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798章 有件事,不知当讲不当讲

    宋煜已经走到门口,忽然想起一件事来。



    差点忘了正事,已经走到门口,又转过身来,朝白小时低声道,“对了,我也有件事情忘了告诉你。”



    “白先生在军区医院,已经住了大半个月了,马上就要出院了。”



    “具体什么原因,你给顾易凡或者陆枭打个电话,就能明白。”



    因为白小时要把宁霜的骨灰送回白家老家祠堂,肯定得跟白濠明一起过去,所以肯定是瞒不住了,不如跟她提前说,好让她有个心理准备。



    原本想着前两天就跟白小时说的,但是心里一直惦念着秦苏苏,就给忘了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对于白濠明住院的消息,一无所知,一时之间也有点儿惊讶。



    等宋煜出门之后,她回到家里,看着厉云途他们一家其乐融融,在客厅里教小司练写福字,在旁笑呵呵地陪了会儿,脑子里却一直在想着白濠明的的事儿。



    这边越热闹,她就越忍不住的,想到白濠明一个人冷冷清清待在医院。



    马上要过年了,老头子在医院,肯定心里不好受吧?



    想着,她目光忍不住,落在了暂时供奉在偏厅里的宁霜的骨灰上。



    想到妈妈,她就不应该去管老头子的闲事儿,若非是他年轻时干的那些混账事,宁霜也不可能会出事儿。



    她这些天想了很多,关于自己和厉南朔,关于厉家,关于白家的那些往事。



    宁霜在给她的信最后,也提到了白濠明,说,她虽然恨白濠明,但这是她自己选择的路,是因为她对白濠明有感情,所以想赌一把,关于自己和白濠明的未来。



    她赌输了,是她和白濠明之间的事情,和白小时无关,让她不要恨白濠明,也不要过分纠缠往事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承认,自己没有宁霜大度,无法假装那些事情都没有发生过。



    让她不要恨白濠明,不要在意那些不堪的过往,是根本不可能的。



    至少,白濠明为了陆友心白子纯她们母子,打得她骨裂,以及过往打她的每一巴掌每一棍,她都不可能忘记。



    她低头,望向自己的左腿,这条腿,以后都不能跳舞了。



    宁霜在她小的时候,经常会对白小时说,“假如你真心喜欢跳舞,那妈妈一定是支持你的,你想去做芭蕾舞演员,想做个舞蹈艺术家,你想做的一切,妈妈都会支持你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确实是喜欢跳舞。



    但是宁霜走了以后,白小时就不想跳了,不想做舞蹈艺术家的梦了。



    因为没有了宁霜支持支撑的梦想,是空洞的,不是她想做的事。



    而白濠明也从没有问过,她想做什么,她希望成为一个怎样的人,在宁霜走了以后,陆友心进了这个家门以后,他们就断了她的舞蹈课。



    因为宁霜以前给她请的舞蹈老师课时费很昂贵,几千块一节课,他们不想把钱花在她的身上。



    这样的一个父亲,实在很难让人原谅。



    她脑子里很乱,默默在淳于澜瑾他们身边坐了一会儿,忽然默默起身,打算去楼上躺一会儿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发现了她情绪有些异常,轻声招呼了她一声,“小时?怎么了?不舒服吗?”



    “没事儿,就是头有点儿晕,上去躺躺就好了。”白小时随即若无其事地回道。



    说完,转身上楼了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随即去厨房,给白小时盛了碗莲子羹,亲自送到楼上。



    敲开门的时候,白小时一个人呆呆坐在床沿边,想着心事的样子,根本没注意进来的人是齐妈还是谁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觉得,白小时这趟从k国回来,就有点儿问题,总是在想心事。



    她感觉,可能是因为白小时身边没有自己的亲人陪伴,所以感觉有些孤独了。



    她注意到了刚才白小时,一直在看着宁霜的骨灰。



    想了下,端着碗走到白小时身边,坐下了,低声道,“小时啊,妈妈有句话,不知当讲不当讲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这次反应过来,是淳于澜瑾进来了。



    勉强提起精神,朝淳于澜瑾笑道,“您说。”



    “这次你去军区,把我和小司还有老爷子,一起接到这边新家来住,海叔和齐妈都来了,还有你妈妈,差不多也算得上是一家团聚,但是啊,你还忘了一个人。”



    “其实,妈也知道,你爸爸是个怎样的人,他做的那些事情,我也有所耳闻,但是我觉得,他有努力在改。”



    “人呐,不可能一辈子都不犯错误,我之前不也做了很多混账事吗?你能原谅我,为什么不能原谅你爸爸呢?是不是?你到底是他亲生的。”



    “他现在一个人在医院,其实也挺可怜的,也就陆枭和顾易凡,偶尔抽空去看他。”



    “要不然,你哪天抽空,去看看他吧,反正你们都得一起回湖城老家的,总要见面吧?”



    淳于澜瑾在医院陪小司养烫伤的时候,就知道白濠明住院了,心里也挺感慨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轻声反问道,“妈你也知道?”



    所以大家都知道白濠明住院了,就她一个人被蒙在鼓里?



    “知道啊,他住院不就是南朔安排的吗?”淳于澜瑾有些诧异地问,“你难道不知道你爸脾脏破裂住院的事情?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安排的?脾脏破裂?!



    白小时刚才在楼下的时候,猜想,可能是白濠明lǎomáo病高血压又犯了,所以才住院,没成想竟然是内脏破裂。



    这事儿,可能不是她想象的那么简单了。



    她接过淳于澜瑾手里的莲子羹,沉默了几秒,点头回道,“行,妈我知道了,我会跟他好好谈谈的。”



    “那就好,你要是不舒服的话,就赶紧休息吧,等到吃午饭的时候,我让齐妈给你送上来。”淳于澜瑾伸手摸了摸白小时的肩膀,柔声回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抿着唇,笑着朝她点了点头,“好。”



    直到淳于澜瑾出去了,白小时脸上的笑意,才逐渐退去。



    脾脏破裂,要么是狠狠摔了一跤,要么是被人打的。厉南朔不可能会派人去打白濠明吧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