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76章 我会试着放下你

    但是说的话,却让白小时忽然控制不住的有些难受,她心疼何占风,是出于朋友的关切心疼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和她和何占风,谁都没有错,只是被命运开了个玩笑,在错误的时间,遇到了错误的彼此。



    还好,何占风和她谁都没有说出那段往事,没有说出那个秘密,也算是给了彼此最后的尊严。



    他保持着浅淡的笑容,又道,“白小时,我相信你会好起来的,也相信,你跟厉南朔会一直幸福下去。”



    “我欠白家的人情债,到今天为止,还清了,应该算是对你爷爷,有了个交代吧。”



    他说着,顿了下,又道,“但我相信,我们以后还可以是很好的生意伙伴,你觉得呢?”



    “会的,也还是朋友。”白小时用力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这应该是何占风对她的一个告别吧,她听出了他话语中的苦涩和决绝。



    “行了,你快进去吧,冻着了厉南朔又得心疼。”他说着,开了车门,进了驾驶座。



    他没有摇下车窗,启动了车子。



    然后隔着车窗玻璃,又朝白小时最后看了一眼。



    “人这一辈子,总会有很多的分离,分离过后,人才会成长。”他看着白小时,轻声道。



    他不知道白小时是否能听得到,但也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他的嘴型,他说得太快了,她看不清。



    她想了下,回答他,“何占风,你真的真的很好,你会找到那个对的人。”



    何占风似乎听到了,又似乎没听到,收回了目光,望向了前面的路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他缓缓启动车子离开,心里忽然像是空了一下。



    时至今日,她自己也不清楚,是否对何占风有过一丝丝的感情,或许有过吧,毕竟在她最无助的时候,他出现了,帮她和厉南朔度过了难关。



    但是他离开的时候,并没有太难过,只是心忽然空了一下。



    何占风透过后视镜,看着那个站在门口,望着他渐行渐远的单薄身影。



    转过一个大弯,彻底看不到她了,才放慢了速度,自嘲地笑了起来,眼前有点儿模糊。



    暗恋一个人,放下,原来比他想象的要难一些。



    “但我会试着放下你。”他对自己说。



    “一定会的。”



    虽然他见过她的无助张皇坚强,他默默陪着她度过了蜕变成女人,变成了最好的她的过程。



    但白小时不知道他的存在。



    她的所有,只是为了厉南朔。



    现在也理所应当把她还给厉南朔。



    一定会的,那个脑海里,他在她身后跟随了好久的身影,一定会被时间抹平。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白小时透过烤箱外面一层玻璃,还没烤完,已经看到了她烤得惨不忍睹的蛋糕胚,全都软了下去,糊成一团,不成形状了。



    她知道厉南朔对自己的批评她得虚心接受,然而这次情况不一样,她好不容易下定决心,一定要做个像样的蛋糕出来。



    烤箱停止运作的时候,她忍不住长叹了口气,忍不住小声嘀咕了句,“要是齐妈在就好了……”



    “齐妈在还能是你做的吗?”厉南朔不知道什么时候回来了,靠着厨房门,讽刺她道。



    他一进门,就闻见一股奇怪的香味,走到厨房门口一看,就看到了白小时那惨不忍睹的杰作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回头看了他一眼,有气无力地回,“回来了?”



    他说的没错,要是齐妈在,齐妈肯定可以在厉南朔回来之前,已经烤出来一个成功的蛋糕胚子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刚忽然有事,出去了一趟,冒冒和宋煜还没回来,她就趁这个空档揉了点面。



    但是不知道哪个步骤错了,别人的蛋糕烤出来都是蓬松香香的,她的比面条还软。



    她有些懊恼地打开烤箱,想端出来看看,出了什么问题。



    一不小心,烫到了手,下意识往回缩了下手,轻呼了声。



    整个模具盘子,全都砸在了她脚上。



    她还没来得及脱掉拖鞋,厉南朔已经冲上前,将她抱起放在了一旁椅子上。



    “蠢死了!”他两脚踢掉她的拖鞋,皱着眉头责骂了句。



    “白小时,我真没见过比你还蠢的女人!你确定你不是做过变性手术的男人?”



    “……”



    过分了啊!



    虽然她在厨房确实笨手笨脚不错,但凡事都有个学习的过程啊!



    她一张脸憋得通红,小声嘀咕了句,“我是不是女人,你不知道?”



    “蠢死了。”厉南朔似乎没听到她回答的话,只顾着看她有没有受伤,抓起她一双手,仔仔细细看了一圈。



    看到她被烫红的右手拇指,随即松开了她,转身去旁边柜子里翻找了起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着他半跪在柜子抽屉前的身影,看了一会儿,被骂的委屈和恼怒,一下子就消了。



    她脑子里忽然想到一句话,“想到仙女也是要拉屎的,就很崩溃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这样的男人,为了她,什么都愿意做,着急时,找个烫伤膏,根本不顾及自己身份,就那么跪在地上,专心替她找药。



    可不就像网上说的那话吗?谪仙下凡,那也是个普通人。



    “自己去水龙头底下,用冷水冲一会儿!”厉南朔头也不回地吩咐。



    说完,就找到了许唯书给他的万能膏。



    起身,却看到白小时坐在椅子上,晃荡着双脚,直勾勾地盯着他看着。



    “没拖鞋。”她一脸无辜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盯着她看了两秒,有些无奈地走过去,把她连人带凳子,搬到了水池前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站在了椅子上,自己老老实实打开了水龙头,弯腰仔细冲了起来。



    “脚疼不疼,有没有被烫到?”他抬眸,望着她精致的侧脸,低声问。

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白小时摇头,把拇指凑到眼前仔细看了一眼,还好,好像没有起泡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温柔地抓过她的手,也看了眼,随手抽了张纸巾,替她擦干手,抹上了许唯书给他的万能膏。



    一边低声道,“还好。”



    “还好什么?”白小时对他这么没由来的一句有些不解。



    “比我预料的好一点儿,至少烤箱没bàozhà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有些囧,所以在厉南朔眼里,她确实有这么蠢吗?“以后我再也不进厨房了。”她垂眸,小声道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