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37章 贵圈真乱

    白小时躺在那儿,还是觉得楼下的音乐特别震耳膜。



    想了下,问店长道,“你们这一天到晚的开着音乐,会对你们的听觉产生什么影响吗?”



    店长特机灵,一下子就明白白小时这是嫌吵,立刻拿对讲机,让楼下把音乐调到最小。



    随后自我调侃道,“您看啊,无论哪个理发店,都是成天到晚地开着大喇叭,播着震天响的歌,托尼老师们根本没觉得这是一种对耳朵的污染。”



    “那是怎么的呢?”白小时顺口问了句。



    “托尼老师们只觉得啊,配着音乐剪出来的头发,才具有非凡的灵感。”店长一本正经回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正喝着一口白开水,差点没喷出来。



    这店长可真够逗的了,怪不得能坐这个位置。



    推个光头很快,十几分钟就完事儿了,白小时下楼的时候,忍不住低声说了句,“下次还来这儿剃头,这个理发师好玩。”



    说话间,走到了门口,忽然想到,厉南朔说理完发之后给他发个短信,他要是会议结束了,就来接她。



    她顺手摸了下口袋,什么都没摸着。



    愣了下,朝已经推开门的宋煜道,“我手机好像落楼上了。”



    “那咱们上去找找?”



    “行。”白小时点了点头,跟着宋煜又去了楼上。



    宋煜关门的一刹那,对面观察着他们这边动静的人,手上的mázuìqiāng差点就射了出去。



    他们以为白小时会立刻出来,然后打算在白小时上车之前,给宋煜和她射mázuì,宋煜晕倒了,厉南朔的人肯定会乱,抢白小时也不会有太大的难度。



    谁知白小时还没出来,两人又进去了。



    “他们该不会真的发现了什么了吧?”守在对面的几人,忍不住怀疑道。



    “刚才宋煜出来的时候,没有看着咱们这里,表情比较轻松比较淡定,他要是知道咱们就在这里守着,还能那样?”其中有个人忍不住怼道。



    “也是,再等一等吧,等两人倒在地上,然后咱们的人就冲过去,混战,然后我们几个,就跟着宋煜和白小时上的车,去堵他们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只觉得双耳发烫,心里发慌,怎么着都不舒服,刚才躺在那儿洗头的时候,就有点儿不舒服,觉得骨头缝里发痒发疼,像是有虫子在钻来钻去。



    但是化疗都已经过了一个多礼拜了,以前这个时候,身体都已经恢复得差不多了,不会继续骨头疼。



    总感觉有哪儿不太对。



    她坐在刚才理发的房间里,看着宋煜还有店长经理他们,地毯式地搜索房间,找她的手机。



    心慌,有一种很难集中注意力的感觉。



    宋煜亲自检查了一遍,没发现白小时的手机,转身走到她跟前,轻声问她,“该不是手机没带,放家里了吧?”



    他刚才给白小时手机打了个电话,手机是关机状态,所以没法听声音找手机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呆呆地看着地上,似乎没有听见宋煜刚才问了什么。



    宋煜刚才看白小时的状态,似乎就有一点儿不太正常。



    她第一次第二次犯毒瘾之后,直到今天,都没有什么问题了。



    他和厉南朔都以为,可能是因为白小时那天摄入的毒品量特别少,所以瘾比较轻,她自己不知道,稀里糊涂的就熬过去了。



    问了医生,医生也说不是没有这样的可能。



    但是看现在的情形,好像又有一点儿犯了,可能是因为刚才的音乐声太响了,对白小时造成了影响。



    他不动声色,伸手在白小时眼前晃了晃,“在想什么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这才回过神来,抬头望向他,“啊?没什么,就在回想手机到底放哪儿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该不是手机没带,放家里了吧?”宋煜又重复了一遍刚才问她的问题。



    “不会啊。”白小时皱着眉头,回道,“我记得出门之后,等电梯时,好像还拿出来看了一眼时间呢,我这几天就出门了这一回,应该不可能记错吧。”



    宋煜也记得,白小时拿出手机看过时间。



    想了下,点头回道,“对,我也记得,我们也没去别的地方,手机应该就在这附近,别着急,会找到的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回头问店长,“楼梯上找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对哦,楼梯上和一楼还没找呢!我们出去找找!”店主恍然大悟,带着人赶紧出去了。



    宋煜其实是故意把人支出去的。



    他看白小时脸色很差,神思恍惚的样子,觉得还是不要被旁人看见的好。



    哪怕在这儿多耽搁一点儿时间,也不能让他以外的人,看到白小时犯瘾的样子。



    “要不要喝水?你下午都没喝几口水。”宋煜转身替白小时倒了杯开水,往里面塞了颗镇痛片,晃了晃,等融化了一些,加了点儿冷水,然后递到她手边,低声道。



    “好,确实有点儿口渴了。”白小时接过去,一口气就灌了一杯。



    “再给你倒一杯?”宋煜又问。



    “行。”白小时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把水杯递给了宋煜之后,忽然烦躁地站了起来,原地来回走了几步,问宋煜道,“宋煜,你说,那些能坚持化疗几十回的人,是怎么能忍受得了的呢?”



    宋煜想了下,回道,“忍忍,就过去了,毕竟好好活着,留在自己的亲朋好友身边,比什么都重要。”



    “也是。”白小时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“你要是不舒服,多喝点儿开水,医生上次不说了吗?多喝开水,有益于身体新陈代谢,对你化疗过后的恢复,也有效果。”他说着,又把杯子递到了白小时手里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一口气又喝了半杯。



    忽然觉得有点儿想上厕所,于是朝宋煜道,“我去上个厕所啊。”



    “去吧。”宋煜点头回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一进房间里的厕所,宋煜立刻开门,快步走了出去,低声朝店长嘱咐,“没有我的吩咐,任何人不许进刚才那间房间,就说一直在找手机!”



    店长的脸色,一下子有了变化,却不管多说什么,点了点头,回道,“好的。”等到宋煜回了那个房间,忍不住朝身边的人轻声道,“你看,贵圈可真乱啊!多么冠冕堂皇的理由,还手机丢了,我看肯定没丢!就想在咱们房间里多待一会儿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