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75章 要你嘴里的

    何占风今天确实是心里揣了件事儿过来的,白小时这么一问,随即想到了正事。



    认真回道,“你还记得吗?之前给你做过检查的那个医生,那个癌症专家,他经常会去世界各地参加一些医学研讨会,他前两天给我打了电话。”



    “跟我说,前段时间他去参加一个会议的时候,发现国际上在攻克癌症专题方面,有了新的进展,你这病,有救了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轻声反问道,“什么意思?”



    “意思就是,以后你甚至不需要化疗。”



    何占风话刚说到一半,厉南朔喝完了药,忽然朝白小时道,“把糖给我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随手拿了个牛奶糖,递给了厉南朔,继续专注地望着何占风,等他继续说下去。



    不用化疗!



    这简直是她白小时这辈子,听到最令人振奋的一件事!



    天知道她是多么不想继续化疗了,那真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得了的痛苦!



    何占风盯着她期盼的眼神,正要继续说下去,厉南朔忽然伸手,强制勾住白小时的下巴,让她看自己。



    “我要你嘴里的。”



    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行为很幼稚,但是,那种感觉他经历过一次,有多绝望有多难受,深有体会,所以也要让何占风经历一次,让他彻底死心。



    “别闹了!”白小时用很小的声音警告他,伸手挡住要朝自己靠过来的厉南朔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却根本不在意她的反抗,直接伸长手臂,将她捞入了自己怀里,强行撬开她的嘴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想推开他,然而他箍着她的手臂用了力气,用力推也是纹丝不动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用舌头从她嘴里勾出那块融化了一点儿的牛奶糖,才心满意足地松开了她。



    然后继续闲适地靠在沙发上,像是刚才什么都没发生似的,朝何占风伸了伸手,示意他继续说下去。



    何占风觉得今天的厉南朔,尤其不正常,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吗?他有想过白小时会不好意思吗?



    他诧异的来回看了两眼厉南朔和白小时,目光定在了厉南朔身上。



    虽然知道白小时和厉南朔这种行为是正常合法的,但是当着他的面,热吻将近半分钟,正常人肯定没法接受。



    他何占风是正常人,所以现在,就像是吞下了一颗死苍蝇,咽不下去,吐不出来,愤怒,难受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望着面色有些涨红的何占风,嘴角勾起一丝满意的笑,低声道,“何先生,要是没有兴趣继续说下去的话,我帮你说。”



    “恰好啊,前两天许唯书池音他们,还有京都第一人民医院的院长,都联系了我,告诉了我那件事。现在不用化疗,也可以杀死体内癌细胞,那项医疗技术已经拿到了国际认可。”



    “简而言之就是,它在人体内发挥效果的时候,只杀死癌细胞,而不杀死正常细胞,会最大程度地减轻治疗癌症病人过程中的痛苦。并且,治愈率达到百分之九十以上。”



    “我早就预约好了,小时,将会是帝国之内,体验到这项技术的第一人。”



    何占风忽然有些想笑,正常的,厉南朔这么关心白小时,肯定是第一时间关注这些消息。



    是他多管闲事了。



    “还有其他事吗?”厉南朔说完,又笑着问他。



    坐在一旁的白小时,几乎是目瞪口呆的状态,厉南朔已经给她预约了,却什么都没跟她说,什么都没透露。



    他什么意思?



    “那就没事了,打扰了。”何占风最后朝白小时和厉南朔笑了笑,起身,轻声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来不及弄清厉南朔到底怎么回事,她只知道,刚才厉南朔那一番明晃晃的羞辱,真的过分了。



    “你幼稚不幼稚?”她皱着眉头,朝厉南朔低声骂了句,起身就朝出门的何占风追了过去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此刻心情却好得不得了,心里憋了好多天不能跟旁人说的怨气,终于发泄了出来。



    他没阻拦白小时,眼睁睁看着她追了出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追到门口,叫住了何占风,“何占风,你等一下!”



    何占风已经穿过花园,走到了大门口,闻言,慢慢停下了,转身望着白小时快步走到他面前。



    “对不起啊,刚才那件事我也不清楚,他还没跟我说……”白小时略带歉意地朝他道歉。



    “没事儿,我知道你不清楚。”何占风却打断了她道歉的话,笑着回道,“不用向我解释什么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的唇,因为刚才厉南朔的那半分钟热吻,还是通红的,像是涂了口红。



    看着,确实有点扎心。



    “外面冷,你穿这么点儿别冻着了,赶紧回去吧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转身朝他停在门口的车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不知道说什么才好,但是也不想让何占风太难堪地离开。



    踌躇了一下,又叫他的名字,“何占风!”



    “嗯?”何占风打开车锁的同时,回头又淡然望向她。



    何占风总是这样,不喜欢说话,喜欢把最深的感情,埋在脸部表情以下,不显山露水。



    但是白小时知道,他现在肯定心里不好受,她知道他的感情。



    她确实不该给他希望,但是处在朋友的角度,也不希望他处于太难堪的境地。



    她朝他又走进了几步,用只有他们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,轻声道,“对不起,那天晚上我睡着了,后来厉南朔出了点事儿,我就忘了回复你。”



    她也不想把她和厉南朔夫妻间的争吵,告诉旁人,越解释越不清楚。



    “所以你现在,是来告诉我答案吗?”何占风沉默了几秒,轻声反问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根本不知道他后来给她发了什么短信,对于何占风的提问,半天说不出话来,不知道怎么回答。



    何占风看着她为难的神色,以为她是说不出口,又朝她笑,低声道,“行了,我知道了,不用说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刚才厉南朔的做法虽然很不成熟,但是我知道,他对你是真的很好,那我就放心了,以后除了公司的事情,我都不会找你了。”他说话条理清楚,语速较快,似乎很不在意的模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