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47章 报应来了

    刚跟冒冒通过电话的十二,跟已经回来了的蒋上尉一起赶了过来。



    听到前面十一大声嚷嚷的话,扭头问了声蒋上尉,“那是后门的方向,你们外面有人吗?先在后门和围墙附近堵着吧?”



    蒋上尉刚才才叫弟兄们出去吃饭,就留了一两个在门口。



    但是没办法了,无论如何,哪怕能救回来一个也是好的!



    他咬了咬牙,立刻掏出对讲机,通知剩下的一两个,立刻赶到后门。



    远处的十一被烫得抓心挠肝的,气不过,顺手从一个保镖怀里掏出一把枪,对准前面那两个模糊的人影,连开了两枪。



    “你干什么!!!”蒋上尉听到枪声的时候,已经来不及了。



    他冲过去,夺走了十一手上的枪,顺手就给了他脸上一拳,“要是射中两个小少爷怎么办!!!”



    十一原本也是好心,他是对着低处打的,想打中谁的腿,拖慢他们速度。



    被这一拳打蒙了。



    愣了几秒,伸手擦了下自己的嘴角,发现嘴里都被打出血了。



    他淳于十一从小到大,可从来没有人敢这么打过他啊!



    等他反应过来,想找蒋上尉打回去的时候,蒋上尉已经夺走了他们家保镖的一辆巡夜摩托车,朝那边追了过去。



    “他奶奶的!老子干了好事你还打我!”十一指着蒋上尉的背影,大声骂了一句,顺手也夺了一部巡夜摩托车,发动了,要去追蒋上尉。



    十二上前,用力抓住摩托车的龙头,警告道,“十一!别追了!”



    “我都被打成这鸟样了,你让我别追了?”十一瞪圆了眼睛,指着自己的嘴,愤怒道。



    “你知道刚才被抓两个孩子是谁家的吗?厉家的!厉南朔家的!”十二压低声音道。



    “那个小的还很有可能是厉南朔的孩子,你没听到刚才那个士官说,两个小少爷,少爷啊!我记得厉南希有一个孩子,另外一个不是她的就是厉南朔的!”



    “你今天已经错得够多了,要是那两个小孩出了什么好歹,你就完了!到时候就不止这一拳,全家都得跟着你倒霉!”



    十一愣了下,随即不解道,“不是,我就不明白了,为什么是我的错?我都被烫伤了,还帮忙抓抢孩子的,我错在哪儿了?”



    “第一,你用枪了!你不是部队里的士兵也不是警察,你用枪是违法的!间接证明了咱们家有枪!”



    “第二,你被奶奶罚在香堂面壁思过二十四小时,你去哪儿了?你要是没离开,就在香堂里老老实实待着,可能就不会出事!”



    十二这么一分析,十一才反应过来,他确实做错了。



    完了……



    “你最好祈祷能救回孩子,那样厉南朔也不至于很生气。”十一紧皱着眉头,冲他沉声道。



    “走吧!咱们家保镖已经追过去了,加你一个也没什么用,你就别添乱了,先去看看你的烫伤,简单处理一下,等着待会儿的暴风雨吧你就!”



    十一只觉得头都大了,唉声叹气地先回香堂。



    跑回房间一看,香炉也打碎了,里面那间房间也是一团乱,他的手机掉在地上,都碎屏了。



    “我新买的手机啊,私房钱买的……”十一心疼到要喘不过气来,随即拾起手机,想看看除了屏幕还有哪里摔坏没有。



    十二走到他身后,瞟了一眼,道,“我的十一少爷,您的命都不一定能保得住了,还心疼手机?我看你是脑子坏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这什么鬼,我手机真坏了啊?”十一解锁一看,愣了下,嘀咕了句。



    十二又在十一背后瞄了眼,扬了下眉头,诧异道,“这个小孩还挺聪明的啊,只不过没分得清计算器和电话本,怪不得叫我警察叔叔。”



    肯定是一开始想打110报警,但是计算器怎么能打得通电话?于是又乱按,按到了他的号码。



    十一有些不解,盯着手机上计算器软件上显示的110三个数字,没搞懂十二是什么意思,“什么鬼?不是我手机坏了吗?”

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,手上的手机忽然震动起来,吓得他一个哆嗦,差点又把手机掉在了地上。



    一看来电显示,是奶奶打来的。



    硬着头皮接了,“喂?奶奶,怎么了?”



    “你给我过来,滚到大厅来!十二要是在你边上,让他一起来!”



    “我天,报应也来得太快了一点儿吧。”十一忍不住小声嘀咕了句。



    “你在说什么?还不赶紧过来!”



    “过来过来!我是说十二就在我身边,我衣服湿了,换件衣服就过去!”十一随即变了语气,老老实实回道。



    两人过去的时候,家里的人站了满大厅的,还有很多穿着士兵zhìfú的,围在了大厅周围。



    十一进去的时候,想到刚才十二跟他说的话,腿不禁有点儿发软,不应该吧?厉南朔这么快就赶过来了?



    他走进人群,飞快地扫了一圈坐在那边的人,看清了所有人的脸,才暗暗松了口气,还好,厉南朔不在。



    “奶奶。”他走到老太太跟前,老老实实叫了一声。



    老太太脸色很不好看,望着他,沉声斥责道,“跪下!”



    十一看向那边坐着的一个没穿zhìfú的男人,蒋上尉正站在他身边。



    没看到有小孩,也没看到那个从没见过的姑姑,他感觉可能真的要惨了,孩子可能没追回来。



    好汉不吃眼前亏,他立刻乖乖跪了下去。



    “你刚才,为什么不在香堂!”老太太怒声斥道。



    果然跟十二预料的,一模一样,老太太果然问了他这个问题。



    他微微低着头,没作声,在想,要怎么回答才会最大程度的保全自己,不让对方过于生气。



    陆枭望着跪在老太太跟前的那个小子,看起来乳臭未干,应该二十岁都没有。



    刚才他晚了一步才赶到,赶到后门口的时候,bǎngjià犯的车子已经开远了,厉南朔亲卫队第一批赶过去两个,两个全死了。



    他叫人追着那辆车的尾巴过去,跟丢了,因为附近地势有点儿复杂,又是晚上,视线实在不好,没堤防那群人中间换了车,旧车丢在了路上。抱着冒冒的那个bǎngjià犯,大腿中了一枪,跑得慢,被蒋上尉在最后关头截住了,但是抱着小司的那个逃走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