看书啦 > 都市言情 > 厉少,宠妻请节制 > 第834章 淳于堵上门了

    今天一家人全都在为厉南朔提心吊胆着,听到他说,在这么短的时间内都解决得差不多了,那就不用担心了。



    “那你今早不还在骂唐念深是废物吗?给他道歉了吗?”白小时顿了下,问厉南朔道。



    厉南朔不屑地笑了声,“这事儿在国际上的造成的影响,还需要一段时间来解决,他给这么多人造成了如此大的困扰,还打扰了我的假期时间,不是废物是什么?”



    看样子,后续问题还是不小。



    “那你还得在那儿待一段时间啊?”白小时的语气,不由得有些失落。



    “嗯,靳旬的案子,二审就在十天后了,我打算一并解决完了,再回家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说完,察觉到白小时语气中的失落,想了下,又轻声道,“宝贝,别担心了,二审,我会让靳旬死得很难看。”



    “并且会把他转移到国际上最恐怖最牢固的监狱,他离开这里之后,剩下的事情,差不多已经都计划好了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,会让冯家一家都死得很难看。



    原本他倒是没想过要斩尽杀绝。



    但是看最近的形式,冯家是越来越嚣张了,竟然敢下手杀a国的政要人员,以达到加害他的目的,留着,就是个祸害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又和他聊了几句,没有打扰他正常休息,挂了电话,告诉了淳于澜瑾他们厉南朔的现状。



    一家人这才安心了许多。



    ·



    第二天一早,白小时刚醒过来,就听到淳于澜瑾和齐妈在楼上低声商量着什么。



    她看了下时间,早上七点多,淳于澜瑾今天起得很早。



    她索性也起床洗漱,穿好衣服下楼时,看到淳于澜瑾已经下楼了,睡衣还没换掉,正在皱着眉头和海叔说着什么。



    “妈,怎么了?”白小时好奇地问,“就穿这么一点儿,别着凉了。”



    淳于澜瑾见白小时醒了,索性朝她低声坦诚道,“小时,我不知道是怎么回事,淳于家的人已经到山脚下了,说要接我回去商量一件很重要的事情!”



    “他们怎么知道我们住这儿的?”白小时愣了下,诧异地反问道。



    “可能是昨晚小司拿我手机玩的时候,我不在旁边,小司看见有电话打进来,接了,被他们定位找到的。”淳于澜瑾皱着眉头回道。



    按理来说,应该不会,厉南朔在这里设置了类似于屏蔽dìngwèiqì追踪的装置。



    假如这么轻易,就会因为一个电话而定位到他们家,厉家肯定早就不知道被仇家光顾过多少回了。



    但是现在不是考虑这么多的时候,事情都已经发生了,淳于家的人就在山脚下,无论他们是怎么追来的,现在重要的是,怎么赶走他们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对于淳于家的人没有丝毫好感。



    就凭上次小司被bǎngjià那件事,他们也好意思继续追来?就不怕厉南朔弄死他们吗?



    她暗忖了下,回道,“让海叔带着人下去,请他们离开吧,厉家不是谁想进就进的。”



    海叔随即低声道,“已经叫警卫员下去警告过了,但是他们说……”



    “说什么?”



    “说只要咱们敢动手伤人,他们立刻,把厉家新家的位置,告诉少爷的敌人。”海叔脸色凝重地回道。



    这世道,不怕人凶恶,就怕人像癞皮狗。



    这相当于,厉家的一个把柄落在了淳于那帮人手里。



    得谨慎再谨慎才行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忍不住皱眉,轻声道,“他们胆子倒还挺大的啊,说这话,不怕闪了舌头吗?上次的事情,厉南朔还没空去跟他们好好算账呢!”



    “要么我跟他们去一趟,看看到底是什么事情。”淳于澜瑾在旁犹豫道。



    白小时盯着淳于澜瑾和海叔看了两眼,想了下,问他们,“爷爷知道了吗?”



    “不知道,还没来得及告诉呢,老爷子有些感冒头疼,没起来,不知道现在有没有醒。要么我现在上去,问问该怎么办?”



    “不用了,既然爷爷不舒服,就别吵醒他了。”白小时随即伸手拦住了海叔。



    “那……我打电话,问下少爷该怎么处理?”



    “也不用,厉南朔现在已经够忙了,还是不要跟他说这些事让他分心了吧。”白小时摇头回道。



    “那怎么办?”海叔小心翼翼地询问白小时的意思。



    白小时顿了几秒,轻声回道,“请他们上来,态度好一些,我自然有自己的打算,海叔您不用担心。”



    她能力虽然及不上厉南朔和何占风他们,然而大学和国外研究生学位学的就是经商谈判,只是走个谈判形式的谈话,不难。



    她说完,又朝淳于澜瑾道,“妈,你上楼去吧,就假装不在家,我一个人应付就行了。”



    厉南朔最讨厌别人的威胁,哪怕没有上次的事情,就凭他们这次带着威胁的性质堵上门来,等厉南朔回来,也绝不会善罢甘休。



    她先探探口风,看他们想做什么。



    海叔也不知道她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见白小时的脸色十分平静,想了下,回道,“那行,我下去请他们。”



    海叔只让此行的领头人,和他的一个秘书上来,进来前先让警卫员严密搜了他们的身,确认没有携带任何武器,才领着他们上山。



    回去的时候,白小时正在饭厅里吃早饭,蒋上尉就站在她身后,齐妈在旁服侍她吃早饭,门口站着几个警卫员。



    白小时听见他们进来的动静,扭头瞥了眼淳于家的两人,没起身。



    直到喝完了手上端着的小半碗粥,才嘴角噙着一丝笑,低声道,“两位还没吃早饭吧?不如坐下来,一起吃个早饭?”



    “想必这位就是少夫人吧?客气了。”淳于松说话间见,慢慢走到白小时身边。



    “只不过,我今天过来,是想见见我的妹妹,可否将她请出来跟我见见面?”



    蒋上尉面无表情望着淳于松,他离白小时五六步开外的位置,蒋上尉已经默默动了一步,拦在了他和白小时之间。



    齐妈拉开了一张离白小时最远的位置,示意淳于松在那个位置坐下。“淳于先生先坐下,吃两口东西再谈不迟,我也不可能在早饭里给你下毒,是吧?”白小时朝他客气地笑,“坐吧。”