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78章 好像一个傻逼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厉南朔已经准备好了所有做蛋糕胚的的原料。



    在碗里打了三个鸡蛋,蛋清蛋黄分离,然后加牛奶加白糖加色拉油,朝白小时道,“看着,你刚才那个面弄得都可以包饺子了,怎么做蛋糕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想到自己刚才很虎地,直接把鸡蛋和水就倒在面粉里揉了,揉了硬硬的一大坨,跟厉南朔这完全不一样,才知道自己确实很蠢。



    她忙不迭地点头,老老实实承认错误,“是的,副总统您骂得很对,刚才我那一坨面,连饺子都包不起来,您高看我了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对于白小时,实在是没法子,白了她一眼,继续做烤蛋糕胚的准备。



    “还有,能做出数字造型,不是事先用面坨揉出来形状,而是用模子扣出来的。”厉南朔一想到刚才那两坨软不拉几的东西,就头痛。



    越说越想笑,摇着头回道,“但是有一句话你说得很对。”



    “什么话?”



    “以后厨房,禁止你进入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虽然还是不怎么服气,至少她会煮泡面会煮饭会炖鸡蛋啊!



    但想到刚才厉南朔生气的样子,还是忍住了,没说。



    只顾着小鸡啄米般点头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把面糊倒进了模具,塞进了烤箱,设置了一个四十五分钟,随后摘掉了手套和围裙,丢到了一旁,“好了,走吧。”



    “去哪儿?要是不看着,烤坏了怎么办啊?”白小时有些担忧地回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简直被她堵得一点儿脾气都没了,拉着她就上楼。



    “上去换衣服。”



    都马上五点了,舞会准时六点开始,现在还不做准备就来不及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跟在他身后走了几步,忽然觉得自己小脚趾忽然传来一阵钻心的疼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没拉得动她,以为她脑子里又有什么问题想不开了,扭头一看,白小时低头看着自己左脚。

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他愣了下,问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尝试着往前又走了一步,行动间,小脚趾被牵扯得痛到钻心。



    才抬头望向他,神情茫然地回了一句,“脚趾疼。”



    可能是因为没怎么走路,刚才都不是很疼,她以为没事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俯身将她抱了起来,上楼放在床上,将她的脚搁在自己腿上,蹲在她面前,脱掉她左脚袜子一看,小脚趾的关节肿得都变形了。



    “白小时,你是báichī吗?!”厉南朔见状,忍不住皱着眉头骂了她一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看到小脚趾的情况,也有点儿惊讶,她没料到会这么严重,以为忍着痛,过一会儿就好了。



    以前她受了什么小伤,都是这么忍着忍着就过去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嘴上虽然凶,心里却心疼,伸手,轻轻掰了下她的小脚趾。



    刚动了下,白小时就“哎哎哎”叫了起来,“痛死了,不能碰!”



    看样子,是伤着骨头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忽然相信了以前齐妈说的一句话,白小时是真的很能吃痛,忍耐力真的超于常人。



    十指连心,这样她都能忍得住。



    他抬头,脸色黑沉盯着她看,一言不发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忐忑地和他对视了两眼,不敢说话。



    很显然,今天的舞会,她可能又没法去了,就这情况,肯定没法穿高跟鞋走路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精心准备的一个惊喜,全搞砸了。



    “我让医生过来。”厉南朔松开了她的脚,起身,到办公桌前,按了个内线号码。



    直到医生过来,给白小时处理好伤,厉南朔脸色都一直是臭着的。



    “那我能下床走路吗?”白小时小心翼翼地轻声问医生。



    “走几步当然没有大问题,但我建议您啊,最好不要走路,卧床静养几天再说,下床走路,也得穿那种比较软的拖鞋。”

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白小时轻轻嘟囔了一句。



    她还想问能不能去跳舞呢,医生都说了,走路都不太能,跳舞就更不用说了。



    她失望,厉南朔自然更加失望。



    这是他跟白小时在一起的第一个结婚纪念日,原本想搞得隆重一些,让白小时真正感受一下,被承认是他厉南朔的老婆,会有多风光。



    他站在一旁,全程沉默不语,气压低得可怕。



    等医生收拾好医药箱,起身告辞要走,才跟了上去,仔细询问注意事项。



    这大概是白小时这辈子第一次,为自己的蠢,感到丢人和懊恼。



    她一个人坐在沙发上,看着面前桌上放着的礼服包装盒。



    打开,把礼服拿起来,抖开一看,又是价值不菲的一件抹胸型高定礼服,外面黑色薄纱,内里是亮闪闪的深蓝色特殊料子,裙摆上绣满了星月图案,十分华丽大气。



    很美,美到让人能目不转睛的程度。



    他一定为今天,废了很大心思。



    大概全世界的女人,都在脑子里幻想过这样一个场景:



    整个舞会,都是那个王子为你一个人准备的,他的眼里只有你一个人,你们跳第一支开场舞,所有人将你们环绕在中间,看着你们跳完,接吻。



    然后舞会还没结束,他就带着你先逃走,到一个隐蔽的地方,继续在你耳边说缠绵的情话,送你一件珍贵的礼物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为她全都准备好了,然而她这个主角,没等舞会开始,却已经把事情搞得一塌糊涂。



    好像一个shǎbī。



    她心里有多悔恨懊恼,不用提。



    听着厉南朔在楼下和医生低声交谈的声音,看着面前华丽的礼服,发了会儿呆。



    “不用太担心的,没有骨折,只是这段时间不要多走路,养上一二十天就差不多了。”



    医生交待完所有要注意的事项,又笑,“您是不是因为晚上的舞会生气呢?但是现在也没办法了,夫人脚那样,走两步都疼,肯定是去不成了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请了很多人,包括面前的刘医生,刘医生西装都换好了,接到厉南朔的电话,衣服都没来得及换,穿得隆重就赶了过来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微微皱眉,低声回道,“你跟宋煜打声招呼,今晚让你们玩得开心就好。”



    “您不在,那开这个舞会还有什么意义呢?”刘医生摇头回道,“要不然大家都别去了吧,等夫人脚好得差不多了,再补上。”



    “不用。”厉南朔想也不想,低声回道。谁知道下次准备好了,白小时又能搞出什么幺蛾子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