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694章 总有结束的一天

    乔菲听厉南朔这样说,愣了下,硬着头皮回道,“是吗?副总统好记性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今天给您打这个电话,不是想提醒您我是谁,只是为了刚才那个不情之请,妍儿她肯定已经知道错了,她昨天晚上跟到军区医院,江家人也被扣留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我没有兴趣知道,后来发生了什么。”厉南朔不在意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而且乔xiaojie既然喜欢出风头,那就得承担起出风头的后果,你已经成功让我注意到你了,后果自负。”



    最后四个字的重量,压得乔菲一时之间,竟然忽然间,有了一种深入骨髓的恐惧感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的冷血无情,和折磨人的手段,在他们这个圈子里是出了名的。



    别人审问不出的东西,他接了手,能把对方嘴里的话掏得干干净净,用刑手段残忍到令人发指。



    以往仗着跟江妍儿关系好,所以她对厉南朔虽然有很深的敬畏感,但是不害怕他。



    今天给他打了这个电话,忽然间意识到,厉南朔是真的不在乎江妍儿了。



    她有些后悔,这么冲动地给他打这个电话。



    她喉咙不自觉的一阵发紧,沉默了几秒,低声道,“是的,我一个人承担后果,希望副总统能看着和妍儿以往交情的份上,手下留情,放过她吧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沉默地听着乔菲把话说完,忽然轻声道,“我记得,在我被抓的时候,你跟小时也有过交集吧?”



    那时他不知道白小时是因为什么住院,以为她是怀孕或者是打胎之类的理由,后来很愤怒地去查了原委,才知道,白小时是跟江妍儿和乔菲打起来了。



    当时他只知道,白小时因为言语冲突才跟两人打起来。



    不久之前,才从何占风那里弄清楚事情真相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当时是因为,江妍儿不肯救他,要放弃他自生自灭,所以白小时才没控制住自己的情绪,打了江妍儿,被乔菲一脚踢中了癌变的左卵巢附近,痛得晕过去,才会住院。



    只是前段时间实在太忙了,没空查理乔菲,今天正好,她自己撞上门来,又遇着他比较空闲。



    乔菲听到厉南朔提起以前的事情,一时之间,心虚不敢吭声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轻笑了声,道,“我这人做事,不喜欢拖沓,想必你也知道。”



    “江妍儿她,一向喜欢在网上炒热度,利用大众之口,来制造yúlùn热度,倘若昨天下午,她没有发那张照片,或许我还不会这样做,但是很可惜。”



    “麻烦你转告她一句,我只是把她喜欢使用的方式,加诸在了她身上,让她尝尝,网络暴民的嘴,有多厉害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只是想让她经历一下,被网络暴力,被毁掉的感觉,有多痛苦,有多难捱。”



    乔菲坐在沙发上,听着厉南朔电话里说的话,清晰,每一个字都让人觉得寒心。



    而电视里,正在重播的早间新闻,上面有一则新闻放的就是,一群网民人肉到了江妍儿的公寓地址,正等在门口,等她出来。



    这群人手上拉着横幅,手里拿着鸡蛋和烂菜叶子,就等着江妍儿出来,保安驱赶了几次都没有用。



    看着都让人触目惊心,她无法想象,假如昨晚江妍儿回去了,会是怎样的后果。



    记者采访其中一个市民,问她,“大妈,请问您为什么要拿着这些东西堵在门口呢?“



    “我啊,我实话实说吧,你有没有看昨晚爆料啊?我就是看不惯那时候江妍儿雇了一帮人到厉太太门口用臭鸡蛋砸她,她砸一个啊,我就砸十个回去,让她也尝尝臭鸡蛋的滋味!”



    大妈说着,又冲着镜头笑了笑,“我就住在附近的,反正也没事情干!记得把我这段放出来啊!让我也火一把!”



    她实在看不下去了,关了电视,起身,正打算跟厉南朔继续说下去,恰好看到了站在楼梯口的江妍儿。



    她什么下来的?她竟然没有发觉!



    江妍儿裹着乔菲床上的毯子,高烧烧得她脸色苍白,嘴唇都裂开了。



    她手里拿着两只空碗,乔菲早上给她送了早饭,吃完之后忘记带下来了。



    她住在乔菲家里,心里就已经很过意不去了,想着不麻烦乔菲再亲自拿下来,所以自己下床,送了下来。



    哪知道,乔菲打电话打到一半,正好被她听见了。



    而且,她也看到了刚才的新闻内容,什么都看到了。



    她望着乔菲手里的手机,朝她面前抿了下嘴角,轻声道,“挂了吧。”



    “妍儿……”乔菲有些不甘心,低声道,“你刚刚都看见了吧?这件事要是不解决,你回去之后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“再说了,那些到白xiaojie门口砸臭鸡蛋的人,也不是你让叫过去的!你为什么要受这样的委屈?”



    “是不是我做的,已经不重要了。”江妍儿摇了摇头回道。



    “小菲,我已经累了,该来的总会来的,耐心等待结束,总会有结束的那一天,就好了。”



    是她自作自受,她明白。



    就在昨天晚上,她从鬼门关绕了一圈回来之后,听到许唯书跟池音的对话,她忽然间意识到,自己真的是那个多余的人。



    不可能再回到从前了。



    加上她的妈妈,或者说,养母,心脏病复发,江家落到几乎家破人亡的地步,如此惨痛的教训,让她忽然领悟到了什么,好像一切都变得不重要了,



    以前的她,是真的特别自私,觉得自己所拥有的一切,都是理所当然的。



    甚至她有的时候,都会心里忍不住的,有些厌烦养母久治不愈的哮喘和心脏病。



    经过昨晚才发现,她错了。



    她的亲人,不是她的亲人。



    要不是因为养母的哮喘和心脏病,她不可能会被领养到江家,不会拥有前三十余年优于众人的家庭条件,江家真的是把她当成公主似的宠着,没有一个人嫌弃她的出身。



    以前的她,却完全不知足。现在想来,二叔和三叔,对她也真的算是仁至义尽了,在知道她是领养来的前提下,对她这么好,真的不容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