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61章 他今晚不回来

    所以,肯定是宋煜给许唯书打的电话,白小时除非是疯了,才会主动要求心理辅导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脚步顿了下,又转身,走到宋煜跟前,沉声问他,“昨晚为什么给许唯书打电话?”



    宋煜微微喘着气,直起腰,诧异地盯着厉南朔,愣了几秒。



    许唯书这不靠谱的,昨晚才给他打了电话,今天就联系厉南朔了?!



    真是够会添乱的!



    “给你三秒。”厉南朔微微皱着眉头,沉声又道。



    宋煜不敢不说,硬着头皮,把昨晚发生的事情,全都跟厉南朔解释了一遍,顺带从白小时出了厉南朔办公室,下楼开始说起,替白小时为何占风的事情解释开脱。



    其实何占风的事情,厉南朔并不想听,他没有误解,没有想多,只是不想听到何占风这三个字而已。



    皱着眉头听宋煜说完,忍不住眯起双眸,轻声反问,“她想跟我离婚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不知道,白小时这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。



    虽然昨晚是他不对,连着发了两次火,但离婚就是解决所有事情的办法吗?她未免把事情想得太简单了些!



    “但她绝不是因为何占风,才想跟您离婚,绝对不是。”宋煜认真道。



    不用宋煜解释,厉南朔其实也能听明白。



    要不是许唯书这个电话,要不是他昨晚给宋煜的惩罚,他现在还被白小时蒙在鼓里!



    她竟然敢妄想跟他离婚?门都没有!



    “我看她确实需要心理辅导!”他咬着牙,低声道。



    说完,大步朝备用车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走到车门前,又回头朝宋煜道,“你告诉白小时,她敢再跨出大门一步,我打断她的腿!你们尽可以试试,我这回是不是危言耸听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被司机送回家里,下车的时候,明显听到了什么程序启动的声音。



    她以为是自己不小心碰到了什么家里的按钮之类,莫名其妙朝周围打量了一圈,却什么异常都没发现。



    在原地走了几步,忽然听到一声很小的电子提示音,“红外线电网系统已启动!”



    什么鬼?红外线电网?



    厉南朔刚刚好像说到了这个名词。



    她正当不解的时候,正好看到围墙外边有只小麻雀想要飞进来,刚飞到墙头边,忽然惨叫了声,掉了下去。



    这就是红外线电网?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想出门看看,那只可怜的小麻雀到底怎么了,却发现大门关上了,怎么都开不了。



    “这是副总统远程操控的,需要他点击开启,家里的人才能开门出去。”警卫员好心地解释了句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这是铁了心的,不准她出门啊。



    手机摔了,把门锁了,开了红外线电网防盗,他以为她是贼?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一整天,除了宋煜回来,门开了三秒,家里的人没一个出得去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没有手机,没法跟厉南朔联系,又担心今天初审的结果,还有小司到底怎么样了,整天都心焦到不行,几乎坐立不安,饭都不怎么吃得下。



    到了吃晚饭的时候,宋煜才说厉南朔打来电话了。



    她心急火燎下楼,刚要接电话,宋煜却说厉南朔已经挂了,说他今晚不回来了。



    “初审是不是结束了?他去哪儿了?他昨晚应该就没睡觉吧?”白小时忍不住惊讶地问。



    宋煜也是一问三不知,摇头回道,“不知道他去哪儿了,反正说,今晚不回来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初审结果我也不知道,但是你可以看电视转播,晚上新闻一定会放的。”



    他回答着的同时,心里却忍不住在想,要么,厉南朔是为了回避白小时要提离婚,所以今天晚上就不回来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没做多想,看了下时间,立刻去客厅,开了电视。



    夜间新闻正好开始。



    除了娱乐新闻,白小时从没这么认真地看过新闻频道,几乎是一字不落地看着听着。



    放到最后的国政新闻时,才开始播放下午四点多结束的,举国人民都在关注的靳旬案的初审结果。



    向来,贩毒的案子都是民众最为关注的国事,更不用说,靳旬这种十恶不赦的,在三不管地带还有些势力的罪人,国际关注度高,民众关注度更高。



    连平常不声不响的佣人阿姨,听到有这条新闻的播报,洗碗洗到一半,直接擦着手从厨房里出来了,站在沙发后面,目不转睛地看着。



    镜头切到了站在法庭最中央的**官,“……初审人证物证皆证据充足,因此我们可以直接宣判初审结果!”



    说到这里,话筒直接对向了坐在他身后,旁听团正中心位置的厉南朔,“由副总统宣读最终结果!”



    电视屏幕里面,寂然无声,所有人都在紧张地等待着审判结果。



    包括电视机前的白小时,还有宋煜和佣人阿姨他们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起身,拿起桌上的稿子,接过话筒,语气异常的淡定冷漠,“初审判决,死缓。”



    伴随着他话音落下的,是**官的一锤定音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听到那之后,偌大的**庭里,传来的一片哗然,虽然不响,但是这个审判结果,很明显造成了影响不小的非议。



    镜头飞快地切到了被告席,被告席上的靳旬,被武警押着强行站了起来。



    仅仅三秒左右时间,白小时却看见,靳旬那张粗糙的老脸上,露出的那一抹淡淡的,嘲讽的笑意。



    似乎早就预料到了这个结局,他在嘲讽国际上的关注,嘲讽这个国家,嘲讽一个副总统,也只不过,是被他玩弄于股掌之间。



    三秒之后,又切回到了主持人的直播间画面。



    关于这件事,没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还是屈从了那帮恬不知耻的bǎngjià犯。



    死缓这个判决,非常微妙,一般来说,初审死缓,后面无论几审,大部分结果,绝不会比这更严重。



    这样一个死几百次都不够,下十八层地狱都不够的恶人,都不够判死刑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不知道,会有多少跟她一样,守在电视机前,就等着这一个宣判结果的,深受毒品残害的家庭,在电视机前哭了。



    就在这一刻,她忽然彻底明白了,为什么厉南朔会有那么大的压力,为什么要在办公室里朝她发那么大的火。心中一瞬间,五味杂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