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05章 控制不住

    白小时这一回,身上的痛感比前两次要强烈很多,每天都会被痛醒很多次,吃止痛药吃ānmiányào,都没用。



    每天都觉得很累,想要休息,但是睡也睡不着,并且呕吐的反应,比之前强烈了很多。



    这次的化疗后遗症,比之前厉害了,她自己也不知道是为什么,并且偶尔会伴有特别焦躁的情绪,根本都控制不住。



    她觉得自己像是变了个人似的。



    第三天的时候,早上她好像听到冒冒咳嗽了几声,下床去吃午饭,忍不住询问格雷丝,“冒冒感冒了?”



    格雷丝点点头,回道,“有一点儿咳嗽,就是咳嗽,没有其它症状。”



    “怎么会感冒呢?”白小时皱起眉头,追问道。



    “前两天冷空气来了,下雪了,雪有点儿厚,小少爷就想在外面多玩一会儿,可能是受凉了。”格雷丝老老实实回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了眼坐在边上儿童座椅上的冒冒,感冒了就有点儿胃口不好,孩子吃什么都提不起兴趣的感觉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知道吃不下东西的感觉有多痛苦,就像她现在一样,夸张到闻着白开水的气味,都带着股化疗味,什么都吃不下。



    “他不想吃,就抱他上去吧,给他喂一点儿小儿咳嗽糖浆,哄他睡着之后,下来。”白小时面无表情嘱咐了一声。



    格雷丝觉得白小时的情绪,好像有点儿古怪。



    但是也不敢说什么,冒冒感冒她有责任的。



    她点了点头,回道,“好,知道了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抱着冒冒上去了。



    齐妈不在这里,格雷丝之前没有搞过白小时化疗后的饮食,弄的东西自然是不够精细,白小时现在只吃得下白水煮青菜白水煮生菜,还有水果之类的。



    但是格雷丝在生菜里加了蚝油,在切成块的水果里,加了沙拉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闻着蚝油味,只觉得带着一种浓重的腐臭味,闻着水果里的沙拉,也带了一点点酸腐的气味。



    憋了好久,还是没有忍住,扶着桌角干呕起来。



    格雷丝哄住了冒冒,眼看着冒冒快要睡着了,听到楼下传来白小时呕吐的声音,立刻下楼去看,是怎么回事。



    跑到楼下,进了饭厅,刚伸手扶住白小时,白小时忽然一手甩开了她。



    格雷丝吓了一跳,往后推开两步,诧异地望着白小时。



    “我有没有跟你说过,我吃的东西里面,不要放任何作料!盐都不要放!”白小时端起水果盘,指着里面的沙拉,沉声问格雷丝道。



    格雷丝以为放一点点沙拉酱,放一点点蚝油,会激发白小时的食欲,所以就自作主张加了点儿。



    她也是好心,因为看到白小时这两天吃东西吃得特别少,就心疼她,想要她多吃一点儿,没想到好心办了坏事儿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突如其来的怒火,吓得她有点儿不知所措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平常脾气都很好,除了遇到跟冒冒相关的问题时,会对她态度严肃些,但是从来没有,这样责骂过她。



    她迟疑了下,唯唯诺诺回道,“那我给您重新做一份去?”



    “还重新做什么?!”白小时听到她的话,心中的烦躁,还有无端的怒火,不知道为什么暴涨了上来,直接将盘子摔在了格雷丝面前。



    格雷丝吓得往后退了一步,惊讶地望着白小时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正好回来,听到饭厅这边传来的声音,循声快步走了过来。



    一进来,就看到满地的狼藉,格雷丝不知所措地站在角落,低着头,都吓蒙了。



    他扫了眼地上的玻璃碎片,又瞥了眼白小时。



    “把地上的东西收拾干净,退下吧。”他暗忖了下,朝格雷丝不动声色低声吩咐道。



    “好的先生!”格雷丝见厉南朔没有责怪自己,这才松了口气,立刻出去拿扫把和拖把过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满脸涨得通红,右手用力抓着桌子边缘,抓得指关节都泛白了,像是在努力克制着什么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走到她身边,拉开她身边的椅子,坐了下去。



    然后伸手,覆住她那只用力的右手手背,用再平静不过的语气,低声问道,“怎么了?身上又痛了?”



    “我刚才不想朝格雷丝发火的,我也不知道是为什么。”白小时脸上有些茫然,抬眸望向他。



    她的情绪非常不稳定,眼神飘忽,浑身上下,都在动,说话的声音,有些急促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扫了她两眼,知道她可能是犯瘾了。



    但是刚化疗结束,骨头的痛感压制住了那种不舒服的感觉,所以她自己可能意识不到。



    “她说冒冒感冒了,有点儿咳嗽,我当时就控制不住,特别生气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白小时轻轻摇着头回道。



    孩子生病感冒,再正常不过,大人都会感冒,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这么愤怒。



    “没事儿的。”厉南朔抓住她的手,将她轻轻带入怀里,搂着她,轻轻抚了几下她单薄的后背。



    “可能是那天在监狱的事情,吓着你了,你化疗之后,睡眠质量不行,有点儿神经衰弱,很正常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被他安抚了一会儿,似乎稍微好受了一些。



    但其实厉南朔在她耳边说的话,有些话她根本没听进去,她不知道他说了什么。



    渐渐冷静下来的时候,已经是二十几分钟之后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她扭头望向墙上的挂钟,觉得好像有点儿不太对劲,是哪儿不对,她自己也说不上来



    但是想到陆友心,她又想起了前天的那个味道。



    宋煜凑近她的时候,她先闻到的,不是血腥味,而是那个奇怪的味道。



    想起它的那种气味,竟然有一点儿心痒,她特别特别想,再次闻到那个味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感觉到她浑身的颤抖已经停止了,才松开了她。



    正好,宋煜停好了车,进来了,手里拿着一份文件。



    看到还没收拾干净的地上的东西,愣了下,才望向白小时,两人对视的一刹那,白小时立刻望向了他的手。



    “长官,这是刚才他们传来的文件。”宋煜脚步顿了下,走向厉南朔。把手上文件递给厉南朔之后,白小时还是盯着他的手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