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820章 电话

    “好事儿啊!”白小时顿了下,笑着回道,“江xiaojie她,和她妈妈,在国外过得还好吗?”



    “小时啊……”淳于澜瑾犹豫了下,苦笑着回道,“那我就实话跟你说了吧,妍儿出车祸了,还在昏迷期,医生说她醒过来的几率,会很小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的笑,慢慢僵在了脸上。



    “但是这事儿我只跟你说过,你也别跟南朔他们说了,等过年之后啊,我和老爷子他们回去了,离得近去看看就行,这事儿跟你们也没多大关系。”淳于澜瑾随即解释道。



    “就是江母他们落魄了,之前给她治心脏病花了很多钱,每天在疗养院住着,日均花销至少一两万。”



    “现在抢救妍儿又花了一大笔钱,往后还要做头颅修补手术什么的,钱可能不太够,所以想在我这借点儿。”



    她说着,脸色也有些为难。



    “这么严重啊……”白小时听她说着,沉吟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其实倒真的是怕,江妍儿出事又赖到他们厉家来。



    虽然江妍儿已经悔悟了,但难保以后她不会继续做什么混账事吧?



    淳于澜瑾不让她跟厉南朔说,她心里才稍稍舒坦了些。



    她也明白为什么淳于澜瑾会面露难色,毕竟厉南朔现在克扣着她的生活费,一百万拿出来都有些困难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考虑了下,从口袋里掏出一个卡套,里面有一张厉南朔给她的无限额度xìnyòngqiǎ,这是厉南朔给她的各种卡中,最普通的一张,少了厉南朔应该也不会注意到。



    “拿去吧,回去之后把卡借给他们,不限额度的。”白小时悄悄把卡塞进了淳于澜瑾手里。



    “等明年,我公司做大了,他们用钱的亏空我会补上,那么厉南朔也就不会注意到了。”



    “但是啊,我就一个要求,钱可以借,不还也没事儿,我不能允许,江家人再影响到我们厉家的正常生活一丝一毫!”



    白小时的语气,十分严肃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跟白小时开这个口,实际上也是挺难为情的。



    她知道不应该再在白小时面前提江妍儿什么。



    但是江妍儿现在情况确实很危险,头颅骨撞碎了,小半边头骨都塌了,还有脊椎骨断裂,都是非常严重的伤。



    光是那个江母跟她说的头颅修补整形,就得几百万搭进去,江母都打算卖了江妍儿在国外买来定居的小房子了,不然她也实在不想管。



    江母以前那么自尊自傲的一个人,甚至还问她,认不认识什么可以出手二手**成新包的下家。



    沦落到要卖名牌包的地步,淳于澜瑾作为一个认识多年的老朋友,肯定得出手帮忙了。



    而且以前,在厉家落魄的那几年,江家也没少帮他们厉家。



    另一方面,她知道江妍儿以前对不起白小时,所以说出这话,真的挺羞愧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愿意给她台阶下,她心里简直感激到了极点。



    接过白小时塞到她手里的卡的同时,随即点头,轻声回道,“行,妈知道以前确实是做错了,肯定不会再给你和南朔找难题做!”



    “没事儿,妈你明白我意思就好。”白小时笑了笑,回道。



    说着,伸手挽住了她的胳膊,让她进屋,迅速转移了话题,“爷爷估计待会儿要喊你帮忙贴春联呢,我跟小司就偷个闲,去接南希姐了啊!”



    话音刚落下,老爷子果然就在屋里嘀嘀咕咕道,“谁来搭把手?这南朔要是在啊,这都是他一个人的事儿……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挽着淳于澜瑾进了屋,经过大桌子边上,盯着老爷子亲手写的春联,仔细看了眼,赞叹道,“好字!厉南朔那手毛笔字肯定是跟您学的!”



    “那可不是,我们家厉家从古至今的传统啊,就是自家写自家春联!”厉老爷子一脸得意,笑呵呵地回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笑着朝他看了眼。



    忽然想到了前几年,厉南朔把她抱在怀里,教她写毛笔字那时候。



    确实挺想他的,厉老爷子肯定也想他回来过年。



    她看了几眼,朝淳于澜瑾看了眼,道,“妈您帮着吧,我在这儿也是帮倒忙,先走了啊!”



    “早点儿回来啊,接了人就回来,七点准时开饭,不管南朔他们回不回了!”淳于澜瑾在她身后招呼道。



    “知道啦!”



    海叔他们就等她一个了,她上了直升飞机,把小司抱在了怀里,坐在直升机后排,却想着刚才的事情。

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拿人手短chīrén嘴软。



    她把卡借给淳于澜瑾,也是有自己的私心的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以前在她面前总是趾高气昂的样子,经过这次,往后应该会好一些了,应该就不大会过问她和厉南朔的私生活了。



    要说这招,也是她跟厉南朔学来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自己发了会儿呆,小司忽然在她怀里转了个身,问她,“小舅妈,你的爸爸妈妈呢?为什么不和他们一起过年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愣了下,才回道,“小舅妈的妈妈,就像你的外公一样,走得早。”



    “那你爸爸呢?”小司继续好奇地问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没吭声了。



    她想到昨天晚上,顾易凡给她发了条短信来,问她,医院允许白濠明今天可以出院回家过年,那是在厉家过年,还是去他们顾家过年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没回复他。



    不想回复。



    小司好奇地盯着她看了好久,又问了她一遍,“小舅妈的爸爸,也走得早吗?”



    “没有。”白小时摇了摇头,伸手轻轻捏了下小司的脸颊,“小舅妈的爸爸生病了,在医院。”



    “医生不允许他回来见你吗?要是不允许的话,让小舅舅惩罚他们就可以啦!”小司认真地回道。



    小司的性格,比较激进,可能是因为厉南希以前的教育方式不对。



    换成是冒冒,绝对不可能说出这样的话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随即认真地回道,“小司,就算是医生爷爷不让我的爸爸回来,他们也是为了我爸爸的身体着想,他们在做好事,小舅舅是没有权利惩罚一个好人的,知道了吗?”小司认真想了想,好像是听明白了,点头回道,“好,我知道了。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