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686章 对不起,许唯书,求求你

    江妍儿此刻心慌到心都要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了,立刻掏手机给宋煜打电话,宋煜的手机可能是没电了,直接提示对方已关机。



    她又给厉南朔打电话,厉南朔也不在服务区内。



    怎么办呢?怎么办呢?



    她在门诊部大门前面来回走了几圈,也没发现能进去的小门。



    忽然又想到了许唯书。



    她知道,第三军区的家属宿舍,离医院这边不远,走过去也就最多十几分钟的样子。



    她不管地上的雪冰凉刺骨,忍着脚踝的痛,转身就朝宿舍楼的方向跑了过去。



    许唯书可能现在也是这里的医生,他一定能帮她打听到她妈妈的消息的吧?



    她尽量快地跑到宿舍楼附近,那里全是一幢幢的两层小楼房,几十幢楼,不知道哪一幢才是许唯书和池音住的楼。



    她迟疑了下,走到第一排楼房附近,扯着嗓子,沙哑地叫了起来,“许唯书!许唯书你在哪里啊?!”



    “许唯书!你帮帮我吧!我向你保证,这是我最后一次来找你!以后都不会了!”



    快要十二点了,家属宿舍在十一点的时候,已经统一熄了灯,黑压压的一片,回应她的,只有她大声喊叫的回音。



    她赤着脚,一瘸一拐地往后面一排楼走,一边继续扯着嗓子叫,“有没有好心人告诉我一下,许唯书住在哪一幢楼?”



    “人命关天啊!求求你们了!!!帮帮我吧!”



    刚才江家人在前面闹事,士官叫了一个连一百多号人去带走他们,这个事很快就在宿舍楼家属这边传开了。



    谁都知道了,江妍儿是江家养女,在家大吵大闹,把她养母气得心脏病发作送来抢救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和宋煜都不管,谁敢管闲事儿?



    虽然有还没睡着的,或者是被江妍儿闹得醒过来的,站在窗户边上往外一看,是江妍儿,谁都没打算帮忙了。



    江妍儿脚已经冻得几乎没了知觉,跌跌撞撞地走着,像是疯了一样,大声叫着,脸上满是鼻涕眼泪,看着周围的宿舍,希望能有个人出来帮帮她。



    没有一个人理她,甚至没有一家人开灯的。



    “许唯书,我求求你了!!!”她叫得嗓子都破了。



    住在后面倒数几排楼的池音听见动静,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她扭头看了眼身旁的许唯书,他好像睡着了,闭着眼睛动都没动。



    她默默叹了口气,忍不住掀开被子,悄悄下床,走到窗户边上,往远处看了一眼。



    外面下着大雪,视线不怎么好,但是可以勉强看到有个穿着白色毛衣黑色裤子的身影,走到了第三排那里,走得摇摇晃晃的,看着要倒下去了。



    “对不起!我向你道歉,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!还有池音!对不起!我错了!”



    她带着哭腔的沙哑嗓音,离他们这里越来越近。



    池音觉得,江妍儿这次应该是知道错了,沦落到这个地步,假如还不知道错的话,什么时候才知道悔悟?



    至少之前,她从没听到过江妍儿向她,或者是许唯书道过一声歉。



    外面零下十几度,午夜将近零下二十度,达到入冬以来最低气温,江妍儿好像还没穿外套。



    就算是本着医德,池音也不能眼睁睁看着一个衣着单薄的女人,在外面冻伤。



    她想了下,转身拿了衣架上的衣服,往身上披。



    “你去哪里?”刚走到房门口,还没开门,就听到床上的许唯书,忽然开口低声问她。



    池音拧住门把手的手,顿了下。



    原来他是醒着的。



    许唯书一直是醒着的,他自然也看到了家属群里面他们的聊天内容,知道江母在这里抢救,知道江家在前面闹事。



    部队带走江家人的时候,从他们住的宿舍楼路边经过了,他也听到了,闹的声音很大。



    他不是聋的。



    他只是想装聋作哑,不想再管江妍儿的事情了,他已经厌烦了。



    “外面太冷了,我让她进来喝杯热水,还有,她一直在外面叫,对咱们影响也不好。”池音犹豫了下,轻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她要不是走投无路的话,也不会到我们这边来闹吧?”



    “你怎么知道她走投无路了?”许唯书冷冷道,一边说着,一边从床上坐了起来。



    池音不知道说什么好,她就是心软,她从小就心软没什么臭脾气。



    而且今天江家出事,她是看在眼里的,知道江家现在乱成了什么样,知道江妍儿被赶出家门了。



    她望着许唯书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许唯书也没说话,坐在床上看着她,沉默间,可以听得到江妍儿在外面的呼叫声越来越小。



    “哎……”好半晌,许唯书忽然叹了口气,低声叫她,“音音啊。”



    “我想下去给她开门,就算不因为别的,医者父母心,你能忍心看她在外面冻死吗?”池音听他叫她,心里动了动,却还是嘴硬低声道。



    许唯书知道池音脾气,不怎么对别人发脾气,但是一旦决定了去做什么,就会自己跟自己犯别扭,不到黄河心不死。



    就算是为了池音吧。



    他又沉默了会儿,轻声道,“你等等,我跟你一起下去。”



    池音这才悄悄松了口气,把他的外套递给了他。



    假如许唯书真的不下去,她心里会有一点儿不舒坦。



    她喜欢许唯书,还因为他的善良,假如许唯书绝情到如此地步,他又不喜欢她,她不知道,能让自己坚持这段婚姻的理由还有什么了。



    许唯书穿好了外套,池音先下去了,烧了一壶水在厨房。



    要开门出去的时候,许唯书快步追上了她,拉住她胳膊,低声道,“你等一等。”



    池音有些不解,回头看了他一眼。



    许唯书低头,替她拉上了外套拉链,外面太冷了,他怕她不穿好衣服,出门之后会感冒。



    替她扣好衣服,收回手,又看到池音望着自己的复杂目光。他暗忖了下,朝她凑近了些,吻了下她的唇,轻声道,“让她进来可以,前提是你不准多想,你知道的,我已经不喜欢她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