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14章 你口袋里是什么?

    陆枭知道白小时跟她外公还有妈妈亲,那两年,她外公去世了,妈妈常年不在身边,导致她越来越沉默寡言。



    他看到过很多次,白小时自己一个人在僻静的地方待着,做题发呆。



    他特别想帮她一把,但又不知道要怎么帮,每天放学都会争取跟在她后面,跟她一起回家。



    那时候白小时还小,还没开窍。



    而且之前因两人不对盘,跟着陆枭一起玩的几个孩子,跟白小时打过架,所以白小时就有些讨厌陆枭,排斥他的靠近。



    虽然陆枭每天都会跟她走一条路,上下学总是会碰见,还是生分,还是讨厌他。



    自从mp3这件事情过后,白小时就对陆枭有了些许改观。



    然而那时候改观,已经晚了。



    他第二年考试正常发挥,不得不去了重点高中念书,高中在阳城的另外一头。



    有司机专车接送,路上也得浪费掉很多时间,陆昌圣怕影响他学习,就让他寄宿了。



    从那以后,见到白小时就很困难了,一年也见不上几回。



    他右手插在口袋里,摸着那个mp3,想着以前的事情,一个人在前面慢慢走着,始终都没有吭声。



    而白小时在他身后,一直盯着他的口袋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察觉出了两人的异常,但是个子太高,视线不好,刚没看见白小时说的那个mp3是长什么样子的。



    他扭头,盯着白小时看了几眼,白小时丝毫没有感觉到厉南朔的来回打量,只是看着陆枭的口袋。



    “白小时。”厉南朔轻轻叫了她一声。



    “……嗯?”白小时慢了半拍,才反应过来,抬头望向厉南朔。



    “累不累?”厉南朔面无表情地问她。



    “还好吧,还走得动。”白小时一本正经地回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脸色忽然有了一丝微妙的变化,随即松开了她的手。



    头也不回,自己往前走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只觉得有些莫名其妙,不懂厉南朔为什么忽然就甩脸色给她看,愣了下,跟了上去,一边小声道,“你等等我呀!你走太快我追不上!”



    他问她累不累,该不是想背她吧?但是他不久之前,明明不太想背她的样子,现在怎么又忽然想背了呢?



    男人心啊,海底针。



    她丈二摸不着头脑,好不容易气喘吁吁跟了上去,厉南朔一双大长腿几步一跨,又拉开了和她的距离,走到了陆枭身边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紧跟了上去,一不当心,又看到陆枭口袋里露出的一小截粉色的线。



    陆枭越是不给她看,她心里就越是好奇,忍不住问,“那你口袋里的到底是什么呀?”



    “说了,没什么。”陆枭不动声色拉开和白小时的距离,抽出了自己放在口袋里的手,扭头看了他们两人一眼,若无其事地回道。

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,还没来得及反应过来,只觉得口袋一空,厉南朔已经拿走了他口袋里的mp3。



    “这个?”厉南朔抓在手里,摊开手掌,给白小时看了一眼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到上面那个被磨得几乎看不见的“索尼”的英文标识,愣了下,忍不住转眸望向陆枭,“你哪儿来的呀?”



    陆枭忽然有一种,像是被剥光了衣服丢在大街上的羞辱感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就是故意的,因为刚才白小时问了那一句,所以厉南朔吃醋了。



    他心里生出了一股恼意,然而当着白小时的面,却发作不出。



    憋了半天,皱着眉头低声回道,“你俩幼不幼稚啊?我们三个人加起来都得有一百岁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哪有。”白小时忍不住笑,“八十几而已。”



    三人之间的气氛,一时之间有些微妙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忽然明白了,厉南朔刚才为什么松开她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以为这个mp3,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呢,但其实在她这里,就是个很简单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她想了下,从厉南朔手上拿走了mp3,笑着道,“物归原主了啊,你刚才不会是去学校转了转,遇到了之前咱们那个教导主任吧?他还在学校当主任呢?”



    陆枭被当面说破,咬了咬牙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隔了几秒,才点头回道,“是啊,正好碰见他在训学生,没收了学生的东西,我就开玩笑问他,当年收的东西还在不在。”



    “然后他还真领你去了啊。”白小时有些诧异。



    “是,一柜子的,全是往年没收的历届学生的东西。”陆枭勉强笑了笑,回道。



    “我的天……”白小时忍不住赞叹了句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的脸色越发难看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越是和陆枭谈以前的事情,他心里就越不爽,青梅竹马,怎么都会让人心里不舒服。



    早知道刚才就不应该多嘴,邀请陆枭一起吃晚饭,白小时也就不会想跟着他一起回家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察觉到厉南朔的臭脸,知道他是吃醋了,清了清嗓子,随即转移了话题。



    她识趣地走到厉南朔身边,把mp3装进了他的大衣口袋,手就顺势揣在了他口袋里。



    又朝陆枭开玩笑道,“那个,当年让你女朋友给我背了黑锅,实在是不好意思了啊,现在回想起来啊,我当时脑子太木,都没跟你和你女朋友好好道过歉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听这个事儿,跟陆枭女朋友有关,面色这才和缓了些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也是故意往那上面引的话题,见厉南朔好像没刚才那么生气了,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他的神色变化,陆枭也尽收眼底。



    其实他当时压根就没有女朋友,随口编的,就是怕白小时被处分而已。



    没想到白小时当真了,都现在了,还没回味过来,他当时其实没有女朋友,可能是他演得太逼真了吧。



    估计她以后也不能回味明白了。



    他沉默良久,转身继续往前走,淡淡回道,“没事儿,反正被处分的人是我,跟你俩也没关系。”



    陆枭这么一说,白小时立刻来了劲了。



    她记得,那时候陆枭身边总是跟着一个女生,长得特别漂亮,长头发,大双眼皮儿,大长腿。虽然她也不知道陆枭跟那女生到底怎么样了,后来过几年她跟陆枭关系变好之后,也没再见过那个女生,但是总觉得有些可惜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