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831章 新年愿望

    正好,冰箱里有齐妈她们没煮完的酒酿甜汤,还有些芝麻汤圆虾仁馄饨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想着,煮锅芝麻汤圆甜汤,和一锅虾仁馄饨,也用不着多长时间,就端了出来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打开冰箱另外一边,拿了瓶矿泉水出来,拧开,递给白小时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热得只穿了一层薄薄的毛衣,额头都在出汗,瞅了厉南朔一眼,没说话,接过去喝了一口。



    “最不会做饭的人过来准备宵夜,怕是厨房要炸。”厉南朔低声嘲讽道。



    “厉先生,请问您家厨房有被我弄炸过吗?”白小时有些不服气,反问他。



    “厉夫人,您自己想想,锅你都烧漏过,油烟机都烧焦过,离炸掉厨房还有多远?”厉南朔撇了下嘴角,淡然回道。



    说话间,趁白小时喝水,自己端了锅先煮开水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喝了两口水,看着他专注干活的侧脸,想了下,还是乖乖给他打下手。



    大新年的,真把厨房烧了可就不好了。



    她走到他身边,取了待会儿要用的碗筷出来,然后打开芝麻汤圆的外包装,打算待会儿水开了,帮厉南朔把汤圆倒进去。



    撕了下,只扯掉了外包装袋的一个角,没能完全打开。



    她想了下,还是用牙咬的好。



    牙齿刚咬住包装袋,厉南朔扭头瞅了她一眼,微微俯身,凑过来,低头,咬住了包装袋的另一角。



    白小时不知道他想干什么,看着他,愣了下。



    愣神的瞬间,厉南朔从她口中,叼走了包装袋。



    随后拿在手里,撕开了,一边低声道,“以后冰箱里拿出来的东西,不要用嘴碰,有细菌。”



    “哦……”白小时红着脸,望着厉南朔把汤圆下进了锅里。



    正好,厨房的门开了小半扇,白小时站着的角度,可以透过窗子,看到海叔和两个警卫员,正在后花园里的小亭子前,准备十二点准时放烟花和炮仗。



    她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挂钟,十一点五十九分,五十五秒。



    “厉南朔,咱们一起许个新年愿望吧。”她轻声道。



    说着,张开手臂,一把搂住了厉南朔的腰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手里还拿着锅铲,低头望向紧紧搂住自己的白小时。



    诧异间,外面一声巨响,海叔他们开始放炮仗了,远处山脚下的小镇,所有人都在掐着点,放鞭炮。



    一时之间,烟花爆竹声,此起彼伏,强烈的光线,映得白小时的脸更加红润。



    她望着外面漂亮的烟花,嘴里不知道在轻轻说着什么,厉南朔望着她眼底倒影着的烟花。



    她比最美的烟花都绚烂,都美。



    “你说什么?”他嘴角勾起一抹温暖的弧度,抬高了几分音量,问她。



    “我说,希望今年我的身体可以痊愈,希望,你可以有更多的时间,陪伴我和冒冒,希望,可以给冒冒添个弟弟妹妹!”白小时抬眸,笑得弯弯的眉眼,此时眼底的人,是他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低头,吻了下她已经被他吻得红肿的唇,朝她低声道,“真巧,跟我想的一样。”



    陆枭刚才在白小时出来之后,第二个出了会客厅,去上了个厕所。



    洗完手洗完脸出来,想到白小时并不会煮饭,于是想到厨房来看看,白小时在弄什么东西,他是否可以帮得上忙。



    等找到厨房,走到门口的时候,正好,十二点整。



    他不知道厉南朔后脚就跟着白小时来了厨房。



    他站在门口,望着烟花下,相拥的两人,定定地看了一会儿。



    白小时是幸福的,厉南朔也是爱她的。



    以前,假如过年的时候,他也在家里,白小时也在白继贤家,两家人就会在一起吃饭,一起跨年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特别喜欢在新年的第一秒,许新年愿望,也会让他许新年愿望。



    但是他许的心愿,几乎全都落空了,只有一个实现了。



    他希望白小时能过得幸福。



    她现在就过得很幸福。



    所以他今年的新年愿望,跟往常的不一样。



    他目光离开了拥在一起的两人,转眸望向远处。



    “喻菀,祝你新年快乐,希望你和我,往后都能过得幸福。”他对自己轻声说。



    “新年了啊。”屋子里的人后知后觉。



    顾易凡忍不住皱眉,忽然想到了暖暖,她一个人在屋里睡觉,她从没听过这么巨大的动静,一定会被吓醒的。



    “我上去看看我女儿啊!”他急匆匆说了句,就往楼上跑。



    “快快快!我想出去看烟花!”秦苏苏随即拉着宋煜起身,往外走。



    许唯书想跟着一起出去,池音却忽然伸手,拉住了他。



    现在会客厅里只有他们两人。

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许唯书有些不解,“女孩子不就喜欢烟花吗?咱们再不出去可就没得看了。”



    “烟花没有这么重要。”池音的表情有一丝无奈。



    许唯书愣了下,“嗯?”



    池音慢腾腾站了起来,转身面向他,轻声笑道,“你今天晚上,运气不算好呢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垫着脚尖,凑近了许唯书,呵气如兰,“给你补偿。”



    说完,吻住了他的唇。



    许唯书不知道,其实她刚才也在想,他要是能输一局就好了。



    足足等了两个小时,都没等到。



    等得急死了。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新年很快就过去了。



    厉南朔在家陪了白小时两天,京都那里又来了电话,唐念深像催命似的,催着厉南朔赶紧回京办事。



    他搞砸了一件很简单的事,急着等厉南朔回去替他收拾烂摊子。



    厉南朔接到视频,冷着脸,轻声从嘴里吐出一句话,“鬼摸了你的头了,这么低级的错误都能犯。”



    唐念深被他一句话气得直跳脚,“那你到底是回不回来,不回来我可就撂挑子不干了!大不了我不参选总统,于我来说也无伤大雅!”



    “唐念深你可真是长本事了。”厉南朔咬着牙回道。



    “你连提前摆拍这种事都能做得出来,我怎么就不能长本事?”唐念深生气地嘀咕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表面虽然没怎么表现出愤怒,然而挂了视频,随即下床,脱了家居服,换上军装准备立刻启程回京都。“这就回去啊?”白小时在被窝里埋了一会儿,迷迷糊糊看到厉南朔下床,缓了两分钟,坐了起来,诧异地问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