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805章 真不让人省心!

    是秦苏苏,给了那个黑暗而又深不见底的宋煜,一丝希望,一丝照进来的光。



    “我没有后悔过,直到现在,也没有后悔。”秦苏苏几乎是泣不成声。



    “我是喜欢过言尚,很喜欢,但是他不在了,没有办法,你还在啊,所以,其实你真的更重要一点。”



    她知道宋煜对于言尚的事情,一直耿耿于怀,她怕现在不说,以后都没机会了,她不想给宋煜留下遗憾。



    “我不想听,假如你真的觉得我更重要,那你肯定不会选择去陪言尚。”宋煜哑着嗓子,恶狠狠低声道。



    秦苏苏透过指缝,望着桌上的zhàdàn,还剩三分钟了。



    她可以选择爬起来,把它丢到楼下去。



    但是不可以,丢到楼下,她会害死更多人的,楼下就是一条很热闹的街道,行人和车子络绎不绝。



    所以她没有办法丢下去。



    死,是最可怕的结果,她还可以选择相信宋煜,相信他可以完美解决。



    所以就两个结果,一是她一个人死,不连累别人,二是,宋煜可以救她。



    “我也想选择不去陪他。”秦苏苏轻声道。



    她的话音刚落下,忽然听到门口传来几声巨响。



    夹杂着枪声,吼声,惊叫声。



    她挪动了下自己的身体,望向门口,泪眼朦胧之中,她看到宋煜撞开门,跌跌撞撞冲了进来。



    他看到她所在的方向,也看到了那个闪着红光的礼物。



    还剩二十秒了。



    二十秒,他带着秦苏苏逃出去肯定是来不及了。



    没有犹豫的时间,他也赌不起。



    他反手就关上了门,将所有人阻隔在了大门外,除了他和秦苏苏。



    他们家是顶楼,外面阳台带着一个小型的游泳池,只有顶楼有这块突出的设计,秦苏苏也正是看中了这个泳池,所以他们才买了这个房子。



    作为一个合格优秀的帝**人,他不可以选择用伤害别人来保护自己的妻子,但是他可以选择,跟秦苏苏一起承受这一切。



    他冲过来,将秦苏苏抱在了怀里,打开边上的落地窗,抱着秦苏苏,干脆利落地跳进了泳池。



    跳进去的一刹那,zhàdàn瞬间引爆。



    宋煜在水中,下意识将秦苏苏紧紧护在了自己怀里。



    秦苏苏搂着他,看到他朝自己笑着,用口型朝她说了一句话,“对不起,我再赔你一个新的婚房。”



    水面以上,一瞬间炸开了绚烂恐怖的花。



    秦苏苏被刺得下意识闭上了眼睛。



    一分钟以后,宋煜抱着秦苏苏爬了上来,他顾不上看自己的家被炸得如何支离破碎,他只知道秦苏苏昏迷了过去。



    “少校!”他家的门都被炸塌了,警察冲进来的时候,看到躺在外面,浑身湿漉漉的两人。



    “救救我老婆,救救我孩子!”宋煜抱着秦苏苏,朝他们哑声道,双眼通红。



    刚才宋煜冲进来的时候受伤了,大腿中了一枪。



    地面上满是刺目的红色水渍,不知道是宋煜的血,还是秦苏苏的血。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秦苏苏从昏迷中醒来的时候,只觉得眼前一片刺目的白。



    她以为自己是被zhàdàn的光刺瞎了,用力眨了下眼睛,却发现是天花板。



    她吃力地扭头,往身边看了一眼。



    看到躺在旁边病床上的,是宋煜。

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,宋煜冲进来救她的时候,她闻到了血腥味,不是她身上的,是宋煜身上的血腥味,他当时受伤了。



    想了下,她想爬起来看看,宋煜到底是伤到哪儿了。



    还没坐起来,正好白小时推门走了进来。



    她看到秦苏苏醒了,随即皱着眉头,快步走到了她的床沿边,低声阻止道,“别乱动,医生可没说允许你下床!”



    秦苏苏来不及问自己的情况,指着一旁仍旧没动静的宋煜,着急地问,“他怎么了?哪里受伤了?”



    “没事儿,大腿上中了一弹,伤到骨头里了,医生给他打了全麻做的手术,马上就醒了。”白小时轻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正好啊,你醒了,就把齐妈刚熬好的骨头汤给喝了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一边说着,一边打开了保温桶,帮秦苏苏盛了一碗。



    秦苏苏没吭声,白小时自顾自说着,盛着汤的同时,忽然眼泪就掉了下来。



    她顺手把眼泪抹了,坐在了床沿边,凶巴巴地朝秦苏苏道,“总是让人不省心!从小就这样!真是烦人!”



    “你说你要是乖乖听宋煜的话,自己在家的时候不给陌生人开门,你要是没给那个女人开门,不就什么事情都没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现在倒好,厉南朔原本说了过年之后再给宋煜放两个月假的,全乱套了!你让人老家在北方的蒋上尉,今年怎么过年啊?他都三年没回去过年了!”



    秦苏苏知道自己错了,抿着唇,望着白小时,半晌才小声回道,“对不起,都怪我。”



    “给我道什么歉?你应该给宋煜道歉,给厉南朔道歉,给蒋上尉道歉!”白小时嘴上说得超凶,然而说着说着,忍不住眼泪又往下掉。



    她都害怕死了,海叔安排好了一切之后,她软磨硬泡,海叔才同意她坐直升机一起过来。



    过来的路上,不知道打了几通电话,直到看到秦苏苏和宋煜都还活着,提着的心才放了下去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有时候会吃秦苏苏的醋,其实是对的,因为她心里,除了厉南朔和冒冒,就秦苏苏最重要了。



    秦苏苏要是出事儿,她可能真的会难过一辈子,一辈子都惦记着秦苏苏。



    她想了下,嘀咕道,“不对,是应该我给你道歉,你和宋煜都是被我们连累的,对方要不是针对我,也不可能会预谋送zhàdàn给你,也就不会出事儿了。”



    说到一半,又摇头回道,“也不对,你也得给我道歉!你要是真出事了,我就你这么一个从小玩到大的女性朋友了,你让我怎么办呢?”



    秦苏苏听白小时这么说着,心里更加愧疚,伸手一把抱住了白小时的腰。白小时任她抱了一会儿,随后没好气地伸手,拍开了秦苏苏的手,“松开啦!躺下去,不然好不容易保住了孩子,你孩子再有个什么好歹,宋煜不得找我拼命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