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31章 你跟我一起去

    厉南朔看了张政委一眼,暗忖了下,低声道,“老军区大院的拆迁进度,尽快提上日程,新军区大院的建设要加快进度。”



    “愿意先来这边单人宿舍的,尽快给他们以及他们家人安排妥当。”



    在老军区大院附近发生了性质如此恶劣的枪击案,还发生了人员伤亡,确实是件不小的事情,而且还是在厉南朔管辖的区域内。



    老百姓要是知道了,质疑他们,让厉南朔的面子往哪儿搁?



    军心民心对于一个国家来说,是最为重要的。



    张政委十分明白厉南朔的意思,点了点头,随即回道,“好,我明白了,这件事后续我亲自去处理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点了点头,顿了下,又道,“还有三天就是靳旬的国际庭审,我明天就会出发去阳城,这边的事,你多费些心,尽量不要出问题。”



    “放心吧。”张政委随即点头回道。



    两人在门口低声交谈了几句,急诊室的门忽然打开了,医生出门,摘了口罩,走到厉南朔跟前,低声道,“确实是肝脏破裂引起的内部出血。”



    “严重吗?”厉南朔忍不住皱起了眉头,低声追问。



    “按照我们的判断来说,出血面积不大,问题不是很严重,我们会尽快给他安排手术。副总统也不要过于担心,我们会保证手术的百分百成功,白先生留在这静养就行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并不是特别担心手术能不能成功,他最担心的是,白小时那儿怎么交待。



    为了她身体着想,在白濠明手术成功之前,他不可能把这事告诉她。



    而他明天就得出发去京都了,白小时一个人在这儿,免不了会跟白家人,跟顾易凡他们联系,纸包不住火的。



    而且淳于澜瑾和小司他们还在这儿,今晚发生了性质这么严重的事情,他不可能不担心自己亲妈和侄子的安危。



    他思量了会儿,进去看了眼白濠明,他刚才检查的时候醒了下,现在又睡着了。



    “给白先生带句话,醒了之后让他千万要瞒着今晚的事情,不要告诉小时,一切等我回来再说。”厉南朔朝边上的护士低声嘱咐了两句。

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都已经凌晨了,白小时早就睡了。



    宋煜说回来的路上什么都没发生,没有尾巴跟着,白小时也没有发生什么异常。



    就是后来顾易凡给白小时打了个电话,白小时正好没在手机边上,宋煜替她接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思考了半晌,走到阳台,给顾易凡打了个电话。



    “你们路上没有发生什么吧?”顾易凡接了电话,没等厉南朔说话,径直沉声问道。



    “有。”厉南朔淡淡回了一个字。



    顾易凡愣了下,随即道,“我就知道,我回家的路上,总觉得有车在我后面跟着,绕了几个圈子才甩开!”



    “回去之后给爸打电话,他也没接,暖暖发烧哭闹了好一会儿了,就缠着我一个人,我暂时没法脱身,要不然,你们回去看看吧?”



    “不用了。”厉南朔低声回道,“你以后不要回白家了,等小时醒了以后,我会跟她商量,以后把白先生接到我们这里来住。”



    “到底发生什么事了?”顾易凡浑然摸不着头脑,但听厉南朔这么说,他已经预感到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转身,望着玻璃移门里面,床上躺着的白小时,担心自己说话的声音,会吵醒白小时。



    她睡得很熟,外面的路灯灯光,淡淡投射在她脸上,显得格外恬静温柔。



    她睡着的时候,可比醒着的时候,乖巧多了。



    他希望,往后每一天,白小时都能睡得这么安稳,他希望能给她一个安稳的生活。



    他沉默半晌,低声回道,“陆家和白家都出事了,至于是什么原因,现在不方便说,白家的事情,你暂且不用管了,保护好自己的家人,还有暖暖,就行了。”



    “现在白先生在军区医院,你要是担心他,可以去看他,但是其余的事情不要多问,也千万不要告诉小时白先生在医院,等事情过去了,我会跟她解释的。”



    顾易凡听着厉南朔的话,许久,低声回道,“行,我知道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但是你要向我保证,小时晚些时候知道这件事情时,不会被伤到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看见白小时在床上动了下,以为她被吵醒了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然而白小时只是换了个姿势,又睡着了。



    “自然不会。”他等了几秒,才轻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行了,不早了,你休息吧,真不放心,明天去医院看看白先生。”



    跟顾易凡通完电话,月亮已经西垂了,快要天亮了。



    他去卫生间草草冲洗了一下,回来,在白小时身边躺下,浅眠了一会儿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的生物钟是早上七八点,没一会儿就醒了过来,转了个身,看到他睡在身边,伸手搂住了他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的手接触到他身体的一刹那,厉南朔随即醒了,睁开眼睛望向她。



    “你什么时候回来的啊?”白小时在他怀里找了个最舒服的姿势,窝了进去,轻声问他。



    声音里还带着一丝没有睡够的沙哑。



    “两三点。”厉南朔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,这一摸,发现白小时的头发又稀疏了不少。



    他昨天不应该因为陆枭给她买假发的事情,跟陆枭闹别扭的。



    虽然他不想承认,可事实证明,陆枭确实比他心细一些,一顶假发,对于好面子的白小时来说,很重要。



    他下巴轻轻抵住她的头顶,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,轻声道,“小时,我今天下午要出发去京都,准备靳旬的国际庭审了,你跟我一起去吧?”



    “不去。”白小时几乎是想也不想,立即回道。

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骂了声,“你傻呀。”



    “我跟你去哪儿都不要紧,但是冒冒可不能跟在你身边东奔西跑的,既然是靳旬的庭审,那局势肯定是相当紧张啊,你身边肯定不安全。”



    “人多口杂的,到时候孩子一旦被人发现,就危险了。”厉南朔刚才只顾着白小时,只想把她带在身边拴在身上,听她这么一讲,确实有道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