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13章 多陪她一年

    陆枭想要跟他们一起吃晚饭,但是又觉得,真的有些尴尬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和他坐在一张桌上吃饭,只有过一次,就那一次的感觉都让人很不爽。

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白小时看着他,又真诚地邀请了一声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心里,其实已经原谅了陆枭,虽然之前他走了不少弯路,但是最后他还是回来了,他能出手帮他们照顾冒冒,她真的挺开心的,也有一丝感动。



    她不知道要怎么谢他,但是又觉得,他们之间认识了这么多年了,他又是她大哥,和那些跟外人之间的花架子,用在他身上,有些不妥。



    正好,今天遇上了,那就请他吃个家常便饭。



    陆枭对于白小时,从来都是有求必应,他听不得白小时的请求。



    犹豫了下,还是点了点头,低声回道,“行,那就一起吃晚饭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伸手勾着厉南朔的手臂,从休息椅上爬了下来,朝厉南朔道,“那我们就跟他一起回去呗。”



    “不是说要去以前学校逛逛吗?”厉南朔皱了皱眉,低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不去啦,走不动了。”白小时朝他眯着眼睛笑,“反正我没回去过,你就不准同意拆掉学校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没好气地撇了她一眼,“厚颜无耻。”



    “我就是厚脸皮,你能把我怎么着吧?”白小时无所谓地回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又撇了她一眼,没吭声,牵着她往陆枭那边走去。



    她见到陆枭,好像心情好了很多。



    虽然他知道白小时跟陆枭确实没有什么,而且,白小时心情好对她的身体只有好处,他可以迁就她,但是,心里还是忍不住有一丝不爽。



    在他面前就哭得委屈巴巴的,像是他欺负了她一样。看到陆枭,心情就好了。



    两人走到陆枭面前,陆枭没说什么,只是单独走在了他们前面,往家的方向走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心情好了很多,拖着厉南朔的手臂,嘴里哼了两句歌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捏着她的手,不由得紧了下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被他冷不丁一下捏痛了,有些莫名其妙,抬头看向他。



    “干嘛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就不信,她没看出来他心里很不爽,还问他干嘛?!



    白小时莫名其妙地看着他,见他只是黑着脸不说话,又转头望向了前面的路。



    眼睛无意间,扫到了陆枭右手手心里捏着的一个东西。



    “大哥,你手里的,是什么呀?”白小时看那个东西,有些眼熟,看了两眼,忍不住低声问道。



    “没什么。”陆枭头也没回,貌似不在意地回道。



    顺手就把它塞进了西装裤口袋。



    塞进去的时候,白小时明显看到,那是个带着耳机线的东西,耳机看起来很旧,粉红色的。

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了以前的一件事儿。



    她念军区小学六年级那年,陆枭成绩考得太差,差得出乎人意料,没考上重点高中。



    于是陆昌圣就让他复读了一年,他们在一个学校多待了一年。



    那时候刚有mp3没多久,妈妈从国外给她带了一个回来,粉色的,还是索尼的。



    她就带到学校里去了,偶尔课间或是体育课一个人待着的时候,就喜欢自己一个人坐在学校后面小土坡上,自己一个人看书听歌。



    那时候外公已经去世了,宁霜又经常出国,有这个mp3陪着她,她还能好受一些。



    有一次上体育的时候,正好碰见陆枭班级体育课换课,跟他们班体育课撞一起了,她一个人照旧是在后面小土坡上背英语单词,听歌。



    陆枭踢了会儿足球,过来找她。



    她没有听见他过来的脚步声,戴着耳机,忽然就想宁霜了,一个人坐在那儿,默默地哭。



    陆枭走过来,从后面拍了下她肩膀,她吓了一大跳,控制不住地叫了声,然后把正在巡校的教导主任招来了。



    她不知道,当时被陆枭看到自己哭,还觉得特别没面子,坐在那儿没动。



    陆枭问她听的是什么歌,白小时不愿意搭理他,顺手塞了一只耳机给他,于是陆枭就安静地坐在她身边,陪着她就默默坐着。



    然后两人都没听见,教导主任就来了,收走了她的mp3。



    当时陆枭说mp3是他的。



    虽然教导主任不信,但是陆枭坚持说是他的,他女朋友的,因为白小时想试试听mp3什么感觉,就给她听了会儿。



    两家人就是隔壁邻居的关系,而且陆昌圣官衔大,学校老师都是知道陆枭的。



    也知道白小时就住在陆枭隔壁,两人不对盘,之前打过架,打架的事情也是教导主任处理的,所以教导主任就信了,以为这个mp3真的是陆枭女朋友的。



    陆枭平常就不是个听话的学生,在学校拉帮结派,打架惹是生非,教导主任一听他竟然有女朋友,就把他拉去训了,因为这件事,还被记了个大过。



    当时白小时内疚了好久,这事儿一直都记在心里,所以直到今天还是记得。



    看这个粉红色耳机,似乎跟她以前那个有点儿像。



    她想了会儿,还是低声问陆枭,“那个是mp3吧?粉红色的。”



    陆枭愣了下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巧了,他是打算回学校捐赠图书馆的时候,听说学校要拆了,然后请以前的老师在学校附近吃了顿饭。



    也请了当年的教导处主任,主任就跟他寒暄了好久,说他当时可不听话了,现在却是学校最出息的,当年还给过他处分什么的。



    陆枭就想起那个mp3的事情了,那是白小时的东西,他随口问了下教导主任,当年他没收的那些东西还在不在。



    主任说在,他就跟着去了,把白小时的mp3取了回来。



    主任刚才还开玩笑问了他一声,“当年你这个女朋友,现在还跟你在一起吗?”



    陆枭愣了好久,回答说,“分了,今年春天的时候分了。”



    主任说,“你小子,当年成绩还可以,考重点高中是没问题的,为什么中考考得那么差?还留了一级,也是因为谈恋爱谈的吧?”



    陆枭朝他笑了笑,回,“主任您可真聪明。”“当年我女朋友身边没有亲人陪伴,她家就在这附近,我怕我去了高中之后要寄宿,她一个人留在这太孤单,就想多陪她一年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