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07章 你妈才能进白家祠堂

    一家人回到白家的时候,白濠明正一个人坐在楼下客厅里,看书。



    顾易凡不在,公司最近很忙,就白濠明成天一个人待在家。



    看到白小时他们回来,简直开心得不得了。



    “你们回来了就好!”白濠明一边招呼着,一边恨不得自己从轮椅上坐起来,亲自给他们端茶送水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虽然心里并没有原谅白濠明,毕竟当初要不是他给了陆友心机会,也不会发生后来的种种。



    但是看到白濠明开心到眼眶都有点儿发红的样子,忽然间觉得,这老头子也不容易。



    半边瘫不说,脑血管脆弱到随时都有可能再次破裂出血,他剩下的日子并不长了,乐观地说,再撑个五六七八年,都是奇迹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原本不想进来,但是为了白小时,跟着她一起坐在了白濠明边上。



    两人刚坐下,函叔过来给他们递水果,白小时接过了,放在了一旁,忽然朝白濠明低声道,“我有件事儿,要跟白先生说一声。”



    “说。”白濠明笑着回道,“有什么事儿就说。”



    “陆友心死了。”白小时顿了下,低声道。



    “她涉嫌贩毒,所以改判了死刑,已经死了。”



    白濠明的笑,僵住了几秒,随即转开目光,假装望向一旁的冒冒。



    沉默半晌,低声道,“死了好,这个女人是罪有应得,她坏事做尽了,什么没做过?嘴里的话没有一句是真的,老天惩罚她呢。”



    “你知道她暗地里,跟那些人有牵连吗?”白小时忍不住又问。



    “不知道,她以前只是公司的一个董事而已,平常多数时候在家里,在外边玩儿,我跟她每天在一起的时间也很短,你也不是不知道。”白濠明微微摇了摇头,低声回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默不作声,扫了白濠明一眼。



    早在几年前,厉南朔就知道陆友心这女人,跟外面的男人勾三搭四。



    虽然白濠明自己也不是什么好东西,但玩女人绝对不至于到出格的地步,他看白濠明,都觉得他头顶自带的绿油油一片。



    所以白濠明不知道陆友心在外边做的那些事情,其实很正常。



    “不知道就好。”白小时若有所思回了句。



    要是白濠明知道,她现在杀了他的心都有。



    白濠明对陆友心是有感情的,即便后来知道陆友心一直都在骗他,连孩子都是别人的不是他的。



    但这么多年的夫妻,又是他的初恋,听说陆友心真的死了,多少都觉得有点儿难过。



    他在边上喝了两口茶,沉默了半晌,似乎还偷偷抹了下眼睛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假装没有看见。



    许久,觉得白濠明应该从这个消息里缓过神了些,才又继续道,“我妈当年其实没有死,而是被抓到了三不管地区,后来被折磨死了。”



    她说这些话的时候,眼睛一眨不眨,打量着白濠明脸上的神色。



    白濠明年纪大了,这两年又想通了很多事情,对于当年辜负了宁霜,心中其实是有些悔恨的。



    听白小时这么说,他其实就立刻明白了,宁霜后来被抓,一定是陆友心雇人去干的。



    他心里有些震惊,他知道陆友心坏,但是没想到陆友心能坏到这个程度,惊讶地抬头,望向白小时。



    眼中满是愕然,还有懊恼。



    “假如你们当初能够找她找得更仔细一点,或许我妈也不至于客死他乡,到死都不瞑目了。”白小时轻声道。



    白濠明不知道说什么,有些不知所措,他知道白小时现在看起来很平静,但其实应该非常愤怒。



    他现在可能说什么都是错的,不如不说。



    但他真的知道错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和他对视了两眼,别开目光,又低声道,“我跟厉南朔过些天,会去q国把我妈接回家。”



    “好,以后我一定会好好对她……”



    白濠明话刚说到一半,白小时立刻烦躁地回了声,“不用!我没说把她接你这儿,我会把她接到我那儿去,不劳烦白先生费心。”



    “我跟你说这件事,只是为了让你知道陆友心坏事做绝,现在死了,你记得去认领陆友心的尸体就好,家里不可能同时供上我妈和她的牌位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的语气有点儿冲得过分,两句话中间间隔了几秒,态度就完全变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扭头看了她一眼,伸手抓住她一只手,牢牢攥在自己掌心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又有些控制不住脾气,咬着牙,憋住了,把剩余的话,硬生生憋了回去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带她回来,本意是分散她注意力,希望她能开心些,没想到适得其反。

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,瞥了眼白濠明。



    白濠明看懂了厉南朔眼中的意思,犹豫了下,轻声回道,“我跟陆友心已经离婚了,但是我跟你妈从没离过婚,所以,只有你妈一个人,能进白家的祠堂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不会去认领陆友心的尸体的,我让她自己家里人过去领。”



    白濠明能够自己主动让步,而且说出这种话,又让白小时觉得有些惊讶。



    “到时候再说吧。”她没说话,厉南朔抢在她之前,低声淡淡开口道。



    顺手拿起遥控器,把电视机音量调大了些。



    三人各怀心思,沉默了会儿,白小时想到刚才白濠明说的那两句话,心头的怒火,才渐熄下去。



    冒冒今天见到白濠明,也特别开心,在边上玩了会儿落在白家的他心爱的玩具,见白濠明神情有些不太对劲,他从没见过外公这样,好像很难过的样子。



    考虑了会儿,决定去跟外公聊聊天,让他开心起来。



    于是自己爬到了白濠明的轮椅上,要跟他说悄悄话,“外公外公!”



    白濠明假装把耳朵凑了过去,说,“冒冒想跟外公说什么?外公听着呢。”



    “外公,告诉我一个小秘密哦!”冒冒以为自己说悄悄话的声音,没人听到,用他萌萌的小奶音凑到白濠明耳边,小声道,特别神秘的样子。白小时和厉南朔两人,心照不宣地假装没有看见没有听见,坐在一旁,喝茶看电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