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829章 厉南朔的阴谋

    “我不玩,待会儿冒冒可能会要我上去陪他。”白小时回过神来,想也不想,就要把牌放回去,“我跟苏苏不玩,让lisa陪你们玩儿吧。”



    牌还没放回去,厉南朔就用眼神钉住了她的动作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莫名其妙,和他对视了两秒。



    忽然意识到了什么。



    她肯定十有**玩不过这帮高智商的。



    许唯书智商就不用说了,少年天才。



    宋煜是当年闵湖区报考军校的最高分,厉南朔在那么gāoqiáng度艰苦的军营生活条件下,考学位跟玩儿似的,顾易凡当年学习成绩就总是领先她一头。



    至于看起来最弱的陆枭,他就算智商比不上这些人,他的牌技,可能确实这些人当中最好的,毕竟经营了那么多年的私人会所。



    白小时还是很有自知之明的,而且她以前打牌就打得不多。



    按理来说,让更聪明的池音和他们打牌,才符合高智商牌局的常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这是摆明了让她输啊。



    输了的赌注是什么呢,跟厉南朔在这么多人面前,接吻一分钟。



    她感觉,就这一晚上,她的嘴都有可能被吸肿。



    她忽然想到,刚才宋煜第一时间就让秦苏苏不要玩儿,好像明白是什么原因了。



    宋煜简直太了解厉南朔了,怪不得厉南朔这么器重这么喜欢他,根本都不用说出口,一个眼神宋煜就能猜出厉南朔想做什么。



    秦苏苏确实是他们这群人之中,最笨的。



    秦苏苏能跟她考上一个大学一个专业,也是奇迹,一个是以她们班前三名的成绩入学,一个是以倒数第一成绩入学的。



    她扭头看了眼秦苏苏,秦苏苏都明白厉南朔是什么意思了。



    她眼里带着深刻的同情,伸手,把牌,推回到了白小时手上,轻声道,“你来吧,池医生平常上班已经很辛苦了,打牌费脑子。”



    “抓牌。”厉南朔直接忽略了白小时是否愿意玩,直接朝她下一家宋煜,淡淡吩咐道。



    “三个臭皮匠,顶个诸葛亮。”秦苏苏继续同情地朝白小时道,“我帮你一起吧。”



    白小时认命了,只能硬着头皮上。



    第一局下来,很惨的,白小时就是地主,偏偏手上的牌又不错,有好几个zhàdàn。



    她犹豫了一下,厉南朔已经帮她把剩下的地主牌,塞进了她手里。



    因为他是那个暗中帮助地主赢牌的,另一个暗地主。



    牌都抓起来看到了,白小时没办法耍赖,只能继续硬着头皮,打肿脸充胖子。



    旁人倒是没怎么忍心过于压白小时的牌,都不同程度地给她放了点儿水。



    就厉南朔,死命压她牌,她出什么他就压住。



    到后来,连顾易凡出个小三一对,两人都没法接牌了。



    于是陆枭压住了小三一对,试探性地,把自己手里最小的单牌,五,出给了白小时。



    顾易凡没忍心要,“……过。”



    “九。”厉南朔面无表情地压住了,扭头问白小时,“你要不要?”



    白小时手里就剩四五六三张单牌,可怜到连九都要不起。



    她怀疑厉南朔是偷看了她的牌了。



    然而她也根本没法猜得出,谁是暗中帮她的暗地主,除了厉南朔,剩下四个男人,都像是在帮她。



    她有些茫然地,摇了摇头,“要不起。”



    可怜了宋煜,已经看出了厉南朔的阴谋。



    秦苏苏当中不知道掐了宋煜多少下,不准宋煜压过白小时。



    但是和自家长官比起来,白小时的地位还是稍稍低了一点儿。



    宋煜忍着痛,硬着头皮,顶着厉南朔顾易凡陆枭三个男人灼热的眼神,zǒuguāng了手上所有的牌,然后道,“我是农民,赢了,两个地主输了。”



    “除了我,还有哪个是地主呀?”白小时绝望地问。



    “我啊。”厉南朔冠冕堂皇地回道。



    “你是我友军你还这么死命压我?!”白小时一下子没忍住,扭头诧异问他道。



    “被人看出我帮你,咱们不就直接输了吗?再说我这局牌不算好,没对子。”厉南朔继续理直气壮地瞎编道。



    ???



    白小时皱着眉头盯着他,满脑子的黑人问号脸。



    所以刚才逼她出掉所有大对子的人,不是厉南朔是别人?她刚才是做了个梦?



    厉南朔个子高,白小时又坐他身边,确实可以清清楚楚看光她手上所有的牌。



    也怪他记性太好,看了两眼,全都记住了。



    他眼底闪过一丝笑意,直接勾起白小时下巴,朝她的唇吻了下去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也不好当着大家的面反悔耍赖皮,又实在不好意思当着这么多朋友面,被厉南朔亲。



    考虑了下,还是认命地,伸手捂住了自己的双眼,此地无银三百两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倒是不介意,被旁人看到他们的亲热,堂而皇之地,撬开了白小时的唇,将自己的舌伸进去,表演热吻。



    秦苏苏就坐在一旁,直接就能看到细节,厉南朔娴熟的热吻技巧,让她都惊呆了,脸一下子变得绯红。



    但是养眼的两人在一起接吻,丝毫没让她觉得有什么不妥,就像是看真人小片,看言情电视剧似的,丝毫没有违和感。



    “不许看。”秦苏苏还没来得及收回目光,边上的宋煜已经伸手,捂住了她的眼睛,低声道。



    顺手搂住她,让她整张脸埋进自己怀里。



    他捂着秦苏苏眼睛的手掌,只觉得一片滚烫。



    她竟然看自己闺蜜和厉南朔接吻,看得这么激动?!



    宋煜忍不住皱眉,这丫头脑子里在想什么呢?



    秦苏苏窝在宋煜怀里,却越想越脸红心跳。



    她怀上宋煜的孩子,是个意外,两人当时不过发生了两三次关系,然后宋煜出差,十几天之后回来,她就发现自己怀孕了。



    宋煜时常想碰她,却又不敢,怕伤到孩子,两人都憋得甚是辛苦。



    她不是因为看到白小时和厉南朔两人接吻才想入非非,而是今天在医院,她跟宋煜两人住一间病房,总会有情难自禁的时候。



    却又不能实质性地亲近,两人吻了许久,衣服都滚没了,才停下,一起下去吃的团年饭。她脑子里没控制住,想到了下午的事情,才不是因为厉南朔和白小时的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