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826章 猜谁来了

    “这点我倒是可以证明,小时第一次见我的时候,才五岁没到,每次看见我,都跟耗子见了猫似的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边说着,边往白小时碗里夹了只葱油爆大虾,这是齐妈做的菜之中,白小时最爱吃的。



    说话的时候,目光都没离开过白小时,就像看着她吃,自己就能吃饱似的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闷着头没吭声。



    其实挺想说,她那根本就不是害怕厉南朔,而是因为见到他倒在血泊里,所以产生了心理阴影。



    但是想了下,事情都过去那么多年了,整整二十年了,再加上白濠明又坐在对面,别又戳的大家心里都不好受,索性就乖乖吃着东西没还嘴。



    冒冒学着厉南朔的样子,让齐妈给自己夹了一只大虾,然后递到暖暖面前,喊她,“妹妹,吃!”



    “妹妹还小呢,不能吃这个!”齐妈一边笑一边拦住他,“你就自己吃吧。”



    “为什么?”冒冒又开始了十万个为什么。



    “因为她的牙还没长出来呀,笨蛋冒冒!”小司指出了问题所在,哈哈笑了起来。



    冒冒想了下,见暖暖盯着自己沾了油的手指,脑子里忽然闪过一个念头。



    他想摸摸暖暖到底有没有长牙。



    脑子里怎么想的,就立刻那么去做了,直接把手指伸到了暖暖嘴边。



    暖暖原本见大人吃这些东西,就已经很馋了,她看着冒冒油乎乎的手指,眼睛就没挪开过。



    冒冒伸到她嘴边的手指,无疑是个巨大的yòuhuò,她张着小嘴,立刻就咬了下去。



    顾易凡还没来得及阻止,冒冒的手指已经被咬住了。



    “冒冒,你干什么呢?”白小时有些诧异地责骂道。



    冒冒撇着小嘴,憋了会儿,脸憋得通红,忽然委屈地回道,“小司哥哥骗人!暖暖已经长牙了!”



    大人们废了好大的劲,才用其他菜yòuhuò着暖暖松了口。



    松开的时候,细细小小的乳牙,已经把冒冒的手指咬了两个深深的印子。



    加上冒冒手指上有甜辣味,暖暖把冒冒的手指尖吸得都紫了。



    齐妈赶紧带他去洗手,洗完了一看,孩子的肉嫩,指甲底下那块,被暖暖的牙齿都咬得出血了。



    冒冒有些欲哭无泪,却又强忍着,没当着厉南朔的面哭。



    齐妈给他上了点儿药,包好了,他才一头扎进了白小时的怀里,脸闷进她的怀里半天没动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又好气又好笑,摸着他的小脑袋问他,“以后还乱去摸女孩子的嘴吗?妈咪是不是跟你说过,不要老去碰女孩子,这样是不绅士不礼貌的。”



    冒冒继续将脸闷在她怀里,点了点头。



    孩子都是有自尊心的,说得太过了也不行,会有反叛心理。



    但白小时觉得,就这回这么惨痛的教训,这臭小子应该能长点儿记性了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虽然也心疼孩子被咬破了手指,却也不好责怪顾易凡和暖暖,抿着嘴角,忽然笑道,“也不能怪冒冒总是想和暖暖玩,小姑娘长得是真漂亮!”



    “刚才小时还没回来的时候啊,我还在跟亲家说呢,这么好看的小姑娘,以后长大了啊,肯定不知道都多少跟在后面追,倒不如啊,先跟咱们家订了娃娃亲!”



    厉南朔原本还在轻轻挠自己儿子的后脖子痒痒逗他,听到淳于澜瑾这么说,随即扭头看了她一眼。



    淳于澜瑾这才意识到,自己说错了话。



    虽然大家都知道,白子纯不是白濠明的女儿,所以暖暖和冒冒是没有血缘关系的。



    但是厉南朔因为憎恶陆友心和白子纯,所以对暖暖一直都有成见,不喜欢这个女孩子。



    “妈,您开心糊涂了吧?”厉南朔扫了淳于澜瑾一眼,面无表情回道,“冒冒和暖暖是兄妹,订什么娃娃亲?”



    “对哦!你看我,确实都开心糊涂了!”淳于澜瑾立刻顺着台阶改口回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见厉南朔周身气场都变了,心知他确实是生气了。



    但可能是照顾着顾易凡和白濠明的面子,所以忍住了没有发作出来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不喜欢暖暖,可能是这辈子都不可能改变的事情。



    好在海叔又在一旁打了岔,开了电视机道,“哎呀!联欢晚会早都开始了,竟然忘了!”



    气氛才又恢复了正常。



    一大家人热热闹闹吃完了晚饭,已经是九点了。



    顾易凡收拾着准备走,厉老爷子却挽留道,“晚上太冷了,又这么晚了,你岳父上上下下的又不方便,今晚就在我们这休息了吧?你看暖暖都快睡着了,是不是?”



    顾易凡自己做不了主,看了眼厉南朔,才用商量的语气询问白濠明,“爸,您觉得呢?”



    “哎呀,不用觉得不觉得了,人多热闹些嘛!打牌都能玩得尽兴些啊!”厉老爷子笑呵呵,继续热情地挽留他们。



    说完,又问一旁的厉南朔,“南朔啊,你觉得呢?”



    “我随意。”厉南朔不在意地回道。



    今晚顾易凡他们来吃年夜饭,都是他提前叫来的,住不住在这儿,他确实都觉得无所谓。



    半个小时后。



    老家就在阳城附近不远的许唯书,也带着自己老婆池音来了,先进去和厉南朔他们寒暄了起来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一个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,脚边的摇椅里,暖暖已经睡着了,小司和冒冒两人在安静地玩着小火车。



    她听着会客厅里面,顾易凡厉南朔跟老爷子他们一大帮人,一起打牌聊天的动静,想想还觉得挺奇妙的。



    竟然会有这么一天,顾易凡能跟厉南朔两人,心平气和坐在一起,打牌。



    换成是以前,想都不敢想。



    顾易凡可是被厉南朔惨无人道,虐过一遍又一遍的,两人能同框一起吃饭,白小时都已经觉得很不可思议了。



    免不了的,又想到了陆枭。



    不知道陆枭回国没有,有没有陪陆昌圣他们一起吃年夜饭,看军区的跨年晚会活动。



    也不知道,他心情好些了没有。



    假如还是难过,她倒是不介意,叫陆枭一起来玩。



    正想着陆枭,门口忽然传来了敲门声。



    门厅里就白小时一个人,她随即起身,去开门。只见方才去军区医院,接宋煜和秦苏苏过来的蒋上尉站在门口,朝她笑,“少夫人,您猜谁来了?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