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12章 巧遇

    对于厉南朔的问题,白小时认真想了下,随后轻声回道,“全都是吧。”



    自然,没有厉南朔的白小时,可能也会过得很好。



    但是感谢厉南朔,让她能找到有爱情存在的婚姻。



    她记得自己是和秦苏苏,认真讨论过婚姻的问题的,秦苏苏问她,嫁给厉南朔她真的幸福吗?有想过后悔吗?



    已经后悔过一次了,已经逃过一次了。



    她逃到h国,整整逃了三年。



    所以,再回到他身边,就不存在后悔这一说。



    即便和厉南朔生活在一起,是有些累,精神一刻都不得放松。



    但有时候只需要厉南朔的一个拥抱,或者像这样,他能够认真听她说话,尊重她的意见,那就够了。



    一个愿意为了她慢慢改变自己的厉南朔,她已经很知足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觉得她好像有一点儿异常,慢慢停住了脚步,扭头问她,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随即,若无其事地摇头回道,“没事儿啊,没怎么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盯着她的眼睛望着,就是觉得她似乎心里有事瞒着他。



    但是他这一次看不明白,白小时心里在想什么,她的眼神太过复杂。



    他迟疑了一下,把白小时放在了路边的休息公共椅上,半蹲在了她面前,无声地盯着她看。



    “干什么啊……”白小时有些心虚,硬着头皮问他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没吭声,只是双眼一眨不眨盯着她看着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都要被他看哭了,有些不敢跟他对视,她怕自己要是跟厉南朔说出自己心里的话,厉南朔会生气,会难过。



    “白小时,有什么话就说。”厉南朔眉心皱成了一团,低声朝她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忽然撇了下嘴角,伸手捂住了自己的眼睛,轻声道,“我不想做化疗了……太痛了,我坚持不下去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而且我也不知道自己是为什么,脾气越来越暴躁,感觉自己像是变了个人。”



    今天下午她就一直在想这个问题,所以一直有点儿心不在焉的,厉南朔好几次跟她说话她都没听到。



    “我就在想,我要不别做化疗了,都已经做了四次了,也不一定成功。”



    她不敢看厉南朔是什么表情。



    没听到他回答,继续捂着自己地眼睛抽抽搭搭道,“要是以后我真的活不了了,等我走了,你想给冒冒找个后妈,千万得擦亮眼睛,找个人美心善的,一定要对他好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是真的挺想发火的,但是想着白小时已经这么小可怜了,对她发火又于心不忍。



    他没有想到,这一次化疗加上毒瘾的后果,对于白小时的影响竟然这么大。



    沉默了半晌,低声道,“你怎么净想着儿子?那我呢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想了下,回道,“我刚不说了吗?让你擦亮眼睛,找个人美心善的,比我脾气好,比我美,比我聪明的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禁不住哑然失笑。



    伸手,拿开了她捂住自己眼睛的手,“说什么傻话呢?”



    他从白小时口袋里拿出一张餐巾纸,抖开了,替她擦眼泪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越想越伤心,哭得话都说不出来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心头忍不住的一阵烦躁,不是烦白小时哭。



    而是在犹豫,要不要把白小时已经沾上毒瘾的事儿告诉她,并不是她忍受不住化疗的副作用了,而是因为毒瘾跟着副作用一起来了。



    但是告诉她的话,情况一定会比现在更糟糕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他替她擦眼泪,等着他说话,等了半天,厉南朔却没开口。



    “你什么意见?要不然等我走了以后,把冒冒丢给白……”



    厉南朔不等她说完,伸手敲了下她的脑袋,打断了她的话,“怎么这么笨呢?”



    “比你美比你脾气好比你聪明的,那么多,我一天一个都换不过来吧?还不得累死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被他一句话说得蒙住了,刚朝他瞪起眼睛,厉南朔忽然站了起来,朝她背过身,道,“行了,别说傻话了,上来吧。”



    “上次医生已经跟我说了,你的病情控制得很好,说不定以后不用化疗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有两次,两次过后,看医生怎么说,假如情况控制的很好,可以药物保守治疗,那咱们就不化疗了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刚想要反驳,却正好和马路对面的一个人,看对了眼。



    陆枭。



    陆枭显然也很诧异,没想到会在这儿遇上厉南朔和白小时,愣愣地盯着他们看了几眼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半天没上来,厉南朔想催促她一声,扭头,看到白小时诧异地盯着马路对面,顺着她目光看过去,看到了陆枭。



    三人一时之间,都没说话。



    半晌,陆枭忽然朝他们勾起嘴角笑了笑,隔着马路问,“回来看白叔的吗?”



    “是啊。”白小时点点头回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的脸色却有些不自在,没说话。



    “我在附近办了点事儿,离得近,就没开车。”白小时他们没问,陆枭自己尴尬地解释了句。



    “你们继续忙你们的吧,我回去了。”



    匆匆说完几句,就转身往回家的方向走去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盯着他,冷不丁地,忽然开口叫了他一声,“陆枭!”



    陆枭停住了,回头望向他,困惑地挑了下眉。



    “上次的事情,谢谢你,今天晚上一起吃个饭吧。”厉南朔顿了下,低声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恍然大悟,陆枭上回帮了他们,她还没好好感谢他,立刻应和着回道,“对哦,上次冒冒的事情,还没好好谢谢你,今天晚上来我们家吃饭吧!”



    “不用了,那次只是举手之劳而已,麦奶奶在家。”陆枭朝他们笑了笑,回道。



    正要走开,厉南朔随即又道,“一起吃个晚饭而已,也不是什么刻意为你做什么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又道,“冒冒想你了,去看看他吧。”



    陆枭站在原地,和厉南朔对视了几秒,又扫向白小时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朝他抿着嘴笑了起来,点头道,“是啊,冒冒也想你了,去和他见个面吧。”陆枭不知道自己要怎么推脱,而且,他其实也想白小时和冒冒了,心里其实是想跟他们一起吃饭的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