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38章 说曹操,曹操到

    白小时在马桶上坐了会儿,发了会儿呆,然后起身,用冷水洗了把脸。



    冰冷刺骨的水流过指缝,泼在脸上,似乎好些了,没有刚才那么难受了。



    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脸色惨白之中,透着一丝黄,黑眼圈很深,像是连着三天三夜没睡过觉的样子。



    但是确实,她这些天睡眠质量不行,总是会惊醒,或者是被身上的疼痛感给痛醒。



    她打开厕所门,出去,看到外面就宋煜一个人,想了下,问他,“手机还没找到吗?”



    “还没呢。”宋煜摇了摇头,“咱们就先在这儿等一会儿吧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打量了白小时的脸色两眼,问她,“好些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好些了,可能是我这些天没休息好,所以有点儿难受。”白小时点头回道。



    想了下,又道,“我刚想起来,刚才我不是去过隔壁修理店吗?手机也有可能是落在那儿了,反正不是在车上,就是在这两处地方。”



    她也不是舍不得一只手机,而是因为手机上存了很多重要的号码,丢了,再想把号码都找回来,不容易的。



    宋煜想了下,回道,“那我给楼下的人打个电话,让他们去隔壁修理店,还有车上,再仔细找找。”



    说着,从口袋里掏出手机,吩咐了其余人,好好在这附近找一找。



    挂了电话,白小时顺口问了声,“现在几点了?”



    “马上四点了。”宋煜看了眼手机屏幕,低声回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跟厉南朔约好的时间,是四点,他只允许她出门一小时。



    但是现在手机丢了,估计还得再耽误一会儿,希望厉南朔不要生气才好。



    她正思量间,宋煜的手机又震动起来,他低头看了眼,是陆枭打来的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吩咐了,这些天,千万不要让白小时接到跟那天晚上枪杀案有关的人的任何电话,怕大家会走漏风声,让白小时担心。



    陆枭就是那晚的当事人,宋煜几乎是毫不犹豫地按了挂断。



    “谁啊?”白小时顺口问道。



    她看着,状态比刚才好一些了,应该是镇痛片起了点儿效果。



    宋煜勾起嘴角笑了笑,回道,“没谁,苏苏,长官警告过我,执行任务的时候,不允许接家人电话。”



    “不是吧?这么没人性?”白小时忍不住调侃了句,“厉南朔简直是个周扒皮,我要是你啊,我就不会选择一直跟着他。”



    宋煜又笑了笑,后背却忍不住有点儿发凉。



    心里暗暗想着,这都是为了白小时好啊,希望厉南朔永远也不知道他刚才拿他做了挡箭牌,不然肯定要他好看。



    脑子里刚闪过这个念头,手机忽然又震动起来。



    他一看,是厉南朔打来的。



    简直是说曹操,曹操到,怕什么就来什么,古人诚不欺我。



    他硬着头皮,给白小时看了眼来电显示,“长官打来的,可能是给你打了电话,没联系到你,所以打了我的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犹豫了一下,接过手机,接通了,轻声道,“是我。”



    “白小时,让你四点前回家,你自己看一看,现在几点了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的语气,有一种山雨欲来风满楼的意思,听着十分冷淡,但白小时还是听出了他的怒意。



    她不禁有些头大,伸手抠着额头上的一颗小痘,硬着头皮回道,“我手机掉了,正在找呢,不然十几分钟前就回家了。”



    她就为了一个手机,耽搁了这么长时间?!



    厉南朔顿了下,咬牙切齿地反问,“手机值几个钱,你的命值多少钱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考虑了下,半开玩笑半认真回道,“大概……会比我的手机贵一点儿吧。”



    “白小时!”厉南朔一声沉喝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随即没了声音,老老实实听着厉南朔训话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虽然不想朝她发火,每天都告诫自己好几遍,要对白小时耐心耐心再耐心。



    但是今天情况不同,他原本就在气头上。



    刚会议结束,他回到办公室,正好接到卓向阳的电话。



    之前他麻烦卓向阳去黑市打听了消息,卓向阳那里去打听冯雪媛消息的人回来说,冯雪媛消息没打听到多少,倒是打听到了白小时的价格。



    谁能生擒白小时,赏金十个亿。



    这些人,胆子可真够大的了。



    仗着有三不管地区当作老窝,a国兵力难以介入,就敢在黑市上如此买卖堂堂一国副总统夫人的命!



    还只值十个亿!



    他随随便便卖掉一点儿股份,都不止这么点儿钱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愤怒之余,又觉得有些可笑,偏偏白小时态度还不紧不慢的,一点儿不把自己的叮嘱放在心上的样子。



    他深吸了一口气,强压下心头的怒火,沉声道,“你要是去黑市打听下,就知道自己命现在值多少钱!十个亿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立刻领悟了,厉南朔为何这么生气,但是她确实也不是故意的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现在一定特别生气。



    她想逗他开心点儿,想了下,插科打诨反问道,“我竟然值十个亿呢?这么值钱?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没听到厉南朔回答,觉得自己可能又说错话了,效果适得其反了。



    又乖乖的,不做声了。



    “你既然知道,十个亿对于普通人的吸引力有多大,现在,立刻,下楼回家!”厉南朔沉默了会儿,沉声道。



    “但是我手机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我再问你一遍,手机值钱,还是十个亿更值钱一点?!”白小时话刚说到一半,厉南朔就打断了她的话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其实想说,那她先走,然后等店里找到了再给她打电话,让宋煜来取。



    但是厉南朔现在显然正在气头上,像是吃了zhàyào似的,不说也罢,顺着他的意思就好了。



    她没吭声了,挂了电话,老老实实把手机还给了宋煜。



    “我东西还在隔壁修理店,你记得叫人帮我取一下啊。”白小时愁眉苦脸地朝宋煜吩咐道。



    “行。”宋煜点了点头,开门,跟她一起下楼去。白小时下楼的时候,隐隐约约觉得有哪儿不太对,走到一楼,才反应过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