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66章 你应该给白小时下跪

    厉南朔看到真实的一切,才相信,自己确实还活着,刚才真的只是梦而已,忍不住悄悄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哭得眼睛都肿了,坐在那儿,不住地抹着眼泪。



    “医生说了,没什么大碍,最多,后期难恢复的地方,做个植皮手术就行。”厉南朔进了房间,朝淳于澜瑾轻声道,“不要在孩子面前哭。”



    “都是我不好……”淳于澜瑾一看到小司身上缠的那些纱布,根本控制不住,声音沙哑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要说不好,也是因为我,没有及时把他救出来。”厉南朔随即低声道。



    一直没有作声的厉南希,忽然从床沿边站了起来,走到厉南朔面前。



    忽然,“扑通”一声,直直跪在了他面前。



    “对不起。”她声音有些哽咽,轻声朝厉南朔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没有伸手扶她,只是盯着病床上的小司和冒冒。



    半晌,低声回道,“你要是心里觉得愧疚,有感恩之心,那你应该跪的,不是我。”



    “而是小时,是她说,让我用冒冒去换小司。”



    “谢谢她。谢谢你。”厉南希忽然间觉得,自己真不是个东西。



    后来江妍儿出事儿之后,去监狱里看过她,那个时候,她还在怂恿江妍儿做坏事,让她抢走厉南朔。



    她觉得特别不公平,为什么她作为厉南朔的亲姐姐,却从来没有得到厉南朔的一点偏爱,但是白小时,厉南朔却把她宠上了天。



    她被关进监狱,是要进行改造的,白小时被关进去,却是因为厉南朔想保护她。



    她承认,那段时间,她简直不算人,还怂恿淳于澜瑾过来,故意离间白小时和厉南朔的夫妻感情。



    到现在,她才知道自己真的错了,错得有多离谱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确实应该好好对白小时,她是个不可多得的好女人。



    因为她也是母亲,所以知道,要做出这种亲手把自己孩子推入险境,换取没有血缘关系的别的孩子的安全,要有多大的勇气。



    她佩服白小时,至少对于她来说,是绝不可能做出这样的决定的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沉默良久,轻声道,“起来吧,看到小司好好的,我就放心了。相信你也放心了,回去吧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朝门口的警卫员吩咐,“送她回监狱。”



    厉南希这次没有挣扎,没有歇斯底里,只是不舍地回头看了眼小司。



    “妈妈回去了,过段时间再出来看你。”



    小司眼里不禁闪过一丝失望,还有难过。



    但是刚才厉南希跟他说了好多话开导他,他已经心里好受多了。



    “妈妈再见。”他依依不舍地朝厉南希挥了挥手。



    “再见。”厉南希勉强朝他笑了下,眼泪却止不住地往下滑。



    小司看见厉南希哭了,也忍不住跟着哭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刚才医生给他处理灼伤伤口的时候,他都没哭,因为要坚强给妈妈看,但是妈妈要回去了,他是真的舍不得。



    “妈妈!”他忽然掀开被子,想要下去,冲到门口去抱抱厉南希。



    护士一下子拦住了他,“不可以的!要过几天才能下床哦!”



    厉南希憋不住了,转身,飞快地又回到病床边,伸手用力把小司抱入怀里,亲着他的脑袋,柔声哄道,“小司要长大了,要乖一点,听小舅舅和外婆的话,听见没有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在旁看着,心里其实也挺不是滋味的。



    但是他一直觉得,假如一个人犯了错,没有受到足够的惩罚,是不可能悔改的,这是他亲手把厉南希送进监狱的原因。



    他也相信,通过这一次,厉南希已经充分认识到了自己的错误。



    但不能因为她是厉南朔的姐姐,就对她格外法外开恩。



    两人抱了半分钟左右,厉南希狠了狠心,松开了小司,“妈妈真的要走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妈妈,我会乖,但我也会很想你的……”小司哭得喘不上气来,噙着眼泪,用力点头回道。



    冒冒也觉得,小司哥哥哭得有点儿让他难过,他跳下床,悄悄走到厉南朔身边,拉了下厉南朔的衣角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忽然觉得,有时候血脉连心这种事情,还挺玄乎的。



    他一下子就看懂了冒冒什么意思,虽然冒冒没有说话。



    冒冒想让厉南希多陪陪小司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望着厉南希松开了小司,再次转身,恋恋不舍地往门外走。



    没等她走出房门,忽然低声开口,“春节的时候。”



    厉南希惊讶地看了他一眼,有些不明白他什么意思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神情有些许不自然,低头看着冒冒,又低声道,“我说,你今天出狱是特殊情况,不算放假,所以,你还有一次机会出狱探亲,春节的时候,准假。”



    厉南希做梦都没想到,厉南朔竟然会同意过春节的时候给她放假。



    心里一时欣喜到了极点,以为自己听错了,在做梦。



    但又怕多问了,厉南朔会不耐烦会后悔,什么都没说,只是噙着眼泪,又回头朝小司和淳于澜瑾笑了笑,“那我回去了啊。”



    淳于澜瑾跟着她往外走了几步,絮絮叨叨又嘱咐了几句,“在里面一定要好好表现啊,要听狱警的话!还有两年不到了,很快的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听着她们说话,低头摸着冒冒的脸,脑子里,却在想着白小时。



    他现在,迫不及待地想回去,告诉白小时,靳旬的事情已经解决了。



    他把她关在家里,就是因为不确定,能不能完美地解决这件事,又怕她担心,又怕她不肯听自己话,好好待在家里等他回去。



    现在一切都好了,以后他绝不会再朝她发那么大的火。

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做事太过霸道,有时候因为自己的顾虑,没有对白小时太过坦诚,总是造成她的误解。



    他知道是自己的错,但是哪怕这件事让他重新选择一回,他还是会选择瞒着白小时,等解决完了所有事情,再向她坦诚。



    因为他是个男人,他是白小时的丈夫,是冒冒的爸爸。他理所应当要撑起这个家,把外面的所有事情,都处理得妥妥当当,保护好这个家,保护好自己的妻儿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