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83章 我想一个人静静

    白小时睁眼,眼前白茫茫一片,身上有点痛,心口有点儿痛。



    坐起来,才发现自己是躺在昨晚跟厉南朔睡的那间房间,周围一个人都没有,手上还吊着点滴。



    疯狂的心跳声,逐渐从耳腔里消失了。



    她茫然地干坐了会儿,才隐约听到厉南朔在门外跟人轻声交谈的声音。



    他在就好了。



    她顺手摸了外套,想下床,去找厉南朔,问他骨灰放在哪儿了,一伸手,却摸到了那本本子。



    犹豫了一下,还是摸了出来,放在了腿上。



    宁霜已经找到了,所以她现在,应该鼓足勇气看看,宁霜最后都说了些什么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没注意到白小时已经醒了,而是站在走廊上,将宁霜日记里的一页纸拿了出来,指着纸上的四个名字,朝宋煜沉声道,“去查查,附近叫这四个名字的,都有谁。”



    虽然据宁霜自己所说,她拿枪朝那四个人开枪了,他们都中弹了。



    但厉南朔怀疑,后来还有没死的。



    毕竟那时候的宁霜已经是强弩之末了,意识也不是十分清楚。



    但凡他发现四个人之中,有没死的,一定会折磨到他们求生不得,求死不能!



    宋煜盯着这四个名字,认真看了几眼,点头回道,“行,我现在立刻去找爵爷,调查清楚。”



    他们现在住的这个地方,是q国一个地位显赫的爵位继承人的家里,对方听说厉南朔要来,十分热情地邀请他们住在了他的家里。



    厉南朔随即伸手制止了他,“不要问爵爷,暗地里查清楚,这边情势,咱们也不是很清楚,谁知道三不管那边的人,有没有跟本地官爵勾结在一起?”



    宋煜一想,也对,点了点头,带了两个自家警卫员,就出去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站在窗户边,一个人静静伫立良久,才转身回房。



    他打算,借着这次靳旬的案件的热度,liánhéguó际委员会,对三不管地区,进行一次围剿抓捕行动。



    等靳旬终审结束,就开始。



    为了白小时,也为了宁霜。



    而且这片地区,有相当一部分冯家和靳旬的产业链产业园,他要斩草除根。



    推门进去的时候,才发现白小时已经醒了,坐在床上,低头看着手中宁霜的本子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就猜到,白小时醒来之后,一定会看宁霜的日记,幸好他提前把那几页纸撕掉了。



    “醒了?”他给了白小时几秒的缓和时间,问完,才关门,朝床沿边走了过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已经看完了宁霜的信,在发呆。



    听到厉南朔叫她的声音,才回过神来,合上了本子,抬头望向他。



    “嗯。”她点了点头,眼睛里满是血丝,还是有点儿魂不守舍的样子。



    “我妈她……”



    “换了个木质的骨灰盒放起来了,在飞机保险箱里。”厉南朔随即朝她勾了下嘴角,回道,“有没有哪里不舒服?”



    说着,伸手过来,想替她擦一下额角的冷汗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却下意识,往后瑟缩了一下,避开了他的手。



    她刚才看完宁霜的信,想了很多很多,发现自己,还是不可避免地,会去想到厉南希的罪恶,厉南朔的包庇。



    她不能否认,她是真的恨厉南希。



    假如当年事发的时候,厉南希没有帮陆友心,那是否,警方抓到了陆友心,还能来得及救宁霜?



    毕竟她当时是被人抓走了的,不是在大海里溺死的。



    她是在二十多天之后,在医院里不治身亡的。



    只因为厉南希,出手帮了陆友心一把。



    她不得不这么想,因为那就是事实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盯着落空了的右手,怔了怔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在躲他。



    “你出去吧,让我一个人待一会儿,我想静一静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也避开了他的眼神,低头,拔掉了手背上的针管,自己按着手背,背对着厉南朔躺了下去。



    厉南朔站在床边,望着白小时的背影,眼神里不由得闪过一丝落寞。



    他好像知道,白小时为什么躲开了他,因为厉南希。



    这个时候,假如他继续逼她,可能会把她逼疯的。



    他想到刚才白小时昏迷中那么悲伤的样子,犹豫了几秒,还是轻声回道,“行……那我去看看今天晚饭都有什么菜。”



    说话间,盯着她的背影又看了两眼,才缓步走了出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听见他关门的声音,睁着眼睛,看着枕边的那本本子,眼角的眼泪,慢慢滑到鬓角,流进了枕头里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关了门,轻轻背贴着门,就站在门外,听着里面的的动静。



    他听到白小时起床,去了趟卫生间,然后又回了床上。



    他听到白小时轻轻吸了几下鼻子,可能是在哭。



    在门口站着,一直站到了外面天色漆黑,听到楼下传来爵爷进来的声音,似乎在询问他人在哪里,才放轻脚步,下了楼,去迎接爵爷。



    他会说q国语言,虽然说得不是很熟练,有熟人在的国度的语言,他都会认真学习。



    这个爵爷说起来,跟他也认识了快十年了,是一次出使外派q国的任务中结识的,当时他还跟宋煜一样,只是个少校,是带领军队的首领。



    q国是个比较神奇的国度,虽然也早就进入了现代化,部分官员制度跟a国差不多,但还存在皇室,并且皇室里还沿袭着世袭制。



    这个坤图爵爷,不是老大,而是以家族老二的身份,在几年前继承了爵位。



    当时厉南朔伸手帮了坤图一把,替他扩张了下手下的产业,他才挤掉家里大哥,名正言顺继承了爵位。



    所以厉南朔对于坤图爵爷来说,是他的大恩人,厉南朔因此也才放心,在这里住几晚。



    坤图今天去了趟皇宫,回来的时候,听闻厉南朔已经找到了要找的东西,立刻赶过来慰问几句。



    “厉上将夫人呢?”坤图爵爷看到厉南朔下楼,却没看到白小时,好奇地询问。



    “在休息。”厉南朔低声回了一句。坤图爵爷听厉南朔声音压得有点儿低,随即也压低了声音和他交谈,“我听说,你们要找的是哪个亲人的骨灰是吗?找到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