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16章 我先生

    “你跟他……”白小时愣了下,迟疑道。



    顾易凡冲她笑了笑,“没有,我跟大哥关系没你想的那么糟糕,就是我晚上还得回家,有点儿事儿要处理,就不跟你们一起玩儿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你有事儿,那就算了吧。”白小时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“那待会儿就我们两人去啊?”白小时扭头问坐在沙发上看zázhì的厉南朔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眼睛都没抬一下,点了点头,轻声回了个字,“嗯。”



    客厅里就剩下他和白小时两人的时候,他忽然又低声开口道,“其实我今天就不该带你回来。”



    “又吃醋了?”白小时凑到他边上,朝他撅着嘴,半撒娇地轻声问他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垂眸看了她一眼,觉得她蹲在面前的样子,就像是可爱的小狗。



    “是啊,吃醋了,现在才看出来?”他面无表情地回道,伸手揉了下白小时的脸。



    “那我是因为看到他口袋里,有我那个东西……”白小时也有些懊恼,叹了口气回道。



    “我也不知道怎么事情就变成这样了,待会儿去陆家吃饭,你可不能一直这样冷着脸啊,别把陆枭的朋友给吓到了,别人无缘无故被叫到陆家吃饭,也是无辜的。”



    “我看起来很吓人吗?”厉南朔放下手里的zázhì,淡淡扫了白小时一眼。



    “没有没有,就是不认识你的人,可能会觉得你的脸有点儿冷。”白小时连忙摇头回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无声地勾了下嘴角,没说什么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最近是真的蠢了好多,看来化疗确实也可以杀死一部分脑细胞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也坐到他身边,拿了本zázhì,看了起来。



    靠着厉南朔,却心不在焉,脑子里想的是待会儿去见第五浅的事情。



    这个第五浅,她记得好像跟顾易凡也是认识的,她见第五浅去找过顾易凡一回,还了他什么东西。



    也是正常,因为陆枭跟顾易凡小时候是铁哥们儿,互相认识都是正常的。



    那顾易凡为什么不去呢?



    想半天也想不明白,索性不想了。



    又在想,待会儿去陆家,大家吃完饭之后,肯定不能立刻就走,总得说说话,玩点儿什么,玩什么呢?



    四个人,四人斗地主?还是掼蛋?



    好像只有打牌,是可以让人与人之间,迅速打破不熟的尴尬的良方。



    但是厉南朔会愿意打牌吗?她可从没见过厉南朔打牌,一次都没有。



    “……白小时。”



    她忽然听到厉南朔叫了她一声,随即扭头看他,“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我刚刚问你,五点多了,天都黑了,咱们要不要现在过去。”厉南朔耐心地又重复了一遍。



    “行啊。”白小时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“刚才在外面走了半个多小时,累不累?”厉南朔又问她,“累的话,索性就回绝了,自己在家吃吧。”



    “还可以,就是骨头有点儿痛,感觉出去走了一趟,心里犯恶心也没中午时候那么严重了。”白小时想了下,回道。



    “你过去了吃什么?”厉南朔又问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又认真地思考下,回道,“我自己带点儿切好的水果过去?吃点儿清淡的素菜?麦奶奶烧菜清淡,晚上又喜欢煮粥,要不然我就去喝粥也行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忍不住冷嗤了声,“你还真是不挑食啊,在家什么都不吃,在别人那儿什么都吃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知道他心里又不舒坦了,小声道,“我就是想借这个机会,让大家之间的关系,缓和一点儿,也没别的意思嘛!”



    “你想去就去吧。”厉南朔没说什么了,起身穿外套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这才松了口气,从抽屉里拿了两副新的牌,揣进了口袋里。



    两人去陆家的时候,外面已经停了辆车,白小时还认真打量了几眼,发现是一辆白色轿跑,很漂亮精致的款式,看着像是女人开的车,第五浅应该已经来了。



    两人进了院子,白小时看到一个穿着砖红色高领贴身毛衣的女人,在厨房里帮忙端菜。



    仔细打量了下背影,发现还真的是第五浅,她比以前长得更高挑了,身材玲珑有致,依旧是那一头长发,烫成了dàbō浪卷。



    第五浅还真来了,看着她,忽然就想起了以前在学校的时候。



    她和厉南朔两人推门进去,正好第五浅端着菜出来,看到白小时,愣了下,道,“你就是小时吧?都长这么大了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笑,在第五浅看来,她可能确实还是个孩子,毕竟比她小了好几岁。



    “是啊,我该怎么称呼你?你弟弟妹妹都是怎么叫你的呀?”白小时甜甜地笑着,顺口问了句。



    “叫我浅姐就行。”第五浅一笑,就露出一对很深的梨涡,特别美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觉得她就像是,认识了很多年的隔壁邻居的姐姐。



    虽然两人以前最多就面对面照面两三回的样子,但第五浅是那种,长得很漂亮,但绝对不具有攻击性的那种容貌,看着很亲切。



    她看了眼那边的陆枭,觉得两人看上去,其实真的挺般配的,也不知道现在第五浅的家里人,还嫌不嫌弃陆枭没念过大学了。



    这么想着的时候,莫名的,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人,喻菀。



    喻菀现在和何醇风在一起,应该挺好的吧?毕竟何醇风比喻菀大了好几岁,会照顾人。



    四个人在桌子的两侧,坐下来吃饭的时候,都没说话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一向都话少,不说话正常,白小时是不知道说什么,看了眼陆枭,陆枭低着头,切着牛排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用叉子叉了个盐水煮西兰花,慢慢嚼着的同时,心里想,要不然她先问问第五浅,这些年都去了哪儿,现在在干什之类的话,热热场子。



    还没开口,第五浅先笑着朝她道,“小时,我记得你你那时候学习成绩就挺好的,升国旗的时候,校长和领导发言什么的,总是能提到你的名字,你现在在干嘛呢?还在上学吗?”



    “大学毕业出国留学了两三年,回来开了个小公司,你呢?”



    “我啊,我是一家外贸公司的副经理,常年在国外,这次正好回来休息半个月,陆枭也是赶巧,请我过来吃饭。”



    “你边上这位是……”“我先生。”白小时眯着眼睛朝她笑了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