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819章 照镜子看看自己什么样!

    白小时听到他身边有人在说话,“别喝了!你现在就该照照镜子,看自己是什么样子……给谁打电话呢?打通了吗?你坐好了啊,别摔了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听着他边上的人,时断时续地骂他,猜陆枭应该是喝了不少酒。



    陆枭的酒量还可以,至少她记忆中,陆枭没在她面前喝醉失态过。



    “陆枭。”她还是没忍住,先打破了沉默,轻声叫他的名字,“你说吧,我听着呢。”



    陆枭再一次听见她的声音,忽然哭出了声音,“小时啊,晚了,什么都没了……”



    “小不点儿走了。”



    “说什么呢?!”白小时一时被他吓着了,诧异地反问,“什么走了?”



    “我说啊,一切都晚了,追不回来了!”陆枭瘫坐在他朋友的车后座,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,“后悔也没用了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还以为是喻菀出事儿了,听到陆枭的解释,才松了口气。



    她想了下,低声哄道,“追不回来不要紧,只要她人在,就没事儿,往后的时光,还长得很,谁能保证她这辈子只跟何醇风在一块儿呢?你说是不是?”



    虽然她觉得这样说,挺自私的,是对何醇风的不公平。



    但是陆枭现在这样,她不知道还要怎么劝才有用。



    “我就是特么一混蛋!”陆枭一边哭着,顺手甩了自己一巴掌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听到一声清脆的巴掌声,知道是陆枭打了自己。



    “我来找她就是错的,我为什么要在这个时候回来打扰她?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默默听着他在那儿说着胡话,打自己,心情一时之间,有些复杂。



    这件事,说不清谁对谁错,陆枭那时找何醇风过去帮忙,那也是因为关心喻菀。



    关心有错吗?没错。



    只是可能,方式偏激了一点儿。



    人就是这么奇怪,没发现自己的感情的时候,可以比谁都铁石心肠。



    发现了的时候,情绪就排山倒海汹涌而来,根本控制不住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可以理解,为什么陆枭忽然会如此收不住情绪,那是因为以往过分的压抑。



    一旦感情的开关打开了,就止不住了。



    譬如那时候,她对厉南朔也是这样,不喜欢的时候,恨不得逃他逃得远远的,老死不相往来才好,管他有多完美,不喜欢就是不喜欢。



    后来发现喜欢他了,就因为一支江妍儿的牙刷,就可以跟他吵得打得天翻地覆。



    她站在那儿,听他在那一边说一边哭着,好一会儿。



    她听到陆枭吐了,然后他的友人手忙脚乱替他收拾。



    陆枭没有说话了,却没有挂断她的电话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听那边收拾好了,忽然轻声开口道,“回来吧,回来一起过年。陆爷爷还在家等着你呢。”



    陆枭趴在座椅上,闭着眼睛,听着旁边手机里白小时的声音,眼泪又无声地滚出了眼眶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叹气,又添了一句,“至少你还有我们,来日方长。”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大年三十。



    傍晚的时候,白小时和小司一起,把灯笼挂在了门廊上。



    点了蜡烛在里面,红彤彤的,好看喜庆。



    挂好了,小司又跑到门口去看了会儿,没瞧见有人回来,低着头,意兴阑珊,拖着步子慢慢走了回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知道他是在等冒冒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原本想,厉南朔忙,也没时间陪孩子,她先把冒冒接回来,跟小司一起玩,但是厉南朔说最近局势太紧张了,除非他亲自接送才可以。



    他又忙得很,根本没时间亲自把冒冒送回来,就一直拖到了现在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就按捺住了,心想着,冒冒在玄武海除了孤单点儿,也挺安全的,也就不着急了,等着他们爷儿俩过年一起回来。



    但是厉南朔前两天又打电话回来说,三十晚上,他和冒冒不一定能赶得回来,因为得参加国宴。



    国宴,副总统不出席怎么能行?



    白小时虽然可以谅解他,然而心里还是跟小司一样,有些失落。



    天都黑了,马上六点了。



    她望着小司走到面前,伸手将他抱了起来,柔声道,“先进去看会儿电视?说不定吃晚饭的时候,小舅舅和冒冒就回来了呢?”



    小司一脸不开心地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原本应该是热热闹闹的一大家子,一起吃年夜饭。



    其实他们可以一起赶到京都去,和厉南朔一起过年的。



    但是考虑到,厉南希只有一天二十四小时的假期,去掉睡觉的时间,跟家人相处的时间,大约就只剩十五小时左右,路上太费时间。



    再加上厉南朔觉得过年期间,路上尤其不安全,不允许他们过去,所以还是选择留在了阳城。



    海叔做好了手头上的事情,换了件干净衣服出门,打算去军区接厉南希回来。



    走到门口,见小司垂头丧气的,忍不住逗他道,“小司小少爷,要不要跟我一起去军区,接你妈妈回来?”



    小司听海叔提到厉南希,情绪才振奋了些。



    在白小时怀里点了点头回道,“好!”



    “少奶奶要去吗?”海叔顺口问了声白小时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不好意思说不去,毕竟,她跟厉南希的关系才和解,她一起去接厉南希的话,家里人会更高兴。



    大过年的,喜庆点才好。



    “行,那我跟妈说一声去。”白小时点了点头回道。



    进厨房去找淳于澜瑾的时候,却只有看到齐妈和格雷丝两人在厨房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问,“夫人呢?”



    “夫人到后花园接电话去了。”齐妈笑着回道,“你海叔和老爷子对联写好了吗?得赶紧贴上啊!”



    “大概是写好了,行,我待会儿去催一声。”白小时笑嘻嘻回道。



    她打开后门,往花园里张望了两眼,恰好看到淳于澜瑾抓着手机,从小亭子里往回走。



    “妈,我带小司去接南希姐了啊!你要不要一起去?”



    淳于澜瑾有些心不在焉的样子,白小时觉得她没听见,又跟她重复了一遍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这才回过神来,慢半拍地回道,“行,可以的,你们去吧,我就不去了。”

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白小时望着淳于澜瑾走到跟前,忍不住轻声问道,“谁打来的电话呀?”淳于澜瑾朝她抿着嘴角笑了笑,轻声回道,“妍儿的电话,她和她养母一起祝咱们新年快乐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