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800章 不要再犯贱了

    一旁的白濠明定定地看着陆枭,又不敢问刚才白小时都跟他说了些什么。



    好半晌,陆枭才从沉思之中回过神来。



    扭头看了眼白濠明,微微勾了下嘴角,轻声道,“白叔,放心吧,小时刚才没有提到宁姨的事情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见护士已经给他处理好了肩上的伤口,随即起身穿好了衣服。



    “白叔,这几天我就不过来了,我得出国一趟。”他低声朝白濠明嘱咐了句。



    “行。”白濠明没有细问,陆枭出国要干什么,只是点头应道。



    陆枭走出病房门,走到电梯前,忍不住又掏出了口袋里的手机。



    他倒退了两步,倚着身后的墙,等着电梯上来的同时,打开通讯录,对着手机上的一个电话号码,发起了呆。



    电梯在他面前停下了,电梯门又关上了,他也浑然不觉。



    好半晌,鼓足勇气,按下了拨打键。



    等了十几秒,话筒里随即传来了他熟悉的那个声音,“喂?”



    陆枭抓着手机的手,微微颤了几下,调整了下自己的气息,低声回道,“麦奶奶走了,你今年过年,要不要回来?”



    喻菀没听懂麦奶奶走了是什么意思,以为麦奶奶回老家了。



    麦奶奶不在家,她回去过年,只会更尴尬。



    愣了下,才回道,“我得看一下日历,可能过年的时候,我们学校冬假已经结束了,得上课。”



    陆枭知道她误解了,然而既然喻菀这么说了,他也不好多说什么,毕竟她要以学业为重。



    “行。”他低声回道,“那你看一下日历,还有放假时间,看能不能来,记得回复我一条信息,我好提前让家里准备一下。”



    “还有……”喻菀犹豫了一下,在他挂断之前,又轻声道。



    “什么?”陆枭以为她有回心转意的意思,心头一时之间,竟然有些激动,飞快地反问道。



    喻菀被他的语速吓了下,顿了下,才回道,“你也知道,o国的留学生很多很多,这边的a国人真的很多,所以,即便我想回去,可能也订不到往返机票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所以,我就不回去了,你们在一起好好过年吧。”喻菀的声音很轻。



    说完,没等陆枭回答她,就挂了电话。



    仅仅只是机票问题的话,陆枭完全有办法解决,他连私人飞机都能买得起,更不用说两张往返机票。



    他将手机紧紧攥在手心里,盯着喻菀的名字。



    听她的意思,他们学校应该已经开始放冬假了。



    假如她刚才说的是反话,那么他可以亲自去o国,现在就去,把她接回来。



    还没开始放假,那他也可以在那儿等她几天,等她放假,然后接她一起回国。



    就算是春节时间,跟她开学时间有冲突,为了她提前过年,也不是不可以。



    他打定主意了,这次要接她回来,无论两人将来如何,他只是想对喻菀好一点儿。



    麦奶奶走后,他忽然意识到,人活着,真的很不容易。



    他得珍惜身边人,哪怕是对她好一点儿。



    喻菀挂了电话,坐在床上,许久都没有动。



    厨房的何醇风听到她打电话的声音,打开房门,给她送了一杯热水进来,放在床头,轻声问她,“怎么醒了?谁的电话?”



    “家里的电话。”喻菀朝他抿着嘴角,笑了下,轻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你没告诉家里,你已经回国了?”何醇风有些惊讶。



    “我跟家里关系不太好,你知道的。”喻菀面露难色,轻声回道。



    何醇风只是没想到,喻菀跟自己家里的关系会这么差,毕竟以往他问起喻菀她父母的事,喻菀只会回答,妈妈早就去世了,爸爸入赘别人家,不要她了。



    他总觉得喻菀说得有些夸张。



    因为她总是不想说的样子,他也就没细问。



    谁知道她半年没回来,这次回国,都没跟家里说一声,可见关系差到了何种地步。



    他见喻菀脸色有些不对劲,识趣地没有继续这个话题,只是轻声道,“正好,我早饭做好了,起来吃了早饭,喝点药再睡吧。”



    “嗯。”喻菀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何醇风锅里还用小火热着牛奶,转身先出去了。



    喻菀穿好了何醇风借她的格子棉睡衣,卷好裤脚,穿着他的大号拖鞋,去卫生间洗漱。



    刷牙的时候,对着镜子,看到自己发烧烧得发红的脸颊,手上的动作,禁不住慢了些。



    假如,陆枭足够关心她,就会知道,他们学校的放假时间一般是在圣诞节过后,只放二十几天。



    过几天就要开学了,陆枭却打电话来,让她回家过年。



    假如,他足够关心她,就能听出,她感冒了,声音是哑的,没有力气。



    正因为他不关心她,可能只是同情她,才让她回国过年,所以才忽略了这所有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她低头吐掉嘴里的牙膏,朝自己轻声道,“喻菀,不要再犯贱了。”



    知道他是因为同情,那么,就不要把他随口一句邀请放在心上。



    回去,回哪儿呢?



    她前几天回来之后,趁何醇风出去忙,不在家的一天,回陆家看了看。



    过去了之后才发现,陆家被封了,边上的好几栋楼都拆了,可能这个老军区大院,要被完全拆掉了。



    然而陆枭却一句都没跟她提。



    他根本不会考虑,假如上次麦奶奶邀请她回来,看生病了的陆昌圣,她真的回来了呢?



    她想,他但凡有心,都会通知她一声,陆家搬去哪儿了。



    他没告诉她,其实就是没想她回来。



    她开着水空头,没有用毛巾,直接将温热的水,往脸上泼,洗干净了脸,也洗掉了脸上的眼泪。



    何醇风将早饭摆到了桌上,放下牛奶的同时,看到喻菀洗漱完了,从房间里出来,随即朝她笑,“我妈听说你发烧了,刚才给我打了电话,把见面的时间延后到了明天晚上。”



    喻菀反应了下,才点头,小声回了一个“哦”。“咱们返程机票是三天后的,应该不耽误什么吧?”何醇风见喻菀情绪有一点儿异常,想了下,柔声问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