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692章 女为悦己者容

    设计师认真记录完刚才厉南朔说的话之后,恭恭敬敬又问道,“但是几十朵向日葵,不过占了几平米地方而已,所以铃兰花,可能真的会不够用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不管你用什么办法,按照我说的那么去做。”厉南朔声音毫无波澜,低声嘱咐道。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设计师沉默了几秒,才点头回道,“好的,知道了,一定照办。”



    憋了半天,又说了句,“您这么上心,这么仔细,您太太对于婚礼,一定会非常满意的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,忍不住“噗呲”一声笑出声来。



    既然要对她保密,那为什么还要放给她看呢?



    她看得入神,没留意那边有人开了大门,进来了。



    她一边吃着早点,一边乐呵呵看着厉南朔给他们的婚礼现场布置细则。



    厉大长官的要求,在她听来,都有点儿苛刻了,还只是大致布置,没有精确到细节,估计设计团队会累得够呛。



    没留意,忽然感觉背后有人,一把抱住了自己的腰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被抱了个猝不及防,吓得尖叫了声,嘴里嚼到一半的东西,险些噎在了喉咙口。



    反应过来的同时,才意识到抱着自己的人是个孩子,手特别小。



    她愣了下,低头一看,模模糊糊看到个大致的轮廓。



    是冒冒!



    冒冒朝她眯着眼睛笑着,龇着一口细细的小白牙,在昏暗之中格外显眼,“妈咪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才伸手把他抱在了怀里,惊喜交加地问,“宝贝,谁带你来的?”



    “爸比去陆爸爸那里接你回来的。”冒冒认真地回道。



    随后小脑袋就一头拱进了她怀里,用力蹭了蹭,“冒冒超想妈咪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刚想问厉南朔人在哪里,厅里的灯就亮了。



    她被突如其来的灯的强光,照得差点眼睛都瞎了,伸手遮住了眼睛。



    适应了几秒,才看清厉南朔。



    他站在灯的开关那里,脸色有点儿微妙,看着墙上还在放着的东西。



    隔了会儿,又转头望向白小时,低声问,“谁给你放的?”



    看他这样子,这个东西,应该不是他吩咐齐妈放的吧?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恍然大悟。



    齐妈和海叔是看厉南朔不在家,去陆枭那儿接冒冒去了,所以偷偷放给她看的。



    她打心底里的,为齐妈和海叔感到尴尬,总是悄悄做什么事情的时候,被厉南朔抓个正着。



    房子里静悄悄的,像是除了白小时他们三个人,其他人都不在家,海叔和齐妈齐齐消了音,谁都不敢回答厉南朔。



    要不是白小时刚才还在跟齐妈说话,还真以为房子里没人了呢。



    她思量了下,撇了下嘴角,轻声回道,“那看都看了,怎样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不善于直接跟人表达自己的情感,婚礼还没筹备好,就被白小时发现,心里像是梗了什么似的。



    默默在原地站了一会儿,扭身,朝白小时和冒冒走了过来。



    二话不说,朝冒冒伸手。



    冒冒以为厉南朔要抱他,立刻屁颠颠地从白小时身上下来了,走到厉南朔身边,朝他张开双臂,像只欢快的小鸟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没理他,俯身,直接把白小时扛在了肩上,腾出一只手,牵住了冒冒。



    “你也要爸比抱!”冒冒不买账了,拽着厉南朔的裤子就耍赖。



    “跟你说过,男子汉,要自己的事情自己做。”厉南朔没好气回道,“要不然你就自己走出去,手都不给你牵。”



    冒冒随即没了声音,老老实实拽着厉南朔的手,没吭声了。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听着父子俩的对话,觉得超级无语。



    她虽然对冒冒比较严格,但也没到厉南朔这个程度。



    她决定了,以后要对冒冒温柔一点,不然人家孩子有一父一母,她的孩子等于有两个爸爸,这日子还怎么过下去?



    她一边思量着,一边在厉南朔肩头上挣扎了两下,厉南朔纹丝不动,转身扛着她就往外走。



    “我早饭还没吃完呢,你带我去哪里!”白小时咬牙切齿,伸手锤了他肩膀一下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像是没听见似的,带着白小时和冒冒走到了车前,先把冒冒牵了进去,看着他乖乖坐好了,才顺势把白小时塞了进去。



    “我衣服还没换呢!”白小时指着自己身上的企鹅连体睡衣,咬着牙道,“这出门多难看呀?”



    “回自己另外一个家需要什么好看?”厉南朔面无表情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再跟你重申一遍,你穿衣服好看,是为了给我看的,在别人面前,全都无所谓。女为悦己者容,明白吗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一瞬间,竟然无言以对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这脸皮可一日胜似一日啊!



    “开车。”厉南朔说完,拉开前面的小窗子,吩咐道。



    他们今天坐的是加长型的房车,以前从没见厉南朔坐过这车,好像是新买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他坐到了自己身边,没好气问,“新买的车?”



    “新配的,给你的。”厉南朔面不改色回道。



    万恶的资本主义家。



    车子一部接着一部,一礼拜出门都能不重样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似乎扫了她一眼,似乎能看穿她心里此刻在想什么,淡淡道,“宋煜以前那车肯定是不能让你坐了,换辆车,安全些。”



    冒冒之前没坐过这样的车,加上今天跟爸爸妈妈一起出门,特别开心,在座椅上爬了一圈,硬是挤在了白小时和厉南朔中间。



    还没有下一步的动作,厉南朔直接伸手,把冒冒提到了白小时那边,特别嫌弃的样子。



    随后看着冒冒,一本正经道,“跟你再说一遍,你妈咪在的时候,我是不可能抱你的,我抱她就已经很累了。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幸亏孩子孩子还小,不太懂这些事情,不然厉南朔就这么直截了当地说出来,以后让她在孩子面前还怎么抬起头?



    她随手拿起了车上的一份报纸,遮住了脸,不打算理这父子俩了。



    冒冒今天起得特别早,因为陆枭跟他说,他的爸比早上会去接他,所以他比平时起得更早,天没亮就坐在床上等着厉南朔来接他。路上更是兴奋,因为要见到白小时了,因为厉南朔向他承诺,以后会让他一直跟白小时住在一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