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807章 你根本不稀罕!

    喻菀把浴室门关上了,阻隔了温暖的房间,透进来的一丝温度。



    冰凉的浴室,冰凉的水。



    她伸出脚尖,试探了下水温,冻得忍不住打了个哆嗦。



    却还是强忍着,逼着自己往前走了一步。



    水浇在身上的一刹那,她忍不住打起了哆嗦。



    今天阳城很冷,室外温度最高也不过是两三度,从水管通进来的水,温度低得可怕。



    然而她咬着牙,忍住了,逼着自己又往前走了一小步。



    花洒的水从她头顶喷下,洒在肩上,身上,跟冰水没有差别。



    尤其是浇在头上的水,冻得她脑壳都痛。



    她闭着眼睛,沾湿了毛巾,哆嗦着往身上撩,她甚至已经感觉不到自己身上有温度,全身都冻得有些麻木。



    “就坚持几分钟就好了……”她小声对自己说。



    当务之急,是避开明晚跟何醇风妈妈的见面,降低对何醇风的伤害,除了这个办法,她想不到还有什么借口,明晚不去吃饭。



    剩下的事情,她想等回了o国,再慢慢跟他谈。



    就在这时,浴室的门忽然打开了。



    她忽然想起,自己忘记锁浴室门了,听到开门的动静,下意识,手忙脚乱地先用浴巾挡住了自己的身体。



    挡好了再回头看的时候,却见何醇风震惊地望着她。



    何醇风出门了之后,才发现自己忘带东西了。



    回来拿东西,刚进门,就听到了上面有水声,但是热水器没响,他就知道喻菀在用凉水洗什么东西。



    心里想着,她还在发烧感冒,怎么能用冷水洗东西?



    于是上来看了看。



    他发现她关了地暖,关了空调,衣服都tuōguāng了放在床上。



    这一刹那,他忽然明白了什么,喻菀为什么会在他提出他妈妈要见她的第二天,就感冒了。



    她是故意让自己感冒的。



    他脑子一瞬间,很乱,他知道喻菀就在浴室里,可能在洗澡,但是他没有控制住,想看看她是不是真的在用冷水洗澡。



    打开门的时候,看到里面丝毫没有热气,他就知道,自己猜对了。



    此刻,他脑子大部分的注意力放在思考,为什么会这样。



    而喻菀yīsībùguà的身体,竟然没让他觉得有任何不妥。



    他和喻菀震惊地对视了几秒,随后才注意到,自己的余光范围内,背对着他的喻菀,后背是**着的。



    他什么都没说,只是别开头,没继续看她,又迅速地关上了门,出去了。



    喻菀脑子顿了好一会儿,才意识到,完了。



    刚才何醇风的表情,明显是知道了,她在用冷水洗澡。



    她迅速伸手关掉了水,胡乱地擦了下身体。



    想找衣服穿上,这才意识到,衣服都在外面。



    她找了块大浴巾,迅速缠在了身上,心急火燎地追了出去。



    她顾不上穿衣服了,想在何醇风出门之前叫住他,至少跟他解释几句,能让他心里好受一些。



    刚打开房门,就看到,何醇风就坐在外面客厅沙发上。



    他修长的双手指尖,撑着自己的额角,挡住了眼睛,挡住了自己的脸。



    听到喻菀追出来的声音,却没有看她。



    他在逼自己冷静一些,至少,能心平气和地出门,不让旁人看出他的异样。



    喻菀看到他还在,稍稍松了口气,撑着边上一张椅子,坐下了,遥遥望着坐在沙发上的何醇风。



    她头有点儿晕,刚才也没顾得上擦头发,湿透了的头发不断地往下滴水,滴在她露在浴巾外的,瘦削的肩膀上。



    很冷,冷得她坐在那里,控制不住地发着抖。



    但是现在更重要的,是何醇风。



    她伸手,抹了下自己脸上的水,暗忖了几秒,轻声道,“对不起,但我希望,你可以听下我的解释。”



    “先进去把衣服穿上吧。”何醇风一动不动,低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我不是……”



    何醇风知道自己劝不动她,他也不想劝了。



    没等她说完,猛地抬头望向她,打断了她的话,“喻菀,你知道情侣之间,最伤人的是什么吗?”



    喻菀冻得嘴唇都泛着青紫,怔怔地望着他。



    迟疑了下,才摇了摇头,轻声回道,“不知道,是信任吗?”



    何醇风咬着牙,轻声道,“无论你是否信任我,都不重要,在我看来,是我,把你当成稀世珍宝一样宠着,然而你,却根本不稀罕。”



    “没有!”喻菀的眼神,随即变得有些慌乱。



    她知道何醇风对自己好,也并没有不稀罕他对她的好。



    相反的,她特别感激何醇风这么长时间以来对她的照顾,没有何醇风,可能她刚在o国的那段时间,根本无法撑下去。



    “你有。”何醇风反而比刚才冷静了很多,朝她摇着头,失望道。



    “我的家庭,造成了我的性格缺陷,我知道自己缺陷在哪儿,我对任何人,都特别生疏客套,不想亲近,包括对我的亲生父母,包括我的那些亲戚。”



    “虽然我知道大部分错,在于我父亲,可我就是无法对我妈亲近。”



    他说着,声音有些颤抖。



    他说不下去了,忽然不想说了。



    原本他答应帮陆枭这个忙,只是因为欠了陆枭的一点儿人情债,而且他确实要回o国处理点儿事情,所以当仁不让地包揽了下来。



    陆枭让他帮忙照看下喻菀,别让小姑娘孤身一人在异国他乡受欺负就好。



    他当时说,就半年,半年之后可能就没法顾及到喻菀了,因为他自己有自己的要做的事儿。



    大家都说得好好的,全都把这当成是个交易来完成。



    然而到了o国,暗中观察了喻菀一段时间,他看到了一个比他更加孤僻的人。



    他看到喻菀,仿佛看到了自己,浑身长满了刺,表面客套,心里却冷冰冰拒人于千里之外。



    喜欢上她,不在计划之内。



    他知道那是家庭原因造成的,并且感同身受。



    他也是因为家庭的缺陷,从小就被人当成是皮球一样踢来踢去,没人喜欢他,没人在乎他,并且他又是家里的老三,在何家的地位,跟何占风完全不能相提并论。甚至何可人都比他受宠,因为何家三代就她一个女儿,宝贝得很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