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42章 没规矩没教养

    淳于家就在临市市郊,一个小时以后,淳于澜瑾和两个孩子就抵达了淳于家。淳于家倒是有旧风骨节气的,建筑都是仿古样式的,红琉璃瓦的屋顶,蓝墙,檐角的飞燕,红漆少说三四米高六七米宽的大门,门口的石狮子,顶上挂着写着淳于两个字的牌匾,每一样都像是古时的艺术



    品。



    “以前听人说,咱们长官是王爷的后裔,竟然是真的。”警卫员跟着淳于澜瑾下车的时候,看着眼前的景象,有些吃惊,忍不住轻声感叹了两句。



    “这房子是挺气派的,怎么保存到今天的啊?”



    淳于家的管家提前接到通知,已经在门口等着了,见淳于澜瑾到了,朝她迎上前来,微微点了下头,“老姑xiaojie回来了。”



    一言一行,无不显示着倨傲,虽然对待淳于澜瑾比较礼貌,但是能够让人看出生疏和不待见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似乎已经习惯了这种态度,伸手丝毫没变,点了点头,低声回道,“嗯,回来了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拉着两个孩子,跟在淳于家管家身后,进了大门。



    “等我向老太太回禀一声。”管家走到石墙屏风前停了下来,客气地朝淳于澜瑾和她身后的警卫员招呼道。



    等管家走了,淳于澜瑾才朝身后的警卫员道,“这房子是翻修过的,之前混战时期,被一把大火毁掉了一半有余,三四十年前按照老祖宗的建筑图纸,翻修过。”



    “怪不得保存得这么好!”警卫员小声低估了句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笑了笑,没吭声。



    淳于家很长一段时间,不敢翻修房子,即便有的房子被烧得连房顶都没了,因为害怕战争时期,那些军队看出他们家有钱,来烧杀抢夺。



    而房子被毁直到翻新,中间的那几十年,她这个妾室的分支,过的是什么日子,只有经历过才知道。



    从她出生开始,一直到出嫁之前,她的直系亲人,全都是住在被烧毁的那半边地方,剩余那些自诩高高在上有八旗满室血统的,住的就是好房子。



    淳于家有多气派,有多好,好像一直以来,跟她也没什么关系。



    当时厉南朔的爸爸家里也不算十分富裕,在淳于家看来,也算是qióngrén,奴才,他们从没把厉家放在眼里过。



    如今站在大门口,当时的屈辱感和受到的下三等的待遇,仍旧历历在目。



    她是实在不愿意回来的,要不是家里的老太太请她回来吃顿饭,她大概永远也不回主动回来。



    小司和冒冒两人,从没见过这样住人的地方,特别新鲜,松开了淳于澜瑾的手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没留心,两人已经跑到了旁边荷塘边上,看鲤鱼,看花盆里种各式各样的兰花。



    “那边危险,赶紧回来!”淳于澜瑾刚准备叫警卫员去把小司和冒冒拽回来,不远处的回廊上,已经有个人看见了。



    不屑地盯着冒冒和小司看了眼,冷冷嘲讽了声,“真是没有规矩没有教养!也不看看那一盆兰花要多少钱!以前性子就野,家里的孩子都一样的脾性。”



    淳于澜瑾朝那边看了眼,认出来,那是家里老太太的大儿子,二十几年没见,还是一样的招人恶心。



    “随口骂人的,才叫没有规矩没有教养。”淳于澜瑾原本想发火,然而想着,和这种人发火也没什么意思,不与傻瓜论长短,径直一句话冷冷抵了回去。



    “淳于澜瑾,你恐怕是忘了,你的根,就在淳于家。”站在回廊上的老太太的大儿子,冷笑着回了句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没说话,只是和他冷漠地对视了两眼。



    那些警卫员跟在厉南朔身边习惯了,就没见过厉南朔和他家里人受过这种憋屈。



    姓蒋的领头的上尉,实在是rěnwúkěrěn,上前一步道,“这位先生恐怕还不知道,封建王朝早就灭亡了吧?”



    “还以为自己骨头里流的血比别人尊贵一些呢?要不要我告诉你现在是几几年?!已经不是一七一八开头了!”



    淳于澜瑾对于淳于家这种自以为高高在上的态度,已经习以为常,见蒋上尉动怒,伸手拦住了他,轻声道,“蒋上尉,不必动怒,无所谓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又扭头问道,“老太太可以见我了吗?”



    管家回来,见两人要吵起来了,立刻抢先回道,“可以了,老太太让您现在过去!”



    老太太家大儿子,见淳于澜瑾带着两个孩子,还有七八个警卫员,要一起进去,随即沉声道,“老太太的规矩,随行的人,不超过两个,破了规矩,你现在就可以选择走!”



    “蒋上尉,你跟我进去吧。”淳于澜瑾极力忍耐住了,拦住了想继续理论的蒋上尉,朝他低声道。



    蒋上尉咬着牙,点点头回道,“我一个人进去可以!”



    “但是你们淳于家的人都听好了,两个小少爷要是出了什么万一,我会如实禀告长官,只怕到时候,你们整个淳于家,连翻新房子的机会都没有!”



    说完,气吼吼地扭头朝身后警卫员下令,“全体!向后转,回车上!”



    淳于澜瑾对于蒋上尉上面一番话,没说什么,拉着冒冒和小司,往老太太房间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她没带两个孩子进老太太房间,而是让蒋上尉带着孩子在外面玩。



    她不想吓到两个孩子,让他们看到他们奶奶和外婆的娘家,是这样的。



    进去的时候,老太太正坐在一张罗汉床上,微阖着双眼,盘着手里的佛珠,屋里满是供奉的香味。



    淳于家祖祖辈辈信佛,香堂里一直供着一尊金佛,想必现在还在。



    罗汉床就是电视里放的,宫里娘娘格格她们放在外面房间的那种木沙发样的床,可以做会客用。



    老太太坐的这个罗汉床,还有手里的黑檀木的上等佛珠串,都是那时候宫里皇上赏赐的,一直保存至今,全都用得油光发亮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年轻的时候,总想着,什么时候能坐一坐这个罗汉床,摸一下那串散发着淡香的佛珠,就好了。然而现在看着,只觉得有些可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