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08章 爸比妈咪打架了

    “爸比和妈咪前几天晚上打架了!”冒冒在白濠明耳边,一个字一个字说得特别清楚,就怕白濠明听不见的样子。



    打架?!



    白濠明愣了下,扫了眼坐在一旁的白小时和厉南朔。



    不可能的吧,厉南朔有多宠白小时,他这个当爸爸的,看在眼里,心知肚明。



    虽然厉南朔的脾气是真的相当霸道,一般人承受不来。



    但厉南朔,绝不可能在白小时身体不舒服的时候,跟她打架吵架的,但孩子又不可能说谎。



    冒冒见白濠明不吭声,又继续道,“真的!冒冒亲眼看到的哦!他们不跟冒冒一起睡觉,冒冒想去跟妈咪一起睡,门没有关好,冒冒看见爸比没穿衣服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咳!”厉南朔立即反应了过来,清了下嗓子,打断了冒冒的说话。



    冒冒说的是前几天晚上,他们住进新房子的那天晚上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赖在床上看电视剧,一直看到十点多都不肯起床去洗澡,医生嘱咐过他,一定要监督白小时作息规律,正常十一点前一定要睡觉。



    他洗完澡出来,白小时还赖在床上,不肯动,他就伸手去戳了两下白小时的腰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特别怕痒,警告他不允许再戳她,厉南朔又戳了两下,一来二去的,闹了起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自然弄不过厉南朔,直接被他压在了床上。



    两人后面就情不自禁,抱在一起吻了会儿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当时身上就围了一条浴巾,也难怪冒冒看错,说他没穿衣服。



    但是当面被孩子说这种事情,确实让人挺难堪的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一咳嗽,白小时也反应过来了,白濠明看着他们,也似乎明白了什么。



    冒冒以为厉南朔嗓子不舒服,好奇地回头看了他一眼,然后继续搂着白濠明说悄悄话。



    “外公,刚才听到冒冒说什么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听到了。”白濠明点点头,轻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还有还有呢!”冒冒见白濠明还没有什么表情变化,就继续绞尽脑汁地跟他聊天。



    白濠明抱着冒冒,心里却在暗自琢磨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和厉南朔两人继续假装,刚才冒冒什么都没说过,白濠明原本也想假装什么都没听到,但是忽然想到了一个问题。



    夫妻俩在一起,孩子在边上,总会打扰到他们的夫妻生活。



    现在厉南朔身份不同了,之前担心的很多事情,都已经不足以成为他的困扰,那么孩子就比先前安全了许多,待在他这儿,应该没有什么问题吧?



    他又实在孤单,一个人在家,冒冒离开身边,在陆枭那儿,在白小时和厉南朔身边的这半个月,他每天都在想他,心里无时无刻不觉得空落落的。



    以前就从没有过这种感觉。



    他正要跟白小时他们商量下,是不是能让冒冒回来,继续跟他一块儿住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忽然开口道,“小时,正好这次回来,我们把冒冒的户籍转了吧,还有之前办好的学前班入学手续,也退了吧,想出去走走吗?”



    童言无忌,他怕冒冒继续跟白濠明说悄悄话下去,他和白小时平常是怎么亲密互动的,冒冒能给全部都说出来。



    白濠明怎么着也是他丈人,在丈人面前说这种私密的问题,论谁都会觉得尴尬,不好意思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想了下,低声回道,“但是冒冒他感冒了……”



    “那咱们出去走走。”厉南朔想也不想地回道。



    他们当事人不在这里,冒冒说了什么,白濠明假装没听见过就行了。

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白小时拿掉了怀里的抱枕,朝冒冒道,“你跟外公一起玩一会儿,爸爸妈妈出去一趟,咱们今天晚上就在这里吃晚饭,随你玩到什么时候。”



    “好!”冒冒特别乖巧地点头回道。



    白濠明听厉南朔说要把冒冒的户籍转走,又要给他学前班的事情退掉,愣住了。



    他想和厉南朔商量下,但是又不太敢,支吾了一下,还是没能说出口,“你们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白小时顺口问了句。



    白濠明迟疑了下,轻声回道,“路上冷,加件外套再出去吧?”



    “好。”白小时点了点头,拿了条围巾,就跟在厉南朔身后出去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走在白小时身后,出门前,带上门的时候,朝白濠明意味深长看了眼。



    白濠明总觉得厉南朔这人,似乎轻易能看穿别人心里在想什么,他刚才可能看出他想提让冒冒留在身边的事情。



    但是换位想一想,孩子好像确实也是跟着父母身边生活比较好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的脾气,对冒冒比较严厉,自然是不希望家里的长辈过分溺爱他。



    他忍不住叹了口气,随后打起精神,又朝冒冒笑道,“小心肝,你刚才说到哪儿了?继续说给外公听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走出院子,伸手将白小时脖子上的围巾,调整了下,将她裹得更加严实,然后低声道,“你看出你爸刚才意思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嗯?”白小时有些心不在焉的,不知道厉南朔这话什么意思。



    “他可能还是想冒冒能跟他住一块儿,但是你也听到了,他叫冒冒一口一个小心肝的,孩子在这里,要被他宠得不成样子,我先说好了,不准再把孩子放他身边。”



    “偶尔住两天也不行吗?”白小时扬了下眉头,反问道。



    “偶尔可以,长住不行。”厉南朔用不容置疑的语气回道。



    他是打算,等以后冒冒再长大一些,到了上幼儿园的年纪,就把他放在部队里面锻炼。



    这孩子的体质有些偏弱,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白小时当年生他早产的缘故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那时在宁霜肚子里是早产的,所以身体不是很好,这给他敲了无数次警钟,他要对自己的孩子负责,就得让他从小有个健康的体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想了下,回道,“那我也给你提个条件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说。”厉南朔随即回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至今心里还有疙瘩,她担心淳于澜瑾会抢冒冒,把孩子揽在自己身边。有些家庭,就是爷爷奶奶外公外婆太惯着孩子,跟孩子相处的时间长一些,孩子就会粘他们一些,而不喜欢跟自己的父母待一块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