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663章 好热

    厉南朔接过边上警卫员递来的枪,轻声道,“我的耐心,是有限度的。”



    说完这句话,随意一抬手,对着王经理的耳朵就是一枪。



    鲜血,伴随着秘书的尖叫,和王经理的惨叫声,喷薄而出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却充耳不闻,转身,在王经理的位置上坐下了,开了他的电脑,打开了f盘,找到了视频监控的,打开了。



    他把时间拉到了一个小时前,耐心等着监控放到重要的地方。



    一边眼皮都不掀一下,面无表情道,“首先,a国法律条文里,并没有注明,军人不得携带qiāngzhī进入非法集资公司查处这一条。”



    “贵公司,是非法集资筹办起来的,我说的没错吧?”



    他说着,抬眸,目光凌厉地扫向王经理。



    王经理哪敢点头承认,捂着半边献血淋漓的脸,腿抖得像个筛子。



    “至于是怎么个非法,我想今晚之前,就能查出来,王经理最好做好最坏的打算,做好心理准备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有,警察局局长是吗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顿了下,从口袋里掏出自己的手机,找到了警察局局长的电话,拨通了,按了免提键,轻轻随手丢到了王经理面前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的电话,警察局局长哪怕有天大的事情,也得搁下,接他电话。



    只不过拨出去了三五秒的时间,对方就接了,毕恭毕敬地问,“副总统大人今天怎么有空打电……”



    话还没说完,王经理忍着痛,跪在地上,对着手机叫了他一声,“二弟啊,是我!”



    警察局局长那边愣了好几秒,才反应过来,是王经理在跟他说话。



    “二弟!你救救我吧,你帮我在总统大人面前求求情,好不好?我也是受人之托,你救救我吧!!!”



    警察局局长先不管王经理到底犯了什么错误,惹到了厉南朔,无论怎样,他都是不能帮着自己人的。



    王经理这底细,他知道得一清二楚,所以就更不可能帮他。



    沉默了几秒,硬着头皮回道,“你是谁啊?我认识你吗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面无表情,低头望着王经理。



    王经理急得一脸的汗,都哭了,抬头望向厉南朔,语无伦次道,“不是……不是的!他确实是我二弟!是我老婆家的表弟啊!我没有说谎……”



    “不知道你在说什么,跟我攀亲戚的人,多了去了,我都听不出你是谁,怎么你就变成我大哥了?”警察局局长特别冷淡地回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眼里闪过一抹嘲讽,沉声道,“我就说,秦局长怎么会有这么一个小舅子,既然如此,就这样吧,挂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好的!副总统大人一定要严惩这种犯了错误,还要到处乱攀亲戚不知天高地厚的骗子!要是需要帮助,我现代立刻带人过去!”



    “不需要。”厉南朔淡淡回绝了秦局长的请求。



    秦局长担心厉南朔会不耐烦,朝他发火,会殃及到他,立刻识趣地挂了电话。



    “听到了吗?你的二弟,自己主动要求,严惩你这个大表哥。”厉南朔嘴角,勾起一抹嘲讽的弧度,朝王经理问道。



    “我说!我都说!!!副总统大人想要知道什么,我全都说!!!”王经理失去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,随即连声求饶。



    至于他泄密之后会有什么后果,他已经没法管了,重要的是他现在能有命活下去!



    “是那个靳旬的老婆,冯家的人,要我配合他们的!我什么都没做!真的!!!”



    说着,飞快地爬到了办公桌前面,指着电脑屏幕里的一个人道,“您看!您看这个人,这个就是男人!”



    “冯雪媛让我今天下午跟他接头,让他进我办公室的,他在里面做了什么我全都不知道啊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顺着他手指的方向,看了过去,正好看到欧阳抬头打量天花板,看有没有摄像头。



    有一瞬间,欧阳的脸,正对着摄像头的方向,停顿了一秒,然后转开了,立刻低头戴上了面具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按下视频暂停键,往回退了几秒,盯着欧阳的正脸,仔仔细细辨认了几眼。



    跟过来的一个军医,在边上检测了会儿刚才白小时喝的那杯水,忽然拿着水走了过来。



    脸色十分严肃,朝厉南朔低声道,“长官,刚才夫人喝的那杯水里,已经查出来,带了一点儿致幻的新型药物。”



    “这种新型药物,好像就是冯家的人提炼出来的,干吸或者放进食物里,都能使用,今年夏天的时候,投入到了市面上进行买卖,非常昂贵,在黑市,一克就能卖到五千多的天价。”



    “这个药摄入过量之后,先是会让人觉得疲惫,眼前出现幻觉,过一会儿会变得特别兴奋,比冰还cìjī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皱着眉头听他说着,怔了怔,随即问道,“那这杯水里的药物含量,算是轻微的还是过量的?”



    “百分之十左右的浓度,算不上是过量,但也很浓了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刚说,她喝了一口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猛地扭头,盯住了王经理。



    “你刚才说,你什么都没做,那这水,是谁倒给她的!!!你当我是傻子?!”



    说完,一脚把王经理踢飞了出去,“滚!!!”



    “立刻给宋煜打电话,问他们现在人在哪儿!”他心急火燎地吩咐道。



    抓到视频里这个人固然重要,但是现在最重要的,是白小时!



    厉南朔这个电话打过来的时候,宋煜已经发现了白小时的异常。



    他们在直升飞机上,还没离开阳城境内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坐在后面,脸颊绯红,不断地喘着气。



    她自己好像还没意识到自己不太正常,伸手解开了外套的扣子,小声嘟囔道,“有点儿热啊……怎么这么热?”



    宋煜盯着她看了几眼,犹豫着问道,“少奶奶,你很热吗?”



    “热。”白小时用力点了点头,伸手揪着领子,用手扇着风。



    但是直升飞机上不热啊,宋煜一点儿都没觉得热,他穿得比白小时少多了。他认真盯着白小时的眼睛,看了会儿,发现她眼神不太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