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81章 妈,我们回家

    厉南朔也微微低着头,望着白小时。



    “我没有找到他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,咱们能找到宁姨,把她接回去,家人团聚,已经是最好的结果,总好过,假装她还活着,把她一个人孤零零丢在异国他乡,不管不问。”



    “我们应当开心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在她耳畔,轻声娓娓道来。



    他现在说得很冷静,但是只有自己知道,搜了几年,一块尸骨都没找到的崩溃感,是怎样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望着他,眼角的泪,无声地往下滑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将她搂得更紧,将她的脸,捂进了自己怀里。



    他知道白小时委屈,就算陆友心死了又能怎样呢?这种痛苦绝望的感觉,不会因为罪魁祸首死了,就能消失殆尽。



    他后来亲自开着战机,在大家都以为他是送死的情况下,杀死了当初指挥将他父亲的船击沉的主将,将他的军事基地捣毁。



    那是相当于恐怖组织的一个存在,全都是不怕死的。



    然而当他知道那个主将就在那里,得知他的确切下落,他毫不犹豫就追过去了。



    他的私心,成为了他战绩上最辉煌的一笔,也成为了帝国的骄傲。



    他把那个国际颁给他的和平奖,埋进了他父亲的衣冠冢里。



    却依旧还是遗憾。



    所以他可以理解白小时。



    寺庙的主持提前接到了通知,就在大殿里等着,直接将厉南朔一群人,迎到了后面供奉骨灰的地方。



    “我们一起找。”他将白小时放在了地上,伸手,擦掉她脸上的眼泪,轻声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强忍着悲痛,点了点头,无声地抽泣着,根据手上的纸条,一点点地找过去。



    骨灰摆放的位置都是错乱的,因此找起来很困难。



    但是厉南朔没允许旁人插手,他想让白小时亲自找到,圆了她的遗憾。



    两人隔着一个架子,面对面,厉南朔尽量跟着白小时的节奏,仔细查看骨灰坛底下的编号,她动一步,他也跟着动一步。



    然后白小时忽然停下了,长久地盯着手上的纸条,没动。



    厉南朔隔着一排架子,望着她,看到她先是无声地笑了下,随后拼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,憋到五官扭曲,脸色通红,伸手,抱住了一个骨灰坛。



    厉南朔随即快步朝她走了过去,看了眼底部的编号,就是宁霜无疑。



    他搂住白小时的同时,白小时低着头,亲了下怀里的骨灰坛,小声道,“妈,我找到你了,咱们回家吧……”



    她看到骨灰坛上的陈年灰尘,伸手擦了下,却一点都没能擦掉。



    十年的灰尘了。



    宁霜生前是最爱干净的,无时无刻不把自己打扮得干干净净的。



    她又伸手,用袖口用力擦了几下。



    擦着擦着,忽然控制不住自己,鼻翼拼命颤动起来,无声地哭了起来,靠在厉南朔怀里的身体,也一寸寸地滑了下去。



    别人说,人最为悲痛的时候,可能会哭不出声音,因为脑子无法思考,行为无法受控制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紧紧抱着白小时,陪着她一起坐在了地上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死死搂着骨灰坛,几乎半个身体都压在上面。



    她不知道自己这些年是怎么过来的,对宁霜的思念,一瞬间喷涌而出,压抑得她无法呼吸。



    她像是溺进深水中,像是回到宁霜离开的第一年,在深水游泳池,被那些人按着头,推进水里。



    她清清楚楚记得,自己最后一次被按进去的时候,想着,能跟着宁霜一起去死,一起离开这个肮脏的世界,就好了。



    真的死了,就好了。



    她怕水,真的很怕很怕。



    她可以克服对高空的恐惧,却永远无法克服对溺水的恐惧。



    因为那对于她,意味着死亡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一直搂着她,低头望着她,眼眶通红。



    半晌,忽然察觉到了白小时的异常,强行将她翻过身来,却看见她双眼紧闭,昏迷了过去。



    “宋煜!!!”厉南朔大吼了一声。



    等在门外的宋煜听到厉南朔的吼声,随即冲了进来。



    “把骨灰坛抱着!换个不会碎的容器装起来!”厉南朔强制冷静地吩咐完,同时飞快地将白小时抱起,大步冲了出去。



    一个小时后,厉南朔望着躺在床上挂着点滴,依旧没有清醒过来的白小时,心急如焚地问医生,“确定没有问题吗?她都晕过去了!”



    “检查过了,身体各项体征都是正常的,就是身体太虚弱了,可能是因为好几天没休息好,又受到了情绪上的打击造成的,真的没有大问题!”



    医生被厉南朔揪着衣领,吓得六神无主,哆哆嗦嗦地解释,“您要是不信,可以去医院做个全方位的检查!”



    宋煜也注意到,从定下日期要来q国开始,白小时整个人的精神状态就有点儿过于低落,拿个杯子都能手滑摔了。



    尤其是今天,脸色白得几乎是通透的。



    这个事情对她来说,肯定有一定影响的,不怪医生。



    看着被厉南朔吓得七魂散了六魄的医生,他忍不住上前,轻声阻拦道,“长官,医生是无辜的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扫了他一眼,半晌,还是松开了提着医生领口的手。



    医生差点被勒死了,吓得退出去好几步,捂着脖子,后怕地大口大口呼吸着。



    “都滚出去!”厉南朔的情绪也有些不稳定,转过身,背对众人沉声道。



    宋煜朝房间里所有人都使了眼色,几秒钟内,人全都退了个精光,只剩下厉南朔一个人,和躺在床上的白小时。



    他也希望能替白小时分担下她的伤痛,但却爱莫能助。



    在床沿边坐下的时候,裤子口袋里的一个硬物,顶得他有点儿痛。



    掏出来一看,是宁霜的本子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晕倒的时候,一直带在身边的本子掉了,厉南朔捡了,揣在了自己口袋里。



    他将本子放在了白小时枕边,松手的时候,窗口吹进来的风,吹开了几页纸。



    宁霜娟秀的字迹,在他眼前,一览无遗。他盯着本子看了几眼,还是没忍住,又拿起来,翻到第一页,看了起来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