里却莫名带了分期待,忍不住猜想,他是不是就在楼下,故意装成是在京都,在后面挂了幅山水画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听着她的回答,轻声又道,“那就是想我了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好几秒,才反应过来。



    厉大长官说话的套路可真多啊,一套套的,让人想不上当都难。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特别生气地,转手把手机屏幕用力按在了床上,表示自己并不欣赏厉南朔的恶趣味。



    “那我就先给你说个好消息吧。”厉南朔收起了逗她的态度,认真道。



    “说。”白小时剪短地回了一个字。



    “好消息就是啊,上面特批,准许在咱们军区重建军区大院,包括幼儿园,小学,家属住楼,什么都有,就跟当初你外公爷爷那时候,一模一样。”



    “房子建起来特别快,打算建的也是老军区大院那样的一栋栋小楼房,估摸着三四个月就能竣工,半年后,咱们就能住进去了。”



    在白小时记忆里,她小的时候,军区大院周围,确实是个老军区。



    后来上初中之前,这个军区周围渐渐就被扩大的城市商业包围了,当时好像是为了不妨碍城市发展,就把军区给换了个地方。



    也就是现在的新阳城军区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这么一说,她心里忽然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。



    忽然就想外公和爷爷了,想到了最先被拆掉的外公住的那个南区,有点儿难过,又挺开心的。



    “这是为了你和冒冒建的。”厉南朔又轻声说了句。白小时知道厉南朔不是在瞎说,他有这样的能力和手段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