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809章 占有

    喻菀此时,慢慢地开始绝望。



    陆枭曾经训练过她,教她防身术。



    但是在她身体很不舒服浑身发虚的情况下,在一个力气很大的,并且练过柔术的成年男性面前,根本无计可施。



    何醇风却只想,在今天,跟她有一个结果。



    直接俯身将她抱了起来,进了房间,将她丢在了床上。



    喻菀想要逃开,刚翻了个身,何醇风已经从身后欺身上前,他脱掉了上衣,低头,咬住了喻菀的肩膀。



    喻菀痛到眼泪止不住地滚出眼眶,痛呼出声,被他又困在了怀里。



    她转身,缠在身上的浴巾早就松散开,里面什么都没穿,直接是真空状态,何醇风低眸,就能看到她虽然瘦削,却有些肉感的身材,眼里闪过一丝想要占据的**。



    喻菀拼命地用手去遮挡自己的好身材,她这辈子,第一次这么痛恶自己的身体。



    以前白小时总是开玩笑地说她,咱们家小鱼丸肯定是因为小时候营养不良,才导致的发育迟缓。



    但是因为喻菀妈妈身材很好,她遗传了妈妈的好身材,尽管瘦,但是该发育的地方,在这两年间,都迅速地发育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刚在陆家的时候,她总是在想,为什么她不能像白小时那样呢?



    她特别羡慕白小时,也觉得,或者那样的女人,才能让男人产生**吧,她那种干瘪瘪的小学生身材,陆枭这种阅尽千帆的成年人,能对她感兴趣,能多看她一眼才奇了怪了。



    上了高二之后,她终于愿望成真,干瘪的地方,一天天的,用肉眼可见的速度,鼓了起来,陆枭却依旧没有正眼看过她,总觉得她还小,还是个小孩儿。



    但是那晚,她知道,陆枭是喜欢她的身体的,他喜欢既骨感又丰满的身体。



    直到今天以前,她都没有像现在这样,痛恶自己。



    为什么要让何醇风看到,为什么要勾起他的独占欲。



    何醇风不是没有见过女人的身体,他这种家世,早在还没有成年的时候,就比同龄人有了更多的见识。



    但因为这个人是喻菀。



    喻菀察觉到何醇风滚烫的目光,她的遮挡根本起不到任何作用,只是让他的目光越发火热起来。



    他低头凑近的时候,喻菀心里已然绝望到了极点。



    是她不对,是她先做错了,所以她就要自食恶果。



    这一切,可能都是她自找的吧。



    何醇风的吻落在她遮挡的手背上时,她心口忽然有些发闷,喘不上气来。



    但她自知,阻挡不了接下去会发生的事情了。



    她闭上眼睛,没有继续挣扎,只是轻声道,“何醇风,你会后悔的。”



    因为他会发现她已经不干净的事实。



    她觉得他应该会明白,她的第一次给了谁。



    何醇风随后没有感觉到喻菀的挣扎,他抓住她的手的时候,只觉得她手心滚烫,没有丝毫力气。



    他迟疑了一下,抬头看的时候,喻菀眼睛是闭着的,但是满脸通红,脖颈的肌肤也是粉的。



    “喻菀?”他伸手,探了下她额头的温度,滚烫。



    比前天的温度更烫。



    对于他的触碰,她丝毫没有反应,只是躺在那里,像是睡着了。



    “喻菀?!”何醇风又沉声,叫了她的名字。



    喻菀依旧是没有任何反应,脸眼皮都没动一下。



    何醇风这时才意识到,她昏过去了。



    他愣了下,随即捞起旁边她的衣服,替她一件件穿上,动作飞快,下楼,抱她上车,送她去医院。



    急诊室就在医院一楼,何醇风在外面等着的每分每秒,都煎熬到了极点。



    坐在公共休息椅上,连着狠狠甩了自己几巴掌。



    即便是因为,刚才伤心愤怒到了极致,对陆枭嫉妒到了极致,他也不应该强迫喻菀。



    他是魔怔了,心心念念想着的都是,哪怕她心里有一点儿他的存在,他都要定她了。



    他疯了,他是疯了才也想拉着喻菀一起陷下去。

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,医生从里面出来了,朝何醇风看了眼,问他,“你是家属?”



    “对,我是!我是她男朋友。”何醇风随即起身,大步走向医生,神态中有一丝不安和慌乱。



    “别紧张啊。”医生朝他安抚地笑道,“没有大问题。”



    “发烧,胃炎发作,加上情绪过于激动,导致暂时性的昏迷,不要紧,我们再给她做个肺炎的排查,假如不是肺炎,那就没事儿了。但是今晚要住院的。”



    “她已经醒了,你进去看看吧,然后去门诊部交个缴费单。”医生说着,让到了一旁,随手往他手里塞了病历本。



    何醇风迟疑了下,他觉得喻菀现在应该是不想看见他的。



    但是因为担心她,还是暗暗叹了口气,进去了。



    护士收拾好了医疗器具,随后就出去了,急诊室里只剩下了何醇风,还有躺在病床上的喻菀。



    喻菀听见了他进来的动静,看了他一眼,然而眼神中的情绪,陌生到让何醇风觉得害怕。



    他抬脚,往病床的方向,略微靠近了两步,然后停下了,沉默地望着嘴唇丝毫没有血色的喻菀。



    喻菀别过头,望向窗外。



    隔了会儿,忽然轻声开口道,“咱们太像了,何醇风。”



    虽然身上穿好了衣服,盖着厚实的被子,却仍然觉得,自己身上,像是没有穿衣服,眼泪忍不住地往下滑。



    她那时候,也是用这何醇风这种极端的方式,逼迫陆枭接受她的,她在他面前脱掉衣服,抱着他,要他看她的身体。



    当初,她也给陆枭下了药,所以才会有那晚的发生,她后悔,后悔到了极点,因为害怕陆枭恨她讨厌她。



    现在被人用类似的方式对待的时候,她作为当事人,忽然明白了。



    确实会产生恨。



    虽然不是深入骨髓的恨,但是这种全身心信任别人,却被他一手狠狠碾碎的感觉,应该可以称之为恨了吧?



    她停顿了约莫半分钟时间,又继续开口道,“你知道吗?国外有人做了个研究,性格过于相似的两人,在一起,是没有幸福感的。”“何醇风啊,两个同样都是冰冷的人,要怎么在一起呢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