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43章 绝不让儿子受委屈

    正如蒋上尉所说,封建王朝早就灭亡了,这一大家子,还以为自己是尊贵的皇室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走到淳于老太太面前,自己搬了张椅子,坐在了边上,接过了佣人递过来的茶,淡淡叫了声,“老太太。”



    还没喝,老太太抬眼望向她,“这杯茶,是要奉给我的,不知道吗?”



    “您是福晋还是王妃还是郡主啊?”淳于澜瑾忍不住笑,盯着老太太,眼睛都不带眨一下,自己喝了一大口杯子里的茶。



    “回娘家,第一杯茶,就得奉给长辈喝,这是规矩。”老太太也没恼,淡淡回道。



    “可自从二十多年前,我跪在你们面前求你们,你们全都无动于衷的时候,我就已经不觉得这是我娘家了。”淳于澜瑾不动声色地回道。



    老太太听到她这么说,禁不住皱了下眉头。



    顿了下,才道,“我总觉得啊,我老了,这个世道也变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可不是吗,世道早就变了。”淳于澜瑾抿唇笑了笑,“您今年,八十好几了吧?”



    “我话还没说完,你着什么急?”老太太狠狠扫了她一眼。



    “您说,我听着呢。”淳于澜瑾淡淡回道,示意老太太继续说下去。



    老太太冷哼了一声,才继续道,“这世道虽然变了,但是礼义廉耻,孝悌忠信这八个字,总没变吧?”



    “刚才阿天在你之前,进来和我说了,刚才一个小小的警卫员,都敢跟他叫嚣,我就想问问,南朔是怎么管理他的军队的,这么不知尊卑规矩!”



    淳于澜瑾是在这个家里长大的,老太太训她几句没关系,至少淳于家还没让她饿死,没让她风餐露宿,好歹是给了她一条活路。



    然而,厉南朔从小到大,就没喝过淳于家一口水吃过淳于家一口饭!她怎么可能任由老太太骂她儿子?!



    她沉默了几秒,盯着老太太的眼神,越发的凌冽。



    “我觉得蒋上尉刚才说的话,没有任何问题,厉南朔,姓厉,跟你们家有什么关系呢?轮得到你们来教训他吗!”



    “如今总统在他面前都得规规矩矩,小心行事!你们和他,只不过是隔了几辈的,他甚至从小到大见面绝不超过两回的,远房亲戚而已,他凭什么,要听你们的话?!”



    淳于澜瑾语气不怎么好听,老太太听着也越发的恼怒,狠狠一把把手上的佛珠,拍在了桌上。



    “厉南朔虽然是副总统,但他,始终是淳于家的后人,他是晚辈!就得听从淳于家的吩咐!”



    “老十六,你现在翅膀硬了是吧?不记得当初是谁把你养大了的吗?!闹饥荒的时候要不是我们顾念着你们,你早就饿死了!”



    老十六,是淳于澜瑾这一辈排行里她排十六的意思,从十三往后,全是汉人,十三往前,都是满族血统,这声十六,可真够讽刺的。



    而且,淳于澜瑾最烦的就是,淳于家的人在她面前提,他们是怎样施舍她这个汉人血统的后人的。



    闹饥荒的时候,她是记得的。



    他们给她家分的是什么粮食,他们自己又是吃的什么粮食?她吃的东西,只不过比仆人好了一丁点而已。



    “当年我吃过的东西,可以十倍百倍还给你们。”她忍不住冷笑。



    “不过听老太太这话,就没把我当成是家里人看过,是吗?您用不着在这倚老卖老!南朔连您是谁都不知道呢!您也没把他当成是家人看待,凭什么让他听你的话?”



    老太太听她这样说,倒是冷静了些,笑道,“他身上流着淳于家的血,族谱上写着他的名字,就是淳于家的人,除非他不是你生的。”



    淳于澜瑾算是听明白了,老太太这回让她回来,是想跟厉南朔沾上点关系,之前他不是副总统的时候,也没见淳于家的人说这样的话。



    淳于家果然还是心气高啊,当了副总统才看得上。



    真是够讽刺的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在他们族谱里,肯定也是被划分到最边角的位置,不用说的。



    除非她脑子不对,才会让她儿子,堂堂a国战神将军,堂堂副总统,受这种委屈。



    “再说了,我们家也从来没有人说,不认你这个后人吧?虽然以前……”老太太见她不说话,又开口道。



    “您还是别说了,您再多说一个字,我立刻,把族谱给撕烂!”淳于澜瑾不想再听老太太提什么以前什么血脉纯正这种话。



    她在淳于家听过几百上千回,她低贱,她比下人身份好不到那儿去这种话。



    这老太太,其实也不是当年淳于王爷王妃的那一支,只是下五旗包衣出身二福晋的后人。



    因为不是所有王妃都能生下儿子,王妃生不出嫡长子,那就只能让最大的庶子继承王位。



    而偏偏那个继承王位的庶子,是包衣生的,包衣奴才,意味着身份比那时候的汉人高不到哪儿去,并且,很有可能祖先早就跟汉人通婚过。



    她见老太太脸色不好看,忍不住撇着嘴角道,“要说淳于家一直坚持的老一套的规矩,老太太您的血脉也没有多纯正,您就能肯定,您祖上,一星半点的汉人血统都没有吗?”



    “而且,封建王朝早就亡了,您的孙子孙女,还能去哪儿找王爷格格生孩子啊?是吧?”



    “您的孙子孙女的孩子生下来,您也像当初对我这样,把他们丢到漏风烧焦的房子里去养着了?”



    一句句话,怼得老太太脸色铁青,一个字都说不出。



    “对不住,话说重了,您的养育之恩我还是记在心里的,只不过,我当年在这儿受过的委屈,我不会再让我的儿子,再经历一遍。”



    这些话,以前她从没敢当着老太太的面说过,而今说出来,心里简直舒爽得无法言喻。



    她见老太太气得嘴唇都哆嗦起来,怕自己把她给气死,又笑了笑,大度地回道,“算了,我今天也不是来吵架的。”“您不是说,有事情要跟我讲吗?我现在人就在您面前,讲啊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